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烛照的冷嘲热讽,叶凌月不置可否。

和烛照认识了这么久,叶凌月除了知道它是太阳兽之外,其他一无所知。

横竖这老家伙喜欢吹牛皮,听它的语气,四天兽都还不入它的眼。

“这哪里是天池洗礼,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身旁,黄杏芳的声音,打断了叶凌月的思绪。

叶凌月收回了神识,再看看前方,那具被烧焦的尸体,从她们面前抬过。

早一刻还如花似玉的少女,如今已经成了一具焦炭。

那样子,简直是惨不忍睹。

大长老从高台上走了下来。

只是短短的一刻钟,大长老的神情生了不小的变化,他的精神有些萎靡,看上去很是疲劳。

方才那一指,他镇压住了凤兽,可也消耗了不少他的魔力。

大长老年事已高,以他的修为,照理说,不该因为一次封魔就消耗至此。

让大长老如此疲惫的原因,乃是早前几日,他接连几次做出的预示。

身为天巫,预示也不是无止境的,大长老每做出一次预示,都要消耗他不小的魔力,而且短时间内无法恢复。

“继续。”

大长老走下来时,血迟忙上前搀住了大长老。

“这……”

司徒沐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天池。

“司徒,难道你没听清楚大长老的话,大长老说,天池洗礼继续。”

血迟睨了司徒沐一眼。

司徒沐只得看了眼刘老妪,刘老妪也是一脸的惊魂未定。

她眼珠子转了转,抽出了花名册,念出了一个名字。

“下一个,西字房,黄杏芳。”

黄杏芳和叶凌月一听,都是怔了怔。

“怎么会是我?”

洗礼明明是从东字房开始的,怎么一下子就转换到了西字房?

叶凌月看了刘老妪一眼。

刘老妪那老太婆,也是狡猾的很。

东字房接连两名准女教众都出了事,这些人,都是有势力有背景家族出身的大小姐们。

刘老妪可不敢再让东字房的那帮人再出事了。

更何况,接连两场事故,也让一众参加天池洗礼的准教众们都吓破了胆。

这时候,谁敢上前,刘老妪就趁机将花名册换了,由没身份没背景的西字房的人先参加洗礼。

刘老妪这么一安排,立时引来了西字房的人的一阵埋怨。

可除了埋怨,她们又能做什么。

“黄杏芳,你还磨蹭些什么。”

刘老妪见黄杏芳一动不动,顿时气不打一处。

这女人,还想害自己在大长老他们面前丢脸不成!

“凌月……我……”

黄杏芳哭丧着脸。

她早一刻还想早点轮到自己,好多一份机会成为封天令的宿主。

“放心,不会有事的,你尽管上前,没准你就是新的封天令宿主。”

叶凌月鼓励道。

四兽的气息波动都已经消失了,想来不会再有什么事。

黄杏芳想了想,咬紧了牙关,憋着一口气,大步往高台上的天池上冲。

好在这一次,并没有生什么变故。

黄杏芳一口气,冲上了高台。

既没有滚落石阶,也没有生任何火灾事件。

她到了天池前,人还有些呆愣。

“我居然上来了?”

黄杏芳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她走到了天池前,犹豫了下,步入了天池之中。

“那孩子是何人?”

大长老看到了黄杏芳,微微颔。

不说其他,光是冲着黄杏芳的胆量,就难能可贵了,大长老可是看得很清楚,那些准教众们早前一脸的瑟缩样。

在黄杏芳进入天池之后,她有些战战兢兢。

虽然对天池洗礼早已仰慕已久,可直到身在天池之中,黄杏芳还不知道,天池洗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概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天池中,四兽中,龟兽的口中,忽是喷出了一股土黄色的魔力波动。

那股魔力笼罩在黄杏芳身上,她只觉得周身一暖。

四肢百骸之间,有大量的力量一下子注入其中。

黄杏芳的体表,迅凝聚起了一层土黄色的类似于铠甲模样的皮肤。

那铠甲从显现到消失,最终化为了一片晶莹色,融入了黄杏芳体内,整个过程不到半刻钟的时间。

黄杏芳本人,也是懵懵懂懂,不知到底生了什么。

“天兽加持,天龟铠。”

大长老颔,开口说道。

“你叫做黄杏芳是吧,仪式完毕后,你就到星辰殿里来服侍好了。”

天池洗礼也是分了很多种的。

最基础的洗礼,就是洗髓伐体,体质上得到了提升。

这是最简单的洗礼。

第二种洗礼,则是魔力上的替身,简单点说,就是类似帝魔命脉上的提升。

至于第三种洗礼,就是得到天兽赐福,获得天兽本命天技。

黄杏芳虽然魔力修为上并没有什么精进,可她却获得了四大天兽中的龟兽的天技赐福,这本身就是一种机缘。

所以大长老才会一眼就相中了黄杏芳。

大长老这一句,却是直接表明了,黄杏芳已经成为了教众。

黄杏芳这才回过了神来,连忙跪地。

“多谢大长老。”

黄杏芳笑容满面,回到了叶凌月身旁。

“恭喜。”

叶凌月也是笑着恭喜道。

黄杏芳吐了吐舌头。

“虽然没有得到什么封天令宿主的机会,不过能成为大长老座下的教众,我的运气也已经很好了。你也要加油,不过,你还是小心点号,我看那司徒殿主一直盯着你。我怕他不还好意。”

黄杏芳看着粗枝大叶,实则却心细得很。

司徒殿主可不是什么好货色,叶凌月可千万别落到他的手上。

“放心,我自有分寸。”

叶凌月笑了笑。

大长老身旁,血迟和夜北溟也都留意到了位于人群中的叶凌月。

“血迟,你做的好事。”

大长老目光犀利,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叶凌月,还有身处外围的帝莘。

大长老是何人,叶凌月和底薪的身份,其他人没有看破,可大长老却是一眼就识破了的。

“大长老,谁让你不肯见他们俩。来者都是客,女神都开了口,我也不知怎么拒绝。”

血迟挠挠头,一脸的尴尬。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