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天魔廷的布局一样,天魔廷内部的管理,很是严格。

教众之间,若是私下苟合,已经是大罪。

更不用说,叶凌月和叶龙还是“叔侄”关系,两人若是真的私通,对于天魔廷而言,就是一桩大丑闻。

绿萝这么一说,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落到了叶凌月和叶龙身上。

“启禀大长老,小的有罪。”

叶龙跪倒在地,磕头不止。

看他那模样,分明是承认了他和叶凌月之间的关系。

“你小子,你想清楚了再说!”

血迟一听,火冒三丈。

这个叶龙,哪里和女神有什么血缘关系,看样子,分明是绿萝和他勾结,打算陷害女神。

“血殿,你着什么急,还是说,你和那叶凌月也有关系?”

绿萝冷嗤了一声。

她可打听过了,那叶凌月当初是血殿举荐进来的。

一个司徒沐不算,又冒出了个司徒沐,一个两个都为那叶凌月神魂颠倒,这算是什么事。

“你!”

血迟被激得大怒,正欲作,却被一旁的夜北溟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你还嫌事情不够闹腾,月儿自有对策。”

夜北溟不以为意道。

绿萝这种级别的对手,想来叶凌月压根不放在眼里。

血迟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话,缩了回去,在心底默念道。

“要相信女神,这等牛鬼蛇神压根就不是女神的对手。”

“叶龙,你实话实说,你是否和叶凌月私通?”

大长老自是不相信,叶凌月和叶龙真的有什么关系。

他更感兴趣的是,月华帝姬素来聪慧,无论是帝魔家族,还是血迟,都曾经在她手上吃过憋。

他倒是想看看,叶凌月遇到了这种事时,会如何反应。

“这……”

叶龙吞吞吐吐了起来。

“你实话实说,一切有老夫替你做主。”

大长老循循善诱着。

“启禀大长老,你真的愿意为小的做主?那小的就实话实话了,其实与小的私通的,并非是我的侄女儿叶凌月,与小的私通之人,乃是绿萝夫人。”

叶龙话锋一转,忽是将苗头指向了绿萝夫人。

绿萝夫人原本还洋洋得意,哪知道,下一刻,她的脸色就变了。

“叶龙,你胡说些什么!”

“夫人,事已至此,你又何必不承认。你嫉妒我侄女儿美貌,想诬陷她,又勾引我,让我与你串通一气,还说若是我不答应,就将你我之事公布与众。我早前迫于你的淫威,不得已答应了。可想到我叶家列祖列宗,我叶龙绝不能当缩头乌龟。还请大长老为我们叶家做主。”

叶龙一口气,将自己怎么受到胁迫,绿萝怎么嫉妒叶凌月的美貌和才能,唯恐其被司徒沐看上,所以决定先下手为强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

“你这分明是栽赃嫁祸!分明是你和叶凌月私通,我算是知道了,你早就和她商量好了,诬陷我!”

绿萝一听,险些没气背过去。

她万万没想到,叶龙会倒戈相向,反咬自己一口。

“大长老,司徒殿主,你们千万不能相信叶龙胡说八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和叶凌月都是叶家人,两人早已勾搭成奸,我的侍女昨夜就看到他们宿在一起。不信你们可以验明正身,叶凌月早已不是处子之身。她进入天池,无疑是亵渎圣明。”

“绿萝夫人,你大腿内侧有一颗红痣。”

就在绿萝争辩时,叶龙开口说道。

绿萝夫人气息一窒,那张妖娆的脸上,登时惨白一片,就连最好的胭脂都遮掩不住。

在场所有准教众,目光一变,全都落在了绿萝夫人的身上,每个人的眼神都变得玩味十足。

大腿内侧,那可是人最私密的部位,除非关系亲密至极,否则怎会被人知道。

不说其他,光看绿萝夫人的神情变化,还真是有些意思。

司徒沐的脸也变了变。

绿萝夫人大腿内侧的确有一颗红痣。

若非是叶龙真的和她有染,又怎么会知道这么私密的事情。

“司徒大人,贱妾……”

绿萝夫人吓得花容失色。

她这才知道,今日这次算是认栽了,这一切都是叶凌月和那司徒沐早就图谋好了的。

“绿萝,本殿就问你一句,叶龙说的这一切是否都是真的?”

司徒沐看向绿萝的眼神,变得冰冷无比。

他早已厌烦了绿萝,只是她素来识分寸,又能为自己办一些事,所以他才会一直器重她。

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背着他偷人?

她的所作所为,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忍受得了。

“司徒大人,叶龙在撒谎……他……我与他……殿主,我错了,我这么做,也是因为太爱你的缘故。”

绿萝夫人百口莫辩,她也知道事已至此,她再多做争辩,也是徒劳。

眼下,她只能求司徒沐,希望对方能够念在自己跟随他多年的情分上,网开一面。

绿萝夫人却不知,男人一旦对一个女人没了兴趣,就不会顾念什么情分。

更何况,还是司徒沐那样的男人。

“闭嘴,你这不吃廉耻的贱人。你歹毒好妒,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你以为我都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就算是死上千百次都不足为惜。大长老,这毒妇触犯了天魔廷的多条戒律,要如何处置,任凭大长老你处置。”

司徒沐恼火不已,他一掌扫出,绿萝夫人惨叫一声,人已经如秋风扫落叶,被狠狠地摔了出去。

绿萝一身剧疼,她也知,自己的一身筋脉,竟是被司徒沐一掌给废了。

不仅如此,司徒沐还要将她交出去。

“司徒沐……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绿萝悲伤到了极致,不禁大笑了起来。

可是不等大长老下令。

绿萝忽是一个箭步蹿出,却见其眼露凶光,手中寒光一闪,掏出了她藏在身前的一把匕,猛地朝着叶凌月刺去。

叶凌月原本正欲前往高台参加天池洗礼,人已经站在了台阶上,没料到绿萝会在这个时候忽然难。

绿萝这一刺,却是拼上了全身的气力,显然是想要与叶凌月同归于尽……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