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叶凌月前方的天池,就是天魔廷选拔年轻一辈的人才的场所,天池。

哪怕是和帝魔家族两足鼎立的时期里,天魔廷也被称为异魔的天廷。

异魔们从一出生,就必须送往天魔廷的天池接受洗礼,在天魔廷最繁盛时期,这个规矩,连帝魔家族都不能打破。

甚至于,在天魔廷太宰还在时,帝魔家族都被天魔廷所压制。

帝魔家族都不得不派出年轻一辈,前来天魔廷接受洗礼!

甚至于,连帝魔家族的帝释伽等人,都曾到天魔廷短暂居住过一阵子,他们也受过天池洗礼。

不过这种情况,在天魔廷失去了太宰之后,就不复存在了。

当然这些,都是司徒沐告诉叶凌月的。

“所以说,天魔廷迄今为止都没有太宰?”

叶凌月好奇道。

“过去几百年太宰之位都是空缺的,不过,很快,这一切就要改变了。”

说罢,司徒沐言语里多了几分傲然之色。

“哦?难道有新的太宰人选出现?我听说,有位新崛起的殿主很是厉害。”

叶凌月试探道。

她早就从血迟口中得知,爹爹夜北溟很有可能成为新的太宰。

不过叶凌月也听说了,爹爹的太宰之路并不平坦,还有其他多方势力,在角逐太宰之位。

“你所得是夜北溟?他算是什么东西,一个新来的神界叛徒,居然也敢角逐太宰之位,也就是只有大长老那帮人,才会相信那小子。”

想不到,连叶凌月这样的准教众,都听说了夜北溟的名号,司徒沐顿时气不打一处。

他觊觎太宰之位多年,处心积虑想要获取太宰之位,没想到大长老选来选去,最终居然选了个外族来的小子,这让司徒沐很是冒火。

夜北溟想要成为新太宰,简直痴人做梦!

“司徒大人,您的意思是?”

叶凌月故作不知。

“凌月姑娘,不瞒你说,在下很有希望成为新的太宰,至于那夜北溟,他的好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

司徒沐说罢,眼底狠光一闪而过。

叶凌月看其模样,就知其不怀好意。

看样子,这厮想要对付父亲,得让血迟提醒爹爹一声。

叶凌月见状,心底暗道。

她此番到天魔廷,途中,血迟也询问过叶凌月,是否要安排他们父女俩相见。

叶凌月一直迟疑不定,对于爹爹,她一直想见,却又不敢见。

她担心自己一看到夜北溟,就忍不住质问他,夜凌日的死到底是否与他有关。

若是父亲真的亲口承认,夜凌日之死,是因他所致,叶凌月不知自己该用哪种心情来面对爹爹。

思来想去,叶凌月还是决定,一切都交给爹爹自己来定夺。

只是见不见夜北溟是一回事,得知有人要加害爹爹又是另外一回事。

得知对方要加害夜北溟,叶凌月心下更是警惕。

她倒是不觉得,司徒沐这样的蠢蛋有能力伤害爹爹的安危。

可是退一步讲,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爹爹到天魔廷的时日还短,又是神族叛将,天魔廷内反对他人,必定不少。

除了大长老和血迟之外,其他殿主只怕都对爹爹虎视眈眈。

恐怕,联合起来对付夜北溟等人也不在少数。

叶凌月自是不会袖手旁观。

她貌似无意,随口问道。

“司徒大人难道有把握,击败夜殿主,成为太宰?”

司徒沐在了美人面前,自是没有提防。

“那是自然,我已经联络好……”

司徒沐正说着,忽是声音一顿,他有些警觉地看了眼叶凌月。

“凌月姑娘,你对太宰之事也有兴趣?”

他和夜北溟之间的冲突,旁人都是不知情的。

早前也是他大意,多说了几句。

此事要是泄露出去,事关的可不仅仅只是自己罢了。

更何况,叶凌月只是哥准教徒,为何这么关心太宰之事?

司徒沐说罢,目光转厉,看向叶凌月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探究之意。

叶凌月被问得微微一怔。

却见其脸上,浮起了一片红晕。

“司徒殿主……你别是怀疑我……其实我没有其他什么意思,而是我爷爷说,进入天魔廷后,一定要想法子在这里立足。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介女流,又没什么过人的本事,如果能够……”

说罢,她就不愿再往下说了。

见她满脸潮红,一副“娇羞”的模样,司徒沐登时心领神会。

“你可是想要投靠新太宰?”

司徒沐大笑了起来。

对于叶家的这个想法,司徒沐倒是没有绝对半分不妥。

毕竟叶家并非是什么大家族,在异域只能算是普通的中等家族。

这等家族,想要上位,除非出现天赋异禀的天才,亦或者是像是叶凌月这般容色绝美的女子,这两者,前者可以带着家族一飞冲天。

后者则是可以联姻,与大家族结盟,也能带来一定的助力,甚至其子嗣,还可以入住大家族。

以眼前女子的姿色,别说是联姻,就算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了。

他早前还怀疑叶凌月有什么其他企图,听她这么一说,倒也合情合理。

“司徒大人见笑了。”

叶凌月轻叹了一声,不知是喜还是忧。

“凌月姑娘,其实以你的容貌,除了夜北溟之外,任何人当太宰,都会读你青睐有加。”

司徒沐说罢,打量着叶凌月的脸。

方才走了一段路,叶凌月的面上浮着红晕,愈显得人比花娇。

此时两人已经临近天池,周遭一人都没有。

孤男寡女,司徒沐甚至都能闻得到女子身上那股淡淡的处子幽香。

司徒沐又是一阵心摇神曳,下意识,又靠近了几步。

叶凌月微乎其微,皱了皱眉。

她能感觉到,对方情绪上变化。

这厮还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在这种地方公然在占自己的便宜。

“司徒殿主,这就是天池?怎么里面没有水?”

叶凌月也知,这时候不宜得罪司徒沐。

可这时,又不好贸然动手。

叶凌月正愁着,忽看到了前方,她忙往前跨了一步,一脸惊呆的模样,指着前方的水池。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