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参加天池洗礼的人还真不少。

司徒沐随便扫了几眼,看到天池洗礼的人竟有一千之多,不由挑了挑眉。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司徒沐第一次主持天池洗礼了,只是今年的天池洗礼由于大长老的预言的缘故,变得尤其受瞩目。

对于司徒沐而言,他才懒得稀罕什么封天令的新宿主。

最好,那新宿主不要出现在这些准教众中,否则一旦那教众加入了天魔廷,必定会受到万众瞩目,甚至影响到他接下来的计划。

“这人数,只怕一两天还完成不了。”

让司徒沐郁闷的是,这一次天池洗礼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

一天时间显然是不够的。

“启禀大人,老奴以为,最好将男女准教众一分为二,分别进行洗礼。”

刘老妪主动献计。

“你这个提议不错,既是如此,就让那批女教众先进行洗礼。”

司徒沐貌似无意,瞟了眼那些准女教众。

人数多也有人数多的好处,譬如说,今年女教众的数量,就是历年来之最。

而且大多数容貌出众,有一些甚至家世和相貌都属一流之列。

这对于司徒沐这样的好色之徒而言,无疑是一次极好的机会。

若是换成了以往,司徒沐必定会对这些准女教众评头论足一番,选几个充实自己的后宫。

可今日不同了,这一眼望过去,叶凌月依旧是最抢眼的那一个。

自打那一日见了叶凌月之后,司徒沐就一直朝思暮想,回去之后,自己的那几名所谓的宠妾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司徒沐按捺住了性子,才忍住了没有去骚扰叶凌月,他打定了主意,等到天池洗礼一结束,一定想方设法,将叶凌月纳入怀中,据为己有。

司徒沐眼底,淫光骤现。

他的神情变化,全被一旁的绿萝看在了眼底。

绿萝心底生恨。

自打叶凌月出现之后,司徒沐连多看她一眼的力气都省了,这几天对她也是爱理不理。

男人,果然都是喜新厌旧的主。

她再看看叶凌月,见那女人和一只孔雀似的招摇过市。

“姓叶的,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得意多久,等到待会我当众揭你和叶龙的丑事,我倒是要看看你,司徒沐还看不看得上你。”

“遵命。”

刘老妪忙安排了那些准女教众站成一排,至于那些男教众们也不愿意离开,就留在了原地。

“这司徒沐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就别担心你洗妇儿?”

秦小川瞅瞅身旁的帝莘。

在秦小川还在天魔廷时,司徒沐就是出了名的好色,不少女教众都被其玷污,秦小川对他的评价也一直不高。

“我的女人,岂是那么容易欺负的?”

帝莘冷嗤了一声。

他方才就留意到,那个所谓的殿主一直盯着自家洗妇儿,那眼神,换成以前的帝莘,必定会直接剜了他的眼,不过眼下……

在接收到叶凌月几个警告的眼神后,帝莘就压下了心底的不快。

他相信,洗妇儿自有安排。

司徒沐起身,振了振嗓子。

“诸位,欢迎来到天魔廷参加这一次的天池洗礼。能来到这里的,想必都是异域年青一代中最出色的佼佼者。天池洗礼,乃是天魔廷为了异域的展,每年进行一次的洗髓伐骨之盛宴。你们前方的,就是天池。”

说罢,司徒沐指了不远处的那一座高台。

天池,就位于高台之上。

众准教徒的目光,一致移向了那座高台。

“待会,本殿会主持这一次的天池洗礼。每一名参加洗礼的教众,都有机会获得四天兽的赐福。至于赐福的多少,就看你们的天赋和运气了。最后,祝你们好运,希望你们中的每一人,都有幸成为天魔廷的一员。”

说罢,司徒沐率先起身,步向了高台。

在天魔廷,只有殿主以上的级别,才有资格正式走上高台,其余的教众,一辈子也只有一次机会,进入天池。

叶凌月那一日能进入天池,也是托了司徒沐的福。

司徒沐站在了高台上,居高临下,俯视着下方的准教众们。

那些准教众们目睹这一幕,也都欢欣鼓舞不已。

每个人到只有一次的宝贵机会,他们又怎能轻易错过。

“从东字房开始,一个个上前,不要拥挤。东周城周氏家族,周莹莹。”

刘老妪按照花名册,唱起了名字来。

听说连天池洗礼都要从东字房开始,黄杏芳气不打一处。

“那老太婆也太可恶了,凭什么洗礼都要从东字房开始。”

“从她们开始也没什么。横竖我们总会轮到的。”

叶凌月笑了笑。

“那可不一样,万一新宿主从她们中优先产生了,我们就没机会了。”

黄杏芳长吁短叹道。

“你以为,人人都可以当封天令宿主?”

叶凌月不以为然道。

虽然她不知道封天令是怎么选择所谓的宿主,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凡是比封天令选中的人,必定有过人之处。

或者是天赋逆天,譬如帝释伽,如果没有帝莘,他可谓是异域年青一代中最强的。

像是她,虽然不是天赋过人,可机缘逆天,试问世上有几人,能够像她那样,在身怀生死符,死了一次的情况下,依旧能重生一回。

黄杏芳听罢,稍松了口气,注意力集中在了第一个参加天池洗礼的周氏女身上。

周莹莹所在的周家,在异域算得上是一个大家族。

她年约十八九岁,身形高挑健美,她快步走上了高台。

许是太过紧张的缘故,踏上高台的台阶后,她脚下走了几步,脚下一软,居然是打了个踉跄,直接从台阶上滚了下来。

场内一阵惊呼。

刘老妪也是一惊,忙上前将周莹莹搀扶起来。

可她已经摔得鼻青脸肿,一张原本还算是姣好的脸上满是血污,看上去很是狼狈。

“没用的东西,带她下去。”

司徒沐扫了周莹莹一眼,面露不悦之色,让刘老妪把人带上去。

第一个参加天池洗礼的女教众,居然连天池都还未进入,就直接被淘汰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