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老临时决定,代替司徒沐主持天池洗礼。

他将司徒沐手下的那些教众全都抽调走,换了自己的亲信。

血迟知道时,想要安插叶凌月混进去已经是不可能了。

他只能先想法子把叶凌月带入天魔廷。

哪知刚进入天魔廷的正门,大长老就派人来,让他带人去镇守星辰殿。

大长老为人处世极其小心,他也知今日主持天池洗礼,调走了自己的亲信,星辰殿戒备就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作为天魔廷不下于天池的禁地之一,星辰殿也不能防守不严。

大长老就让自己信任的血迟来看守星辰殿。

血迟只能带着叶凌月到了星辰殿。

眼看时间临近正午,叶凌月还没法子前往天池,心底不免有几分焦急。

再这样下去,帝莘都要完成洗礼了,她都还不能赶到天池附近。

叶凌月也担心,四大天兽不讲信用,在天力灌顶时做什么手脚。

想到这些,叶凌月有些心不在焉。

“女神,你再等等,我已经在找人手来,看看能不能把你替换过去。”

血迟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正在努力回忆,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大长老目光如炬,可不是那么好隐瞒的。

可他又答应了女神,必须把事情办稳妥了。

“对了,我想到一人,或许她可以。”

血迟思来想去,还真让他找到了个合适的人选。

他当即命人找了黄杏芳过来。

黄杏芳是被大长老亲自指名,留在星辰殿的。

她虽然才刚加入星辰殿,但是由于得到了天兽赐福的缘故,很得大长老的器重。

今日大长老主持天池洗礼,还将黄杏芳也调了过去,也是让她多长见识。

叶凌月难以顶替其他人的身份,但是若是黄杏芳那就不同了。

她和叶凌月也算是有些交情,血迟就打算从她身上下手。

血迟和叶凌月商量之后,叶凌月也觉得,她兴许能够说服黄杏芳。

血迟当即就命人将黄杏芳找了过来。

“参见血殿,不知血殿召见属下前来所为何事?”

黄杏芳正在忙碌天池洗礼的事宜,听说血迟找自己,还有几分古怪。

她和血迟没什么交情,可血迟终归是殿主,她和大长老知会了一声,还是领命前来。

“有人想要见你,你且随我来。”

血迟带着黄杏芳到了星辰殿的侧殿。

黄杏芳正一头雾水,哪知就见了叶凌月忽然出现。

“凌月,你怎么在这里?”

黄杏芳也是吃了一惊。

黄杏芳来到天魔廷的时间还短,可她出身小家族,到了天魔廷后,也体会到了勾心斗角的滋味。

她虽然加入了星辰殿,可实则上对人的防备心更重。

唯一还能让她敞开心扉的,也就只有叶凌月了。

可昨夜之后,虽然司徒青松指证叶凌月父女俩失败了,可关于叶凌月的身份,却不胫而走,也传到了黄杏芳的耳中。

黄杏芳这才知道,叶凌月竟然不是普通人,她是神族,而且还是神界赫赫有名的月华帝姬。

神界的月华帝姬如今在异域也是声名响亮,除了女帝的身份外,她另外一重身份就是封天令的宿主。

而这一层身份,才是黄杏芳真正避讳的。

两女大眼瞪小眼,一时之间,谁都没开口说话。

“我先避避。”

血迟略有些尴尬地咳了几声,兀自离开了。

叶凌月清了清嗓子。

“杏芳,我……”

“你不用多说了,你的事我都已经听说了。神界月华帝姬果然高明,早前是我蠢,被你骗得团团转,你我之间,无话可说。”

黄杏芳冷着脸,打断了叶凌月的话语。

她一直将叶凌月当成了可以信任的人,甚至将封天令的秘密都告诉了对方。

哪知道,对方却将她当成了傻子一样欺瞒。

“杏芳,你误会了,我并非是有意隐瞒,而是迫不得已。我虽是神族,可严格上说,对天魔廷和异魔并无偏见,我加入天魔廷,也没有什么坏心思。”

叶凌月也知,以黄杏芳的直脾气,对自己的隐瞒必定非常恼火。

“你别说,司徒父子俩的事与你无关。我和司徒殿主一样,都被你的无害外表给欺骗了。”

黄杏芳不满道。

亏她早前还担心,叶凌月洗礼失败,以后在异域会无法立足,还一门心思想要求大长老开恩,让叶凌月留在天魔廷当个杂役。

如今看来,全都是她自作多情。

叶凌月苦笑道。

“无论你是否相信,我说的一切都是真话。至于司徒沐,那是他咎由自取,若非他对我下药在前,我又怎么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至于你,我更没有加害的意思。我一直想和你做朋友。”

“若是你真的把我当朋友,为何不告诉我你就是封天令宿主?你分明是想看我的笑话。”

黄杏芳最恼火的就是这一点。

自己一心想要成为异域的救世主,获得封天令。

可事实上,真正的封天令宿主就在自己身旁。

“笑话?你以为,每个人都想成为封天令的宿主?若非是封天令,我娘亲不会离开,我爹爹不会叛神,我的两个弟弟也不会陨落,我更不会当了什么劳子的神帝,身陷天魔廷。你之蜜糖我之砒霜,我不多说,是因为我知道,封天令并非什么好东西。”

叶凌月被黄杏芳一番谩骂,也被激起了几分火气。

她字字句句,言真意切,提到家人时,心底更是一片酸涩。

为了保护封天令,连疼爱自己的师父紫堂宿都下落不明,封天令带给叶凌月的,悲痛远多于快乐。

黄杏芳却不知,因为封天令叶凌月还丧失了至亲的家人。

“我……我不知……哎,你当真不是在骗我?你当真是封天令的宿主,那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我有没有机会获得封天令?”

黄杏芳不由想起了殿主之一的夜北溟。

据说夜殿就是月华帝姬的生父,可看上去,夜殿很是冷漠,就如一座雕像,他背叛神族加入天魔廷,原来也都是因为封天令的缘故。

黄杏芳吃惊之余,又忍不住询问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