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和帝莘两人离开后没多久,却见幽暗的殿堂内,墙角的壁灯闪了闪。

一个鬼魅般的身影,从一旁闪现。

夜北溟眼眸深沉。

“月儿,莫要怪爹爹,爹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

夜北溟的叹息声,在浓稠的夜色里回荡着。

眼看帝莘等人离去的方向,夜北溟若有所思着。

他走到了殿外,今夜,无月,天空上,星辰寥寥,看上去是个寂寞的夜。

夜北溟的殿堂距离天池不远。

以夜北溟的视力,甚至能够清晰看到白色的天池,在远方熠熠生辉。

“天池……想来也差不多了……”

夜北溟摸了摸下巴。

夜晚的天池,经历了白日的一番喧嚣后,显得尤其的安静。

三座兽首洒落在一旁。

自从白日,天力井喷,帝莘反噬四大天兽的天力之后,四大天兽遭受重创。

天池洗礼也被迫中断,今年的天池洗礼,可谓是多灾多难。

几座兽首倾倒之后,因星辰殿失窃的缘故,大长老只是命人将兽首扶正,摆回了原位。

看上去,兽首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伤。

是夜,多名教众在天池附近巡落。

“一群蠢货。”

在天池旁,龙兽的兽首发出了一片幽光。

“老龙,你就别骂了,我们也不好受。”

平日脾气最是火爆的虎兽的声音,有气无力,气若游丝,哪怕是天兽,天力被抽取一空后,也是有够呛。

“我早就警告过你们,你们不知好歹,落了如此下场,又能怪谁!”

龙兽首气得七窍生烟。

他早就有所察觉,觉得那帝莘小子不简单。

可这仨就是不听劝。

原本说好了,只需要祭出一半的天力,这样一来,哪怕是有什么意外,他们也能灵活应对。

若非是虎兽一直嚷个不停,自己也不会跟着一阵脑,额外拿出两分天力。

好在最后关头,他顶住了压力,没和其他三兽一样犯蠢。

现在可好,三兽天力尽失,连原本已经可以冲破的封印,都没法子冲破。

万千年才等来的破封印而出的机会,就被这群蠢货给浪费了。

“都怪那小子,小小年纪,居然如此歹毒。”

凤兽也是一阵长吁短叹。

四大天兽在这九十九地,也活了万余年,没想到,会栽在一个不足百岁的小子手上。

“那小子,看着是个小白脸,没想到,肉身的强度竟然这么惊人,难道九十九地的人,都这么变态?”

就连龟兽都不禁摇头感慨。

四大天兽中,论起肉身牢固度,龟兽当居第一。

可即便是他,也没有把握在吸收了四大天兽七成以上的天力后,肉身完好无损。

“那小子,的确有些古怪。他吸收了你们十成的天力,我七成的天力,居然只是突破了一条帝魔命脉?”

龙兽的声音里,也满是困惑之色。

四大天兽在天魔廷呆了那么久,对于异域异魔的肉身强度也有所了解。

说起来,异域最强的肉身,无疑就是帝魔家族的帝魔之体。

这么多年的洗礼中,四大天兽也不是没遇到过帝魔家族的人。

当初帝魔家族的帝释伽,也是在天池中获得了帝魔命脉突破。

他吸收了龟兽和虎兽一成左右的天力,从五命突破到七命。

也是那一次,帝释伽成了封天令的宿主。

同样是帝魔家族出身,这个叫做帝莘的小子,资质和肉身强度都比帝释伽略胜一筹。

可他吸收了那么多天力后,居然只是突破到了九命,成了封天令的宿主,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

其他三兽听罢,也是沉默不语。

帝莘的异常,他们也感觉到了。

“难道说,那小子有所保留,根本没有将所有的天力融合?”

凤兽迟疑道。

“他的肉身,还可以储存天力?他又不是天人。”

虎兽嘟囔了一声。

这一次,其他三兽都没有吭声。

“无论如何,那小子是个祸害。可事已至此,我们只能是认栽了,只是没有了天力,我们要怎么突破封印?”

龟兽唉声叹气道。

虽说天池的的封印已经被太阴血给破坏了,变得脆弱不堪。

可天池封印还剩最后一层防御作用,这层防御,必须四大天兽合力,用天力冲破。

如今三兽天力尽失,只剩了龙兽一人还有三分天力,如此的情况下,他们只能看着受损的天池封印,却没法子突破。

这一次,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四位,可是在烦恼如何冲破封印?”

就在四天兽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时,却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不知从何处飘了过来。

四天兽登时一个警觉。

四座雕像,目光幽冷,齐齐看向了声音来的方向。

却见空旷干涸的天池中,已经站了一人。

那人是何时来的?

四大天兽凛然,外面森严的戒备,此人竟是毫不在意。

“是你。”

龙兽认出了来人。

眼前的男人,一袭比墨青色的教袍,头戴墨玉冠军,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夜色浸染一般。

他的气息尽敛,让人看不出他的修为。

可龙兽却认得他。

此人是夜北溟,是天魔廷的殿主之一。

早前,他也曾参加过天池洗礼。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小子应该是天魔廷所有殿主中,最位高权重的一人。

他,竟然也能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龙兽心中凛然,他一直以为,除了天魔廷的那个天巫之外,只有叶凌月和帝莘这两神族能够发现他们的存在。

这可不好办了。

四大天兽白日没有行动,一是因为天力被帝莘吸食一空,无力突破封印。

二就是想不打草惊蛇,隐瞒大长老的耳目。

可若是让夜北溟发现了他们已经苏醒的事实,只要告诉大长老,大长老必定会重启天池封印,他们想要再逃脱,就毫无忌讳可言了。

“诸位无需惊慌,在下是来帮你们的。”

似是察觉到了四天兽不安的情绪,夜北溟安抚道。

四大天兽大吃一惊,对方竟是来帮他们的?

“你要怎么帮我们?”

龙兽迟疑了下,试探起夜北溟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