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略有些失望地收回了眼,宽大的衣袖下,握着那个存有叶凌月的鲜血的瓷瓶。

他紧了紧手中的瓷瓶,朝着天池走去,他并不知道,在他转身的那一瞬,身后,有一双眼正热切地望着他。

帝莘……你一定要成功。

叶凌月眼眸深深,目光落在了那四个兽。

秦小川的洗礼已经结束了,四大天兽看上去没什么变化。

凤也没表现出半点异常。

帝莘阔步而行,已然站在了天池之间。

“就是这小子?”

帝莘还在台阶上时,四大天兽就已经躁动起来了。

它们已经嗅到了帝莘身上的那股太阴之血的气味。

四大天兽蠢蠢欲动了起来。

正如叶凌月所担心的那样,四大天兽以凤兽为,虽然迫于叶凌月的的太阴之血,不得不答应了交出一半的天力,且许诺不会为难帝莘和叶凌月。

可四大天兽事后一商量,却是悔恨不已。

尤其是龙,在天池洗礼开始之际,它就忍不住起了牢骚。

“天池洗礼就要开始了,难道我们真要交出一半的天力?交出了天力,哪怕是我们打破了天池封印,回到了三十三天,也没法子再问鼎天兽榜。”

“可不是嘛,我们堂堂天兽,却要被区区的俗世之人打压,说出去,简直是贻笑大方。”

虎兽也是牢骚连篇。

奈何第一个苏醒的是凤兽,换成了是它,它当时就咬掉那太阴女的脑袋,看她还能不能这么横。

“这小子已经来了,难道我们真要交出一半的天力?”

龙兽不满道。

“看这小子细皮嫩肉,且长得一副小白脸的模样,哪里配承受我们四兽的一半天力。”

龟兽也怪声怪气地说道。

它身为四天兽中的老幺,一身铜皮铁骨,坚硬无比。

最是看不上眼的,就是这种长得比女人还要看的美男子,看这男人,自己只要一掌下去,就足以让对方吐血身亡了。

“那可怎么办,若是没有他,我们没法子突破最后的封印。再说了,若是我们得了太阴血,却不履行交出一半天力的承诺,传出去之后,我们就算是回了三十三天,也会落人话柄。”

被三大天兽一起责备,凤兽也有些气不过。

这仨只知道洞嘴皮子,换成了是它们对上太阴天女,看能不能讨到什么便宜。

不过好在,今日太阴天女本人不在。

叶凌月改容易貌之后,也敛去了一身的气息,她隐匿在巡逻的众多教众中,四大天兽也没有察觉。

四大天兽同时一阵沉默。

这时候,帝莘已经置身在天池之中,见他长身玉立,一双凤眸四下扫视着。

龙兽是四大天兽中的老大哥,也是最足智多谋的。

它思忖了片刻,计上心头。

“我倒是有一计,就是不知三位贤弟贤妹是否愿意照办?”

“龙大哥,你但说无妨,我们在九十九地蛰伏了那么久,天兽榜都要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了,只要能返回三十三天,又保留我们本有的天力,我们什么都愿意做。”

三兽一听,很是欢喜,齐齐催促着龙兽献计。

“这计谋说来也很简单,实施之后,也不会让我们违背誓言,背上失信的罪名。做法也很简单,就是待会那小子开始洗礼之后,我们将自己体内七成以上的天力注入他的体内。”

龙兽老谋深算道。

“七成的天力?”

其他三兽一听,不由一惊。

“老龙,你别是被封印太久傻了不成。若是按照早前凤兽和那太阴天女的约定,我们只需要交出五成的天力,你这计划,却要我们交出七成的天力,这不是坑我们嘛?”

虎兽脾气最暴躁,一听此计,不由暴跳如雷,将龙兽骂了一通。

凤兽和龟兽也很是不解。

“你们几个稍安勿躁,且听我细细说来。你们觉得,这小子能承受的住我们的五成天力?”

龙兽睨了眼站在天池正中的帝莘。

这小子,一身气息不显。

比起早前第一个进入天池的异魔小子,无论是从体格上,还是力量上,都要逊色不少。

“不能。若是说我们四兽的天力是江河澎湃,那小子的细胳膊细腿充其量就是小沟渠。”

龟兽挑剔十足,打量着帝莘。

帝莘这时,紧闭双目,一副入定的模样。

“那不就得了,你想他连我们五成的天力都没法子承受,若是我们注入了七成天力,那他那形同小沟渠的肉身,必定会被我们形如江河之下的澎湃天力冲垮。”

龙兽这么一解释,其他三大天兽登时心领神会,脑海中不由想到了江河决堤,水漫金山的场景。

“妙啊。龙大哥此计果然可行。如此一来,我们也按照早前的约定,注入了一半的天力,只会因为控制不慎,天力注入过多,才导致了那小子身子爆裂,横死的下场。”

凤兽陡然明白了龙兽的做法,其他两兽也不禁为了龙兽的足智多谋感慨不已。

“那就这么商定了。待会那小子一入定,我们就开始输出天力。记得,七成天力,只多不少,我们这一次,要联手将这小子逼得筋脉尽断、丹田损毁的下场。”

龙兽洋洋得意道。

七成天力加持,这小子就算是铜皮铁骨,最后也逃脱不了被杀的命运。

四大天兽商量妥当后,都虎视眈眈,盯着帝莘。

帝莘位于天池之中,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进入天池。

他眼前的天池,就像是一个被排空的水池。

四尊兽静静地候在一旁。

尽管早就听说了四大天兽是活的,他们的魂魄被镇压在天池之下,可帝莘直到亲眼目睹,才知道叶凌月所说非虚。

帝莘再看看地面。

天池的正中地面上,还留有粉红色的瓷砖。

这些粉色的瓷砖,是燃上了早前绿萝身上的血。

帝莘细细看去,现正中脚下的那块瓷砖上,肉眼几乎不可见存在着一条条细如丝的裂纹。

“帝莘,你正午一到天池正中,就想法子将我的这瓶血倾倒在瓷砖上。那样一来,就可以破开天池的封印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