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萝夫人骤然力,来势汹汹,谁都想不到,她会临阵反扑。

惊诧之间,叶凌月神念一动,已然准备力,可瞬念之间,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如今可不是神界的月华女帝,而是北苍叶家的叶凌月,一个连天池洗礼都还没完成的准教众。

这种情况下,若是动用了神念,身份必定会暴露。

可若是不反击,那只能是生生扛住对方的攻击……

就在叶凌月迟疑之际,却见眼前多了一人,挡在了叶凌月的身前。

来人身形伟岸,就如一座山岳,笼住了叶凌月纤细的身影。

“爹爹……”

叶凌月话音未落,就听得绿萝夫人惨呼一声,身子被狂扫而出。

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她的身子就如落叶般高高抛起,砸向了叶凌月身后的高台。

一阵可怕的骨裂声响,绿萝妇人被夜北溟一掌击中,身子刹那间就成了一滩烂泥。

血水横流了一地,原本一片雪白色的天池,染上了一片血红色。

绿萝夫人来不及哼上一声,就横死当场。

“夜北溟,你敢在天前杀人?”

眼看绿萝惨死,司徒沐面部的肌肉不禁抖了抖,怒声斥责道。

他恼火绿萝的背叛,恨不得亲手毙了她,可人被夜北溟杀了,他就有些不乐意了。

好歹,绿萝也曾是他的女人,凭什么由夜北溟动手。

夜北溟也没多说,留给了叶凌月一个背影,踱下了阶梯。

此时,也只由他动手。

叶凌月和帝莘留在天魔廷的用意,也只有夜北溟才知道。

她们中任何一人动了手,都会暴露身份。

帝莘遥遥看着,紧握的双拳,也不禁松开了。

今日一早,夜北溟还差人送了口讯过来,他告诫帝莘,无论生了什么,今日天池洗礼,帝莘都不能出手。

帝莘当时还不知夜北溟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今想来,夜北溟竟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幕?

叶凌月和绿萝夫人的冲突,连帝莘都不知道。

没想到,夜北溟倒是清楚的很。

很显然,叶凌月留在天魔廷,夜北溟看上去不以为意,可实则上,却一直暗中留意。

叶凌月心底微暖,爹爹……女儿不该怀疑你。

当初夜北溟叛神、甚至杀了夜凌日之后,叶凌月对爹爹夜北溟的信心也一度动摇过。

可如今看来,爹爹还是当初的爹爹,无论是生了什么事,爹爹都会第一个站在她的面前。

看着那个宽阔伟岸的肩膀,叶凌月想起了小时候。

她骑在爹爹的肩上,那个在八荒神界叱咤一方的男人,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都会毫不犹豫,帮她撑起一片天。

大长老则是皱了皱眉。

夜北溟……

看样子,他始终无法做到断绝七情六欲。

大长老本以为,在杀了夜凌日后,夜北溟已经断绝了亲情,可如今看来……

夜北溟,你让我太失望了。

大长老在心底唏嘘。

这一次,大长老之所以邀请叶凌月前来,也是别有用意。

这一点,也是血迟等人不知道的。

包括血迟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夜北溟是大长老心目中最合适的太宰人选。

而实则上,大长老并没有确定夜北溟的地位。

至于司徒沐,更是不被大长老所看中。

只不过,司徒沐和夜北溟双雄割据的局面,在大长老看来,更加有利于双方彼此遏制,所以他才会对两人的争斗,睁只眼闭只眼。

若是说,夜北溟当真能修炼成功九命焚天诀,他自然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可若是他无法断绝七情六欲,那他就不是合适的人选。

至于新的人选……大长老的目光,扫了扫天池。

他的预示从未出错,此次天池洗礼,新的封天令宿主必定会产生,可惜的是,以他如今的巫力无法确定那人的身份和相貌。

若是那人是天魔廷的新教众,那他(她)甚至有可能比夜北溟更适合成为太宰。

“夜北溟,你站住!”

司徒沐眼看夜北溟一言不,心中很是恼火。

他再看叶凌月一双眼,“痴痴”地望着夜北溟的背影,以为叶凌月是为夜北溟“英雄救美”的行径感动,芳心暗许。

他一怒之下,挡住了夜北溟。

“滚开。”

夜北溟眼眸一沉,一股惊人的气势破体而出。

司徒沐被逼得往后退了几步。

司徒沐一阵狼狈,脸色白了白。

“夜北溟,今日的天池洗礼是由我亲自主持,你动手杀我手下的人,算是什么意思?”

“想杀就杀,谁都一样。”

面对司徒沐的质问,夜北溟只是冷冷留给了他一记眼刀子,分明不把司徒沐看在眼里。

司徒沐也许一直将夜北溟看成对手,可在夜北溟看来,司徒沐连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言下之意,却是无论是绿萝还是司徒沐,只要他夜北溟想要杀的,随时都可以动手。

司徒沐气得两眼一翻,就欲作。

“司徒殿主,你管教不严,手下出了这等败类,夜殿出手帮你清理门户,换成了是我,感激都来不及,你还要找人家算账,这话可说不过去了。”

血迟在一旁打了个哈哈。

瞎子都看得出来,那个叫做绿萝的恶毒女人想要陷害自家女神。

亏了女神机智过人,及时化解了这场危机。

“司徒,今日之事,你的确有过错。”

大长老摆摆手,示意司徒沐无需多言。

在大长老看来,两大殿主为了一个德行败坏的女教众争吵,有失光彩。

这一次天池洗礼结束后,又会有大量的新教众产生,别说是一个绿萝,就是十个绿萝,有算得了什么。

“来人,把叶龙拿下,绿萝的事,本殿稍后自会调查。天池受到玷污,休整一刻钟,一刻钟后,天池洗礼照旧。”

司徒沐看看时辰,日头已经朝西方移去。

早前天兽异样和绿萝的事,耽误了不少时间,再这样拖延下去,只怕今日洗礼不了几个教众。

绿萝的血,染红了天池。

司徒沐当即就让人清理了天池。

可不过一会儿,天池之内,竟又生了变故。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