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在旁看着,却见司徒沐言语不善,就知生了什么。

“凌月姑娘,你考虑的很是周全。天魔廷内人多口杂,你又年轻貌美,不免会被人嫉妒。你带着这块令牌,前方拐走,走大约一刻钟,就能看到教众的众生房。那里就是准教众的居所,几日之后,我们天池洗礼时再见。”

司徒沐显然有些焦虑,他叮嘱了叶凌月几句之后,就带着绿萝匆匆离开了。

见两人走远了,叶凌月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担心,帝莘那边到底怎样了。

帝莘言出必行,若非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绝不至于爽约。

“女神,让你久等了。”

好在叶凌月只是等候了片刻,血迟就满头大汗跑了过来。

“怎么只有你一人?帝莘那小子呢?”

一见帝莘没了影踪,血迟不禁戒备了起来。

这里毕竟是天魔廷,帝莘那小子不会不知死活乱闯什么地方吧?

“他早前被人叫走了,我还以为是你们的人……大长老那边怎么说,他打算什么时候见我们?”

叶凌月询问道。

只要能见到大长老,想来也就知道帝莘被什么人叫走了。

“大长老身体抱恙,说是这阵子不能会客,不如,你们先等上几日。”

血迟心虚着,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女神是他邀请过来的,哪知道大长老会突然变卦,不肯接见两人。

这会儿血迟总不能告诉叶凌月,大长老不愿见她们?

不仅如此,血迟在劝说大长老多次无效后,还通知了夜北溟女神已经抵达天魔廷,想让父女俩见上一面。

哪知道,夜北溟的反应比大长老还要无情,他直接不见血迟,让他吃了个闭门羹。

血迟碰了一脸的灰,又怕叶凌月久等,这才匆忙返回。

他自是不知道,叶凌月在这会儿功夫,已经通过了司徒沐那一边,得到了不少消息。

叶凌月狐疑着,瞅了瞅血迟。

血迟不敢正眼看她,这个理由的确蹩脚。

大长老那种老怪物,血迟都怀疑,自己死时,大长老还活得好好的。

“既是如此,我们就在天魔廷等候几日。不过,我也有一事,需要你帮忙。”

叶凌月想了想,既来之则安之。

大长老看样子并不想见他们。

不过这并不影响叶凌月此行的目的,她要做的事,必定会想尽一切法子去完成。

“女神你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只要不违反原则性,我一定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血迟见叶凌月没有火,很是高兴。

“我和帝莘想要参加天池洗礼,想要你帮忙伪造两个准教众的身份。”

叶凌月开门见山说道。

血迟脸上的笑容一僵。

“女神,你说什么,你要参加天池洗礼,不对你们要参加?可你们是神族……不对,你为何会知道天池洗礼,我可没说过。”

血迟汗颜不止。

女神未免也太神了,这才来多久,居然连天池洗礼都知道了。

“我方才遇到一位叫做司徒沐的殿主。他似乎误会了,将我当成了参加洗礼的准教徒,还告诉了我不少关于天池洗礼的事。天魔廷的人倒是比我想得要和气的多。”

叶凌月笑着说道。

“司徒沐!你居然遇到了那家伙,真是我疏忽了,我忘记了这小子负责这一次的天池洗礼。”

血迟一听,差点没跳起来。

司徒沐是什么人,血迟再清楚不过。

那厮哪可能是什么好人,他简直就是披着人皮的白眼狼。

而且这厮还好女色,不少天魔廷的女教众,都被他占为己有,只是他仗着自己资历老,又是二长老的私生子的缘故,一直在天魔廷内有肆无恐。

“女神,你可别被那小子给骗了。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还是你爹爹最大的竞争者,据我所知,他一直对太宰之位虎视眈眈,明里暗里动了不少手脚。”

血迟挠挠头,不知该如何说明司徒沐的种种劣性。

“那小子,居然连天池洗礼的事都乱说……女神,你不是真想参加什么洗礼吧,天池洗礼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既然司徒沐告诉了你天池洗礼,想来也告诉了你四星兽的事。”

血迟见叶凌月一脸帝莘兴致勃勃,没有半点打消念头的意思,不由叹了一声。

“略有耳闻,也知道了天池拥有很神奇的力量。”

叶凌月笑了笑。

“那你应该也知道了天池洗礼对你而言,没有什么用处,毕竟你是纯神族。不过对帝莘那小子,应该有些作用。他是神魔混血,若是吸收得当,兴许能有所突破。”

血迟一门心思想让叶凌月打消参加天池洗礼的念头。

“我想陪同帝莘一起参加,也顺便见识见识天池洗礼的盛况。这个忙,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叶凌月一脸期盼,望着血迟。

血迟哪里抵挡得住叶凌月的“美人计”,他耳根子刷的一声红了起来。

“也罢,你想见识就见识。这件事倒也不难,不过,你要小心点,不能再招惹上司徒沐那匹狼。他会告诉你这么多事,必定是对你意图不轨。”

血迟心知叶凌月的脾气。

若是自己不帮忙,只怕她逗留在天魔廷的这几日,也会想方设法,获得参加天池洗礼的资格。

既是如此,还不如他帮忙。

“那就一言为定,我等你的好消息。另外,帝莘的下落,你可否帮忙调查下。”

叶凌月迟疑了下,还是央求血迟帮忙找下帝莘。

于是叶凌月将早前那名前来找帝莘的侍卫的形貌,大概形容了一番。

血迟当即就派人去找。

只是找了好阵子,都没有帝莘的下落。

眼看天色渐晚的,帝莘却一直没有出现。

叶凌月和血迟都不免有几分着急。

“女神,你先不要着急,我再派人去找找。只要人在天魔廷,就没理由找不到。只可惜,你口中所描述的那侍卫的装束和容貌,太过寻常。我一下子也找不到人。”

血迟愧疚道。

血迟考虑要不要找夜北溟找找人。

就在两人焦急之时,就见了帝莘从了不远处独自一人走了过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