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名教众奉了的司徒沐的命令上前清理天池。

可是擦拭了片刻之后,几名教众慌忙来报。

“启禀殿主,天池里的血迹清除不掉。”

司徒沐一听,登时火冒三丈。

“什么叫做清洗不掉,不过是血迹罢了,怎么会无法清洗。”

说罢,司徒沐就带着几人怒气冲冲到了天池边。

汉白玉石铺砌而成的天池内,多了一片片血红色。

那是绿萝夫人的血。

方才叶凌月人已经站在了天池高台的过半台阶处,绿萝偷袭叶凌月,拼尽了全身的气力,哪知夜北溟会从天而降。

夜北溟一掌挥出,不偏不倚,将绿萝的身子砸了出去。

绿萝夫人的肉身砸了个稀巴烂。

她的血水溅得整个天池都是。

可血渍经过了冲洗后,不见减少,反倒晕染开了。

天池内,就如浮起了一片片红色的云,显得很是诡异。

司徒沐又下令清理了几次。

可每一次,教众的答复都是一样的。

绿萝的血,就像是最顽固的污渍,怎么都清洗不掉。

无奈之下,司徒沐只得将此事禀告大长老。

大长老亲自查看一番后,示意天池洗礼照旧。

“天池染血,事为不吉,都怪那女人。”

见好好的天池,忽然染上了血,那些等待洗礼的准教众,都在那嘀嘀咕咕了起来。

她们嫉妒叶凌月的美貌,也看出了那位相貌堂堂的夜殿和司徒殿主都对那个叶凌月的刮目相看。

不过对于这些,叶凌月都无动于衷。

在绿萝死后,她暂时也退回了黄杏芳的身旁。

等到天池清理结束后,才再次轮到了叶凌月。

刘老妪方才也吓得够呛,她强打起精神,示意叶凌月进入天池洗礼。

时隔几日,叶凌月再度到了天池边。

原本白玉无瑕的天池已经被玷污了。

空气中,仿佛还有绿萝的血的气味,想到了绿萝那团血肉模糊的尸体,叶凌月好看的眉头,皱了皱。

这血的气味……叶凌月挑了挑眉,再看看脚下的天池。

几个呼吸过后,天池内,没有半点变化。

四大天兽的兽都没有半点反应。

什么洗髓伐体,什么魔力灌顶,乃至天兽祝福,一样都没有生在叶凌月身上。

“居然连最基本的洗礼都没有生,这女人,未免太废了。”

眼看叶凌月进入天池好一阵子,居然连一点好处都没获得,早前还在那羡慕叶凌月的那些准女教众们不禁幸灾乐祸了起来。

至于那些觊觎叶凌月的准男教众们也都失望不已。

这意味着,叶凌月根本没资格成为天魔廷的教众,等到天池洗礼一结束,她就必须离开。

“怎么会?”

同样诧异的还有司徒沐,他早前还以为,叶凌月再差也可以洗髓伐体,这样一来,至少能够让她留在天魔廷当一名普通的教众,哪知道,叶凌月居然连基本的洗礼成果都没享受到。

一千多名准教众中,也就只有她一人如此了。

“下来吧。”

司徒沐摇了摇头。

叶凌月的天池洗礼,彻头彻尾失败了。

叶凌月一脸的“委屈样”,恋恋不舍地下了天池,在一众人奚落的目光中,回到了黄杏芳的身旁。

“凌月,你也不要太难过。”

黄杏芳也很是惋惜。

叶凌月“强颜欢笑”着,低下了头。

在低头的一瞬,叶凌月的眼底却是思绪万千。

对此,叶凌月倒是并不意外。

她是神族,参加异魔的天池洗礼,不成功也很正常。

若是成功了,那才麻烦。

可让叶凌月意外的还是方才她的意外现。

今日她踏足的天池,和几日前,她看到的那个天池不同了。

方才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天池内逗留了片刻。

旁人看去,她什么都没做,也没得到任何洗礼的成果。

可实则上,就是在方才那短短的时间内,叶凌月用神念将天池扫了一遍。

上一次,叶凌月虽然也到了天池边上。

可由于天池还有禁制保护的缘故,叶凌月不敢贸然动用神念检查天池。

可是这一次却不同了。

早前大长老镇压了凤兽,可同时也将天池的禁制打开了。

这样一来,叶凌月就可以动用神念检查天池而又不被旁人所现。

她意外现,四天兽的气息时隐时现,比起早前来活跃了不少。

而造成这一个变化的,并非是其他,而是因为方才绿萝的血。

在嗅到空气中绿萝的血的时候,叶凌月就现了,绿萝并非是普通的异魔。

她的体内,有一部分玄阴之女的血统。

虽然那部分血统非常之少,甚至比当初的洪明月之流都要少,可的的确确,她就是玄阴之女。

这部分玄阴之血,似乎对天池之内,镇压四天兽的封印有克制作用。

所以在绿萝血溅落天池之后,天池里的封印变得薄弱了许多。

这一点,只怕连大长老都没有现过。

可叶凌月在靠近天池时,却意外现了这一点。

若是说绿萝天地玄阴之血的浓度,能够再浓郁一点点,天池内的封印很可能就已经被破解掉了。

若是封印被彻底打破,四天兽就能够破开封印,重见天日了。

而这正是……

叶凌月在人群中一扫,极快地和帝莘对视了一眼。

“洗妇儿,你爹爹要求我,若是能够打破天池封印,解放四天兽,他就同意我娶你为妻。”

那一日,叶凌月询问帝莘见到夜北溟后,夜北溟对其说的话。

夜北溟并不赞同叶凌月和帝莘的婚事。

但他也做出了适当的退步,若是帝莘能够打破天池的封印,解放四天兽。

那他就会同意帝莘和叶凌月的婚事。

原来,不仅仅是叶凌月现了天池内封印了四天兽,夜北溟也已经现在了这一点。

当时帝莘也询问过夜北溟,为何要打破封印。

夜北溟没有告知帝莘这么做的原因。

他只是告诉帝莘,那个封印,常人无法打破,若要打破必须天时地利与人和三者缺一不可。

他只是告诉帝莘,几日之后的天池洗礼会出现最好的机会,帝莘若是真想娶叶凌月,就必须抓住这个好机会。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