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哪怕是过去了几百年,还是死性不改,一样的惹人讨厌,譬如说,司徒沐。

秦小川冷哼了一声,连转身都省了,懒得理会司徒沐。

他这一次返回天魔廷,只想见一个大长老即可。

“秦小川,你那是什么态度。”

司徒沐见秦小川居然背对着他,气得不轻。

“对你这种人?需要态度?”

秦小川像是听到了笑话般,勾了勾唇,神情之间,满是讥讽之色。

“放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你如今不过是一名教众,居然敢和我这般说话,信不信我用刑罚处置你!”

司徒沐带着几名教众,快步走到了秦小川的面前。

司徒沐方才就是听绿萝说,秦小川居然回来了,而且他一回来,就径直来找大长老。

秦小川和司徒沐,早在多年前就是死对头。

当初天魔廷的太宰陨落,几大殿主一力竞争。

可当时最有竞争力的,无疑就是秦小川和司徒沐两人。

两人一度争得你死我活,论起实力和天赋,秦小川更胜一筹。

可司徒沐是二长老的私生子,又颇有些交际手腕,结交了多名当时的殿主,得到了他们的支持。

至于秦小川,虽然实力天赋不俗,可他和后来的血迟一样,都是孤儿,性格自小桀骜不驯,又不喜欢拉帮结派,在天魔廷中只有大长老赏识他。

就在大长老准备排除众议,将秦小川推上太宰之位时,几大长老和多名殿主一力请求,派遣秦小川前去神界寻找天魔井。

大长老考虑到秦小川年纪太轻,也的确缺乏大功,就派了他前往。

哪知道这一去,却是害了秦小川,他自此不归。

整个异域都以为,他已经陨落。

大长老虽是推算出秦小川的本命魂火还没熄灭,可也算出秦小川有一生死劫,只怕难以回归,这才重新挑选了血迟为新殿主。

血迟也是回到了天魔廷后,才知道个中的曲折。

他虽不喜秦小川,可考虑到的确是自己顶替了秦小川的地位,不免有几分亏欠之感,这才在大长老面前说尽了好话,让秦小川重新回到了天魔廷。

可回到了天魔廷的秦小川,身份很是尴尬。

殿主之位,他是没法再获取了,只能是当一名普通的教众。

司徒沐正是打听到了这个消息,这才兴冲冲找到了秦小川,用意就是羞辱秦小川。

只是秦小川岂是等闲之辈,由着司徒沐羞辱。

他睨了司徒沐一眼。

“殿主?你费尽了心思,赶走了我,几百年过去了,你居然还只是个殿主,废物就是废物。我听说,大长老已经找到了新的太宰人选。”

秦小川这一反讽,刹那就让司徒沐变了脸色。

“你说谁是废物!”

对于夜北溟后来者居上之事,一直是司徒沐的心头刺,当年的秦小川,现在的夜北溟,说身份没身份,说血统没血统,可硬是骑在了他的头上。

偏生这话还是秦小川这家伙说出来的,司徒沐的恼火可想而知。

“殿主,这小子以下犯上,何必和他多说,抓到刑律殿去,狠狠惩治一通。”

绿萝等人见了秦小川居然敢冒犯司徒沐,也跟着火冒三丈,在旁怂恿道。

“说得不错,你小子以为,你还是当初的十三殿主不成,来人,把他拿下!”

司徒沐冷笑道。

他倒是要看看,在没了身份之后,还有谁能袒护这小子。

星辰殿外,那几名侍卫一动不动。

“放肆,连你们都敢忤逆本殿的命令!”

司徒沐一脸的怒容。

“司徒沐,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脑子也变废了。你仔细看看,你脚下踩着的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星辰殿,在这里,一切都由大长老说了算。”

秦小川一脸的老神定定,讥讽味十足,望着司徒沐。

那几名侍卫齐齐沉声道。

“司徒大人,属下们是大长老的直属侍卫,只遵循大长老的命令,除非大长老下令,否则,属下恕难从命。”

司徒沐脸色一僵,他怎么就忘了这点。

天魔廷看似松散,无人看管,可实则上,却戒律极其森严。

这里的十几座殿堂,都由不同的人负责。

只要踏足其中一殿,譬如星辰殿,那就是大长老的地盘,大长老才有权处置这里的一切。

否则,即便是他,在了星辰殿前,也不能处置他人。

唯一能例外的就是太宰,否则连大长老本人也不能例外。

“秦小川,你小子去了趟神界,倒是变成缩头乌龟了,有本事,你就离开星辰殿。”

司徒沐怒瞪着秦小川。

这小子,怎么这一趟回来,有些不同了?

司徒沐记得,当年的秦小川,强则强,可不会耍手段,更不用说算计什么得了。

怎么这一次归来,秦小川不同了。

看样子,秦小川摆明了是算好了这一点,才会来星辰殿蹲守。

“呵~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让我走我就走,我偏不走。我就坐这里,等大长老出来。”

说罢,秦小川还真盘腿坐了下来。

司徒沐一见,差点没吐血。

“你!”

司徒沐看看四周,想要动手,却又有所避讳。

秦小川却是丝毫不惧司徒沐动手,径直闭上了眼,打坐了起来。

殿外的变故,星辰殿内,大长老都是看得一清二楚。

“没想到,小川离了天魔廷后,性子也改了不少。”

大长老的眼前,一片星雾幻象,里面秦小川和司徒沐的对话,一目了然。

秦小川早前的到来,在大长老的意料之中。

不过他接下来的表现,倒是让大长老很是意外。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秦小川本性是异魔,可他到了人界后,尤其是认识了叶凌月、帝莘和夜凌光等人后,那三人,无不是人精。

尤其是夜凌光,他说一套做一套,摆明了笑里藏刀,坑死人不偿命。

秦小川耳濡目染之下,竟也学了夜凌光的一些行事风格。

见秦小川真的一动不动,兀自打坐起来了,司徒沐气得干瞪眼。

“我就不信,你一辈子都守在这里,我们走着瞧!”

司徒沐可没功夫和秦小川耗下去,只得一摔衣袖,带人扬长而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