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叶凌月这么一问,大长老不禁哑然。

大长老掌管天魔廷那么多年,也是心思机敏,巧舌如簧之辈,可今日遇上了叶凌月,却是遇上了对手,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驳。

“哼,黄口小儿,狂妄自大,老夫是天巫没错,可老夫从未见天地星辰开口说话过。月华帝姬若是有心戏谑,还请速速离去,老夫与你无话可说。”

大长老一拂袖,一副恼火的模样。

叶凌月吐了吐舌,一副小女儿浪漫的模样,落在了帝莘眼中,帝莘却是知道,自家洗妇儿只怕又酝酿了一肚子的坏水。

“大长老稍安勿躁,且听我先把话说完。若是我能找出真凶,或者找到寻找真凶的有利线索,您是否能放过黄杏芳?”

叶凌月再问道。

“你若是能找到线索,老夫自不会为难黄杏芳。非但如此,老夫还可以放黄杏芳离开天魔廷,生死不究。”

大长老才不信,凌月有法子找到线索。

整个星辰殿他都已经找过了,那贼匪很是狡猾谨慎,连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君子一诺,快马一鞭。那我就和大长老一言为定。”

叶凌月听罢,抚掌大笑。

“多说无益,你倒是然老夫见识见识,怎么让星辰开口说话,找出贼匪。”

大长老没好气道。

他就不信,叶凌月真有那个能耐。

沟通天地星辰,并非不可能,可即便是他这样的天巫,也只能凭借地之苍上,星辰变化,才能窥探出一些天下大势。

叶凌月虽说也是一名修为不俗的方士,可终归还年轻,她的修为,绝不可能做到沟通天地星辰之力。

“洗妇儿,你当真要?”

帝莘也是略有些狐疑,虽说他也知自家洗妇儿从不做没把握的事,可他也从未听叶凌月说过,她能够沟通天地星辰。

更何况,案发之时,叶凌月根本就不在星辰殿,她有怎能让星辰殿里的星辰替她指证?

叶凌月冲着帝莘眨了眨眼,示意她稍安勿躁。

“大长老,还请拭目以待。”

叶凌月说罢,不慌不忙,走到了星辰殿的正中处。

星辰殿内部的构造,呈星辰六角形。

所谓的星辰殿的正中处,就是六角形对角线齐聚之处,叶凌月落落大方,走到了那一处。

看到了叶凌月的举动,大长老不由抖了抖眉。

叶凌月不通天力,又怎会如此准确地站位,她如今所站的位置,正是平日大长老观摩星辰变幻的核心之地。

叶凌月抬头,看了看繁星慢慢的地之苍。

却见她左看右看,像是在寻找什么。

足足一刻钟,叶凌月只是反复踱步,并无更进一步的举动。

大长老由最初的期待,到了随即的不耐。

“毛毛躁躁,如此言行,怎能沟通天地星辰。”

大长老常居星辰殿,对于地之苍的星辰最是了解不过。

每次他沟通星辰之力,都需静坐打禅,心无杂念,才能窥得星象一二,像是叶凌月这里,别说是参悟,只怕连星辰之力都感受不到。

再这么墨迹下去,等到黎明一过,天之将亮,届时星辰殿的星辰虽说不会消失,可星辰之力却会大减,届时说什么沟通星辰之力,那简直就是笑话。

大长老冷哼了一声,想要开口提醒叶凌月。

哪知这时候,叶凌月忽是脚下一顿,手上多了一物。

那是一张符箓,符箓上,却是描绘着一个形如北斗七星的图案。

虽是遥遥看着,可大长老能够明显感受到,那符箓并不是寻常的符箓。

那是一张天符。

大长老不由心生戒备,这丫头,可别是想玩什么花样!

说时迟,那是快,叶凌月纤指一扬,那张天符呼啸而出。

天符袭向的方向,并非是大长老,而是地之苍的漫天星辰。

“你这是做什么?”

大长老大吃一惊,唯恐叶凌月冒犯了地之苍的漫天星辰们。

“斗转乾坤,时光逆流。”

叶凌月面色冷凝,再无早前的嬉笑之色,一双美眸,一瞬不瞬,凝视着地之苍。

以叶凌月如今的神念修为,自是不可能真的沟通星辰,事实上,她也不需要什么沟通星辰,她要做的只是利用斗转星移符,让星辰殿回归到昨日。

“斗转乾坤,时光逆流?”

大长老听之一震,这世上,还有如此奇法?

万事万物,都是其行走变化之轨迹,人是如此,物也是如此。

就连漫天的星辰也是如此,星辰殿的这些星辰,看似每天一样,可实则上,每天也在变化。

它们按照彼此的运行轨迹,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缓慢移动着。

只有强大的方士乃至巫者才能利用精神力观察到它们运行的轨迹和运行的速度。

关于星象变化,关于星象轨迹,这一切都是年幼时,叶凌月的镜子叔叔告诉她的。

镜子叔叔也是一名强大的预言师,在叶凌月看来,他只怕比大长老还要厉害得多。

小时候,叶凌月一人在八荒神宫无聊闷得慌,是镜子叔叔带着她,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肩上,爬到了屋顶上、树上、山顶上观摩星象。

那时候,镜子叔叔就告诉叶凌月,所谓的预言,预凶测吉,横看竖看五千年,说白了,不过是观星的结果。

“月儿,要知世事无常,人心易变,唯一变化较少的就是日月星辰。其中又以星辰,最为稳定。若是能够通过星象轨迹观测,就能发现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镜子叔叔的话语,犹然就在耳边。

叶凌月看到地之苍时,就不由想起了曾经的镜子叔叔。

她方才站在那走来走去,看似不知所谓,其实却是在观摩星象变动。

她通过了一段时间的观摩,发现了星辰殿主殿上方的一片星辰的主要变化轨迹。

也正是因为确定了这一片星辰的星象轨迹,叶凌月才大胆使出了她手中的斗转星天符。

“斗转星移天符,与查明失窃事件有什么联系?”

大长老见天符直入星空,符光大振,对叶凌月的举动很是不解,不免有几分吃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