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帝莘,叶凌月的神情一松。

“帝莘,你小子去哪里了?”

血迟的反应比叶凌月更大。

他快步上前,狠狠剜了帝莘一眼。

帝莘略有些歉意地冲着叶凌月笑了笑。

“洗妇儿,抱歉,我有些事耽误了,让你久等了。”

尽管帝莘看上去神情如常,可叶凌月还是从他的笑容中,看成了几分勉强的意味。

帝莘这是怎么了?

叶凌月怔了怔。

“你小子一句道歉就够了?你知不知道,就是你小子擅自走开,丢下女神一个人,女神就遇到司徒沐那家伙。幸好女神机智,要是女神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为你是问。”

血迟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亏他还以为帝莘这人很靠谱,没想到这小子会这般不负责任。

“血迟,我不碍事。帝莘他必定有他的缘由。”

叶凌月也没问帝莘到底什么人找了帝莘。

在她看来,以她和帝莘的默契,若是他想说,必定会告诉自己。

帝莘不主动开口,想来是有他的考虑。

这是叶凌月和帝莘数年相处培养起来的默契。

无论是他还是帝莘,只要想让对方知道,必定会坦言之,反之,两人也不会多问,留给彼此足够的空间。

正是由于两人之间这种旁人看上去很是不可思议的特殊相处模式,两人相恋以来,几乎没有吵过架。

这一次,也不例外。

血迟喋喋不休,讨伐了帝莘一阵。

帝莘这一次,也自知理亏,没有多说,只是询问了叶凌月司徒沐的情况。

“天池洗礼之事,我有些兴趣,若是血殿能帮忙,在下感激不尽。”

血迟本以为,帝莘知道了叶凌月的打算后,必定会制止叶凌月。

哪知道,帝莘竟也希望参加天池洗礼。

帝莘的异常反应,也引来了叶凌月的侧目。

帝莘早前在帝魔家族时,就曾表示过,自己并不愿卷入提多异域的事,他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异魔。

为何到了天魔廷后,他就改变了主意。

而且他还很罕见地对血迟十分客气,要知道,帝莘自从现血迟对叶凌月存了爱慕之意后,就很不待见血迟。

“你们俩……哎,也罢,谁让我把你们邀请过来了。天池洗礼的事,我会想法子帮你们解决,不过拜托你们俩,在大长老有空召见你的这几天时间里,除了参加天池洗礼之外,不要再招惹司徒沐那样的人了。要是再惹出什么事来,就算是我,也帮不了你们。”

血迟叹了一声。

天池洗礼的事,也就这么定下来了。

血迟当即就安排了叶凌月和帝莘入住众生所,也就是参加天池洗礼的准教众的居住地。

待到一切都安排好后,已经是入夜前后。

帝莘听叶凌月说了天池的来历,以及叶凌月对四星兽的怀疑之后,沉吟了片刻。

“这么说来,那天池有些玄妙。过几日,我们参加天池洗礼时,你再好好调查一番。不过司徒沐那人,狼子野心,你还是小心些得好。”

帝莘看得出,叶凌月有心接近司徒沐,趁机打听司徒沐等人阴谋算计夜北溟的事。

只是在帝莘看来,司徒沐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帝莘,你尽管放心,我自有分寸。倒是你,你今日的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对劲。”

叶凌月试探道。

“洗妇儿,很抱歉,让你担心了。下午时,找我前去一叙的人,正是你爹爹。”

帝莘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将真相告诉叶凌月。

“爹爹见了你?”

尽管叶凌月早前就在猜测,召见帝莘的到底是什么人,她甚至猜测过大长老,却没想到,会是爹爹夜北溟。

爹爹为何要见帝莘……他为何不见自己。

叶凌月的心,不禁沉了沉。

虽然忐忑,可她心底依旧是想见爹爹的,为何爹爹不见她,即便是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即将和帝莘成亲的事后。

不说其他,她只想知道爹爹的态度。

“洗妇儿你不要误会,八荒神尊找我去,并没有恶意,只是提点了我几句罢了。”

帝莘见叶凌月面上又忧色,心底不舍,拉过了她的手,轻抚着她的肩安抚起来。

他的洗妇儿,看似很坚强,天不怕地不怕,可只有他知道,在她心中,家人占了多么重要的份量。

云笙夫妇和她的一双双胞弟弟,就是她最大的软肋。

帝莘安慰着叶凌月,将他和夜北溟见面时的情景,简单描述了一遍。

下午时,帝莘被那名侍卫引导着,离开了天池一带。

和叶凌月分开后没多久,那名侍卫就将他带到了一座宫殿前。

天魔廷虽然占地很广,可整个天魔廷只有十几座殿堂,住在里面的,只有殿主和长老级别的存在。

就在帝莘以为,找他的人应该是大长老时,那名侍卫却说。

“帝莘大人,夜殿在里面等候多时,属下就不陪你进去了,请。”

说罢,那人就退到了一旁。

夜北溟?

帝莘一惊,他倒是没想到,夜北溟竟会避开叶凌月单独找自己。

说起帝莘和夜北溟的关系,倒是有些尴尬。

帝莘还在人界时,和夜北溟夫妇倒是有过一面之缘。

丈母娘云笙倒是很喜欢当时的凤莘,觉得他仪表堂堂,谦恭有礼是良配。

可夜北溟就……和所有养了个乖女儿的父亲一样,夜北溟看凤莘也好,巫重也罢,都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直到帝莘为了叶凌月,舍弃了成神的机会,抽骨去肉,重塑神体到了神界。

夜北溟也被帝莘的痴情所动,对其有所改观。

就在帝莘即将获得夜北溟夫妇承认,向夫妇俩提亲时,却生了云笙被逼遁入佛门之事。

夜北溟一夜之间叛神,无人知道他的心思。

帝莘却取而代之,成了新神帝。

两人如今的关系,是敌非友,可帝莘心目中,夜北溟依旧是洗妇儿的爹爹,是自己的丈人。

帝莘在殿外,思绪万千,站了片刻。

他寻思着,夜北溟今日单独找他来,想来是因为叶凌月与他的婚事。

直觉告诉帝莘,夜北溟的答案只怕不那么乐观。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