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龙兽居然信了来人,其他三兽不禁惊慌。

“老龙,人族狡猾!”

当年,若非是他们错信了天魔廷的那人,又怎会自投罗网,被封印在天池下。

万千年的经验告诉三兽,不能轻易信异族。

夜北溟对于三兽的不信任,并无太过在意。

他负手,走到了龙兽前,低语了一句。

龙兽一听,那座万年不曾有过变化的龙兽兽首不由一颤。

“你说是真的,你当真愿意?”

“羊毛出在羊身上,在下不过是将你们的东西还给你们罢了。”

相对于龙兽的震惊,夜北溟的反应就显得淡定很多了。

“老龙,你可别病急乱投医,这小子不怀好意,绝不是什么好人。”

其他三兽急了。

“他说,他愿意将他早前天池洗礼时获得的天力,还给我们。”

龙兽最初也不愿意相信夜北溟。

可当夜北溟说出他的决定后,龙兽不禁动心了。

把天力还给他们?

这世上,真有这么好的事?

其他三兽一听,也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

眼前的男子,他们也都是有些印象的,毕竟能够获得四大天兽天力的人,哪怕是天魔廷的历史上,也不多见。

当初帝释伽参加天池洗礼时,获得了两兽的天兽赐福,也就是所谓的天力。

可夜北溟参加天池洗礼时,却是一下子得到了四兽的天力的。

当时天池里的天力发生了井喷,井喷的天力没过了夜北溟的膝盖,怎么也有两成左右的天力。

“可是你不是天魔廷的殿主嘛,你怎么会这么好心,帮助我们?”

凤兽有些难以置信,他们在天魔廷那么多年,还从未见过有人,在吸收了天力之后,将天力反馈回他们的。

可他们眼下又的确很需要那宝贵的两成天力。

若非是天力枯竭的情况下,四大天兽的天力都是可以缓慢恢复的。

可如今三兽天力枯竭,只有老龙一人还有三成天力,其他三兽要恢复可以突破封印的几成天力,至少也要几十年的时间。

几十年后,天兽榜上早已没有了他们的名字,他们就算是破封印而出,也无用了。

从天兽榜被除名,他们就再也不是天兽了。

这和那些“坠天”的罪兽有什么区别?

骄傲的四大天兽自然不愿意看到这一幕。

“不瞒诸位,今日吸收了几位天兽大人的天兽火之力的,那是在下的女婿。那孩子不懂事,冒犯了四大天兽,在下很是过意不去。”

夜北溟唏嘘着。

“那小子是你的女婿?你也是活该倒霉,遇到那样的女婿,你女儿以后一定会被那小子骗得团团转。我要是你,这样的女婿,不要也罢。”

四大天兽一听,登时火冒三丈。

“实不相瞒,在下的女儿几位也是见过的,正是早前来拜见过几位的……叶凌月。”

夜北溟摸了摸鼻子。

“……”

天池内,一片死寂。

几大天兽半晌没有吭声。

虎兽和龟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龙兽和凤兽则是面面相觑,当真不是一家人,不入一个门。

女的狡猾,男的卑鄙,真是天生一对,不对,是蛇鼠一窝,乌龟配王八!

“小女顽劣,也不知冒犯了几位,我这做父亲的,不免有愧于心。”

夜北溟一脸的惭愧。

“你生的好女儿。”

龙兽冷哼了一声。

帝莘和叶凌月一唱一和,可是把他们四兽给坑惨了。

“所以,在下才想将功补过,将自己吸收的天力,还给几位。”

夜北溟一脸忏悔的模样。

“你当真会那么好心?”

四兽还有些不信。

“那是自然,若是几位不信,在下现在就可以交还天力。”

夜北溟说罢,却见其衣袍之下,体表一片光芒闪耀。

一条条魔纹出现在夜北溟的身上。

夜北溟加入天魔廷后,先天池洗礼,再是学习了九命焚天诀,实力突飞猛进。

如今他已经掌握了九命焚天的功法,魔力大增,那一部分天力对他的作用不大。

那些魔纹浮现后,从夜北溟的身上一寸寸剥离,化为了一道道流光。

那流光,分成了四色,正是来自四大天兽的四种不同属性的天力。

见夜北溟当真毫不犹豫,将天力散出身体,四大天兽吃惊之余,不禁心下大喜。

四色的天力,就如漫天飞雨,纷纷扬扬,钻回来四大天兽的体内。

原本已经干涸的天力,在这一刻,再度复苏。

四大天兽大喜,一寸寸吸收了那些天力。

伴随着天力的回归,夜北溟体表的魔纹也最终完全消失了。

失去了天力后,夜北溟的面色有些惨淡,可他的眼眸却在暗夜里,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月儿和帝莘这一次,做得很好,只是百密一疏,帝莘那小子做事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没想到,他居然能将四兽的天力反噬,不过也好,那小子成了九命,又保留了一部分的天力,想来他日,必有他用。

夜北溟见四大天兽正在缓慢恢复天力,他抬头,看了看天空。

天空,依旧么有半点月色,却有漫天星光。

这个时辰,是一天之内,星辰最盛之时。

大长老和月儿她们应该已经见到了。

夜北溟眼底,意味不明,身影一逝,消失在天池边。

天池内,四大兽首身上,也已然发生了变化。

只听得一阵哔哔啵啵的响声。

四大天兽那犹如石雕一样的兽首象前,一阵剥离的声响。

石块不断脱落,兽首开始显露栩栩如生的一面。

天池中间,曾经太阴之血浸泡过的每一寸地方,这时也梭梭响动。

一条条红色的,犹如血管般的细纹,密密麻麻骤然生出。

四大天兽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他们知道,他们期待了多年的重见天日的时刻到了!

星空之下,在星辰殿外,叶凌月和帝莘看了看空无一名防守的星辰殿,内心一阵诧然。

“进去看看。”

虽然不知大长老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可叶凌月还是决心一探。

她心中有很多疑惑,只有大长老可以解开。

两人一起进入了星辰殿。

p.s.昨天是女神节,大芙在vx公众号发了篇光子女王的微信番外,有爱的,可以去看看另一半是谁,老规矩,关注ms芙子后,查看历史记录,一堆美图番外等着你们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