“我还是孩童时,杀了帝纣,从那以后,我就成了妖祖帝莘。我一直以为,他是我的生父,直到我回到了异域,知道了一切。才知道,那个男人,并非我的生父,严格意义上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养父。我不知道他当年为何要那么对我,可我杀了他,终归是事实。我欠了他一条命。”

帝莘说到这里,又是一顿。

他至今不明白,帝纣当年那么千辛万苦将他救了出来,为何又要那样养育他?

帝纣从不曾提起帝云裳,那个他深爱了多年的女人。

他也从不提起帝莘的父亲是谁,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残酷养大了帝莘,最瘦死在了帝莘的手上。

恐怕,知道帝纣为何要这么做的人,只有帝纣自己。

“可这些事,与老夫告诉你们帝纣的魂魄下落,有何关系?听上去,那只是你和帝纣之间的私人恩怨。”

大长老听罢,面色恢复如常,沉吟道。

“这老狐狸。”

叶凌月在心底骂了一声。

大长老果然难缠。

只是不知道,帝莘打算如何说服他?

叶凌月瞅瞅帝莘。

帝莘似也早就料到了大长老会这么说。

他淡淡一笑,继续说道。

“大长老,你以为,当初帝纣从帝魔家族只是带走了我一人?”

帝莘这么一问,大长老顿时愣住了。

“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长老的脸色再变,似乎猜到了什么,可他又不敢肯定。

“并非只有天魔廷才有叛徒,帝纣此人,是被严重低估的。当初的帝景天,也像是你一样,没想到,他会背叛,更想不到,帝纣会偷走了帝魔家族的至宝,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帝莘话语才落,大长老的老眼中,一下子绽放出了一道可怕的精光。

他以超乎他年龄的敏捷身手,一步到了帝莘面前,盯着帝莘那双琥珀色的眼。

“小子,你说清楚一些,你是说,帝纣带走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这个事实,显然骇动了大长老。

“不错,不仅如此,帝纣还做了一件比大长老还要高明许多的事,他不仅偷走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他还伪造了一份心法,藏于帝景天手中。帝景天到死,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帝莘说罢,大长老脸色瞬息万变。

忽的,他大笑了起来。

“好一个帝纣,没想到,帝景天聪明一世,却是糊涂一时,到死都没发现这一点。可笑可笑。”

大长老笑到最后,老眼中,多了几分自嘲的意味。

不仅仅是帝景天,他又何尝不是如此,被司徒青松父子所蒙蔽。

“所以说,大长老眼下应该知道,为什么必须找到帝纣的魂魄了。”

帝莘说完这一切后,不再多说。

大长老也是一沉寂,似在思考什么。

他已然明白了帝莘的意思,这么说来,真正的九命焚天诀的心法,一直就在帝纣的手中。

司徒青松也好,奚九夜也罢,他们都以为自己拿到了真正的心法,可事实上,他们手中的心法是假的。

修炼了假的心法,哪怕是得到了真正的功法又如何,最终只怕会自食恶果。

帝纣已经死了,可他的魂魄不散,想要聚齐完整的九命焚天诀,就必须找到他的魂魄所在。

可是如此一来,大长老就势必要再逆天而行,要遭受的天罚,也将更加严重。

他是否还能承受住新的一次天罚,这一点,连大长老自己都无法肯定。

至于叶凌月在旁听着,也是惊心动魄。

不得不说,帝莘平日看着冷漠寡言,没想到,撒起谎来,真是一点都不逊色于自己。

他居然能让大长老相信,真正的心法还在帝纣之手。

帝莘见自家洗妇儿盯着自己,眼底半是促狭半是责备,显然是在责怪他擅做主张。

他很是无辜地眨眨眼睛。

他说的,其实都是大实话,帝纣的确带走了真正的心法。

他只是没有告诉大长老,如今真正的心法,就在他的手中。

三人各怀心思,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再多说。

时间一点点推移,星辰殿内,地之苍里的星辰不断变幻,星辰殿外,天渐渐就要亮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血迟带着几名教众冲了进来。

“司徒沐那小子逃走了。”

血迟刚刚解除了禁闭,就听说,偷盗心法的真凶竟然是司徒青松父子俩。

以血迟的火爆脾气,自是不会善罢甘休,他当场就带了人,却捉拿司徒父子俩。

哪知道,还是被早一步知情的司徒沐给逃跑了。

至于司徒青松,听他的手下说,他一早离开了殿堂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看样子,已经是畏罪潜逃了。

“你们俩怎么也在这里?”

血迟一看到叶凌月和帝莘,也是一脸的诧然。

血迟冲着叶凌月挤眉弄眼着,女神还真是不怕死,居然敢自投罗网。

“血迟,你带人去搜查,司徒沐刚离开不久,想来逃不了多远。另外,你去把夜北溟叫过来。”

大长老沉默了半晌,忽的开了口,却是没有立刻回答叶凌月等人的要求,而是要传召夜北溟

这让叶凌月和帝莘都有些奇怪。

血迟听罢,只得先行离开了。

“大长老,不知你考虑得如何?”

帝莘进一步试探道。

他本以为,大长老知道了此事后,会一口答应下来,哪知道,大长老比他想象得,更加沉得住气。

这老狐狸,委实难缠了些。

帝莘暗忖着,要如何再下一剂猛药,让大长老点头答应,测出帝纣的魂魄所在。

“圣威帝君,不得不说,帝纣此人超乎了老夫到底预料之外,不过,他此生做得最对的事,并非是偷走了九命焚天诀的心法,而是教出了你这样的一个绝世天才。”

大长老笑了笑,一脸意味深长,看了看帝莘,那双老眼里,不知包含了什么。

大长老的话,让叶凌月和帝莘俱是一惊,不知大长老为何会突然这么讲。

“大长老何出此言?”

叶凌月不禁奇道,难道帝纣那么养育帝莘,是另有原因?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