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根帝魔命脉出现的一瞬,天池之内,忽地一空。

那个浑身披背着金光的男人,一瞬不见了。

天池下方,一阵惊呼。

一名教众惨呼一声,身上的衣物不翼而飞。

大长老回过神时,只见一名教众身上的衣物已经不翼而飞。

男子的笑声自远方传来。

“大长老,多谢成全,我们后会有期。”

帝莘,圣威帝君,我们后会有期。

大长老眼眸深沉。

“我想起那小子是谁了。”

“帝莘,是神界三大神帝之一的帝莘。”

“我听闻那小子是帝魔家族的后裔。”

几名殿主中,总算是有人回过了神来,他们惊呼着,想要去追赶帝莘。

“穷寇莫追。”

大长老却是抬了抬手,示意众殿安静。

大长老何等眼利,他的目光威严地扫过四周,先是在血迟身上定了定。

血迟心虚地缩了缩脖子,大长老再一扫周围,一眼就看出了少了黄杏芳。

帝莘带走了黄杏芳?

大长老皱起了眉,很显然,他被糊弄了。

至于糊弄之人,除了帝莘和叶凌月之外……大长老不动声色,看了看身旁的夜北溟。

夜北溟身形不动,只是看着满地残骸的天池。

大长老张了张嘴,想要问话之际,却见人群一下子被推开了。

黄杏芳踉跄着,冲到了大长老面前。

“启禀大长老,大事不好了,有人闯入了星辰殿。”

黄杏芳喘着大气,她往前一看,看到了天池的乱象,也是一怔。

就在一刻钟之前,黄杏芳在星辰殿旁巡逻。

她看到有一人影,从星辰殿内掠了出来。

她心知不妙,疾步追去,可哪里追得上来人。

她再入星辰殿,发现几名内侍倒毙在地,已经没了气息。

大长老一听,变了变脸色,身形一瞬,已经不见了踪影。

星辰殿内,几名内侍东倒西歪。

大长老快步朝着密室行去,密室里,诸宝俱在,唯独少了一个匣子。

那匣子里,装的正是九命焚天诀的功法。

“来人,将黄杏芳拿下。”

大长老闭了闭眼,下令将黄杏芳拿下。

“大长老,这件事不怪那教众,是我部署不利。”

血迟闻讯赶来,他不知星辰殿内丢失了什么,可看大长老的脸色,他已知事情不妙,忙替黄杏芳求情。

就连天池被毁,帝莘晋升为九命帝魔,大长老的脸色都没这么糟过。

“血迟,我知你这一切都与你有关,只是叶凌月也好,帝莘也罢,她们进入天魔廷都是老夫默认的,一切都在老夫的计划之中,老夫不怪你。可星辰殿之事,却是大错特错,你可知,被偷走的乃是九命焚天诀的功法。功法一失,天之将变。”

大长老一字一句说道。

他料事如神,可是这些年,年纪老迈,不免百密一疏。

却不曾料到,会算漏了九命焚天诀功法。

那偷功法之人,来去自如,想来必定是了解星辰殿的路线。

方才众殿都在天池,唯独……

大长老心中隐隐已经猜出了那贼子的身份,却一时之间,也没有证据。

至于黄杏芳,她既敢和神族合作,那就必须要承受相应的惩罚,天魔廷容不下二心之人。

“大长老!”

血迟眼看大长老命人拿下了黄杏芳,又气又恼。

“这可如何是好,难道就看那女教众死于非命?”

血迟很清楚,天魔廷叛徒的下落。

他忙去找夜北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通,可夜北溟听罢,却是无动于衷,表示不会插手此事。

血迟气急,可又无计可施。

却说帝莘靠着吸收天力,一举突破了九命帝魔之后,借着天力余威,带着叶凌月举出了天魔廷。

男人熟悉的气息,就在身旁,叶凌月欢喜之后,她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她回过了神来。

“帝莘,你快放我下来。”

叶凌月轻轻一挣,帝莘不敢大意,忙掠身而下,两人落到了一片林间。

此处距离天魔廷已经有三四里的距离。

叶凌月神识一扫,也没见天魔廷的追兵追来。

“洗妇儿,怎么了?”

帝莘见叶凌月面有异色,不免有些奇怪。

他按照洗妇儿的吩咐,打破了天池封印,也顺利吸收了天力,洗妇儿这是怎么了?

“帝莘,你的身上。”

叶凌月迟疑了下,双手在帝莘的身上摸了摸。

她示意帝莘转过身来,脱去了帝莘的外袍,露出帝莘的背脊来。

男人的背脊,就如高山般巍峨,他体表的九根帝魔命脉也已经隐入体内。

可就在叶凌月的指碰触到男人的皮肤时,帝莘感到后背一阵灼热。

背后,叶凌月拨开了帝莘的长发,在看清帝莘的背后的一瞬,她的呼吸明显窒了窒。

“洗妇儿?”

帝莘察觉到了叶凌月的不对劲。

“你的背后……帝莘,在吸收天力时,可曾感到有什么异样。”

叶凌月闭了闭眼,虽然早有预感,可当这一切真的发生时,她的心依旧久久难以平复。

帝莘的背脊上,除了第九根帝魔命脉之外,还出现了一物。

那是一个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烙印。

仔细看去,会发现,那烙印不是其他,正是一块缩小了的封天令的烙印。

这个烙印,是作为封天令令主的意思,也意味着,帝莘在成为九命帝魔的同时,还获得了另外一重身份,那就是封天令的宿主。

“并无异样,我当时肉身被天力撕碎,重塑之时,末日妖阳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帝莘摇摇头。

天力重铸肉身的过程,极其痛苦,比起当初的抽骨重塑神体,都要难上许多。

叶凌月沉默了良久。

帝莘也知事情有些不对劲,他下意识用手摸了摸后背,在摸到后背的那个小烙印时,他的神情也变得古怪起来了。

“我们怕是中了大长老的阴谋了。天巫之力,果然可怕,他应该早就料到,我们要借助天池之力,替你晋级。他也早就算出,你会是帝释伽之后,新一任的异域封天令令主,所以才会主动邀请我们来到天魔廷。”

叶凌月叹了一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