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到秦小川手中的西字房就属于新修造的房子之一。

由于临时修造,所以无论是设施还是摆设都简陋很多。

在安排入住方面,刘老妪也是精明的很,她只安排那些非大家族或者是不懂得送礼的准教众入住。

秦小川这么不识相,理所当然就被安排到了西字房。

“秦小川?”

就在秦小川拿着那块令牌,皱着眉时,就听到了个耳熟的声音。

叶凌月和帝莘双双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也在这?”

见到帝莘和叶凌月,秦小川的反应不小。

叶凌月和帝莘是来拜见大长老的,按理说,应该已经离开了天魔廷才对。

可两人身上如今却穿着天魔廷准教众的衣袍,从邻近秦小川的隔壁居所里走了出来。

看样子,他们也住在这一带。

“我们留下来参加天池洗礼,你也是来参加天池洗礼的?”

叶凌月瞅瞅四周,笑着说道。

“你们参加天池洗礼?你……”

秦小川吃惊不小,尤其是他听说叶凌月也来参加天池洗礼时,眼不由瞪圆了几分。

帝莘是神魔妖同体,他参加天池洗礼倒是情理中事。

可叶凌月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她可是神族,和异魔之体搭不上半点关系。

“我如今也是异魔北苍叶家的子嗣。”

叶凌月耸耸肩,秦小川是天魔廷内少数几个知道她身份的人。

她也不担心秦小川会暴露她的身份,算起来,她和秦小川还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这是血迟给她安排的新身份,她参加天池洗礼,除了陪伴帝莘之外,自然也有她的用意。

那四头被封印在天池里的星兽,叶凌月还是很有些兴趣的。

“你少惹麻烦。”

秦小川皱皱眉。

在秦小川眼中,叶凌月的闯祸能力甚至比夜凌光还要了得一些。

确切的说,这对姐弟都是惹事精。

如今的天魔廷正处于多事之秋,若是叶凌月再来搅和下,只怕会乱上加乱。

“我的女人,惹了麻烦也是我端着,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不等到叶凌月回嘴,帝莘长臂一揽,将叶凌月纳入怀中,极其不满地瞪了眼秦小川。

秦小川冷嗤了一声,看到叶凌月和帝莘的亲昵样,他心中微有异样。

看到了叶凌月,他不由就想起了早前大长老所说的。

夜凌光还活着,他还活着……

枯寂了多时的心底,仿佛一下子注入了股暖流。

“血迟既然安排了你们进来,为何还把你们安排在西字房,很显然,这里是最差的居所。”

秦小川也知,他得罪了司徒沐,如今多一个盟友是一个。

何况叶凌月和帝莘都是极优秀的队友,与其做敌人,还不如做盟友。

秦小川本以为,以叶凌月和血迟的关系,至少叶凌月会住在较好的居所。

“我关照过血迟,不要特意安排,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叶凌月担心,一旦血迟过多关照自己,只怕会被司徒沐现。

叶凌月还想趁着这几天,打听下司徒沐的阴谋诡计,自然不想那么早露馅。

甚至于,她还叮嘱过血迟,这几日有机会好好打听一番。

不过没想到,血池不额外关照后,叶凌月直接被打掉了刘老妪那。

刘老妪又是个贪财势力的,她看叶凌月所在的北苍叶家只是中小家族,这些年不断势微。

她又假意暗示了叶凌月几句。

叶凌月是个精明的,自是听清楚了刘老妪的意思。

可她是个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对于刘老妪的做法,很是不屑,自是不可能配合刘老妪。

这么做的直接后果就是刘老妪一怒之下,将叶凌月也给打到了西字房。

帝莘的结果,自然也就差不多了。

“看样子,我们都被打压了。不过如此一来,我们的行动就不会受人关注,倒也算是件好事。”

叶凌月笑了笑。

西字房虽然简陋,可是对于小时候住过叶府北庄的叶凌月而言,倒也还算凑合。

而且相较于其他东南北几处居所,这里虽然条件差了些,可也相对清净一些。

“只怕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帝莘留意着四周,尽管掩饰的很是小心,

可是帝莘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时隐时现的气息,就在周遭。

只是不知道,那股气息到底是在监视他们中的谁。

“我们分头行事,免得被盯上。”

叶凌月使了个眼色,三人也不再多说,各自回了居所。

由于时间匆忙,叶凌月也没时间询问秦小川和大长老的会面如何了。

不过看秦小川来参加天池洗礼的情况看,他应该是和大长老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和解,准备恢复异魔身。

秦小川应该会回归天魔廷。

三人在外短暂的碰头后,在暗处负责盯梢秦小川的那名侍卫并没有起疑心,他依旧是蛰伏在暗处,留意着秦小川的一举一动。

不过那人连着盯梢了几日,现秦小川自从来报道之后,几乎是足不出户。

西字房虽然地处偏僻,又很简陋,不过基本的三餐还是供应的。

秦小川也知自己这几年不在异域,在修炼方面有所亏欠。

天池洗礼,越是强者,洗礼时能够获得的好处也就越多。

深知这一点的秦小川,自是加紧修炼。

除了偶尔和居住的较近的帝莘交流一些修炼之法之外,秦小川几乎是足不出户。

司徒沐的侍卫盯梢了几日之后,也就开始松懈,对于西字居的盯梢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至于叶凌月那一边,由于担心被盯梢,余下的几日,叶凌月和帝莘、秦小川等人只能减少联络。

叶凌月本以为司徒沐会出现,让她意外的是,司徒沐并没有出现,看样子天池洗礼的事,司徒沐还是很忙碌的。

这一日,叶凌月修炼完毕,闲着无事,就出了居所。

不得不说,西字房不仅简陋还很偏僻。

叶凌月住进了两日,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这个时辰,帝莘和秦小川应该还在修炼。

叶凌月留意了下四周,前几日负责盯梢人的那道气息并不在。

如此一来,她就可以四处溜达下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