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叶凌月走了几步之后,不禁又回头看了眼那一座天池。

“洗妇儿?”

帝莘见她顿住了脚步,也不由站着了。

“帝莘……我想……”

叶凌月话还未说完,就见了一名教众模样的男子,快步行来。

那人匆匆到了帝莘面前,行了一礼。

“这位可是帝莘陛下?”

帝莘和叶凌月俱是一惊,难道来人是血迟和大长老派来的?

“正是在下,你是?”

帝莘在天魔廷并不认识其他人,眼前的这名男子长相和一般的异魔并无两样。

“我家大人邀请帝莘陛下前去一叙。”

男子抱拳,不卑不亢,行了一礼。

“你家大人是?”

帝莘更奇,看对方的语气,似乎并是大长老。

大长老邀请叶凌月和帝莘同来,他就算是有兴趣,应该也是对叶凌月更感兴趣才对。

天巫和方士同属一脉,没理由找帝莘。

“帝莘陛下只要见了大人,自有分晓。”

那侍卫也不多说,只是邀请帝莘与他同行,说他家大人已经等候帝莘陛下多时。

“那我家洗妇儿……”

不等帝莘问完,那名侍卫就说。

“我家大人只邀请了帝莘陛下一人,闲杂人等,一概不见。”

说罢,他还很是歉意地冲着叶凌月点了点头。

对方的态度还算是恭敬,叶凌月倒也没觉得被冒犯,不过这样一来,叶凌月对对方身份也更加好奇了。

到底是什么人,执意邀请帝莘前去?

帝莘看看叶凌月,叶凌月虽然也心中困惑,可还是点了点头。

这是在天魔廷,有大长老坐镇,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看对方的模样,应该是找帝莘有要事相商。

“洗妇儿,你在这等我半个时辰,我一定去回。”

帝莘有些歉意地说道。

叶凌月笑了笑,示意帝莘大可放心。

血迟已经去了近一刻钟,相信不久之后,就会归来。

她对那座天池也有几分兴趣,在这里等候,倒也没什么。

帝莘又叮嘱了叶凌月几句,这才和那名侍卫离开了。

帝莘走后,叶凌月又等候了一刻钟。

让她意外的是,血迟一直没有归来。

不仅仅是血迟,周遭连一个多余的人都看不到。

叶凌月百无聊赖,只能是折回了天池边。

这座天池就是天魔廷接受洗礼的地方。

天池高高,神识又无法试探,叶凌月在旁边闲逛了片刻,愈觉得无聊。

她心想着,是不是哟啊去找找血迟。

正欲抬脚离开,就听到身后,一个跋扈的女声传了过来。

“大胆,此处乃是天池禁地,谁允你擅自闯入?”

叶凌月听了声音,皱了皱眉,又没人告诉她此处是禁地。

她转过身来,就见了几人正走了过来。

那是五六名教众模样的男女,话的正是其中一名女教众。

却见其一身大红色的粉色贴身长袍,身材妖娆,浓妆艳抹,看上去颇有几分狐媚之相。

其余几人中间,还簇拥着一名金袍男子,正快步走来。

这也是叶凌月进入天魔廷后,看到最多人的一次。

不过,叶凌月对这几人,倒是没什么好印象。

叶凌月转身的同时,就有数道目光同时看了过来,其中有戒备,也有敌意……

居中的男子行在最前头,他看上去身份颇高,行走之时,几名教众下意识与其保持了一段距离。

男子看着年岁不大,也就三旬开外,衣着金色的蟒纹袍,头佩金冠,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倒也长得不难看。

金袍男子早前看有人贸然闯入天池附近,很是不快。

可待到叶凌月一转身,看清了叶凌月的容貌时,后者不禁心神一荡。

眼前的女子,容貌奇美,一双明眸比天上的月还要皎洁几分,身姿窈窕,瘦一分则太瘦,胖一分则太胖,却是造物主的恩赐,完美无瑕。

男子在天魔廷中身居高位,见过的异魔美女也是环肥燕瘦,多不胜数,可没有一人比得上眼前的这名女子。

他不禁心中感慨,看向叶凌月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狂热之意。

他这般赤-裸的爱慕之意,叶凌月一眼就看穿了。

脑中,神识一动,神机符已经将来人的底细查看了个一清二楚。

“天魔廷第三殿殿主司徒沐,年龄,七百二十三岁,修为不明,一身金乌魔功很是了得。”

原来来人是天魔廷殿主,那身份应该和血迟、爹爹差不多。

虽然神机符一眼就看破了司徒沐的身份来历,不过对方的修为显然不俗,神机符只是看了个大概,却不知其真实实力。

叶凌月本就擅长审时度势,在没法子弄清楚对方的实力前,又在他人的地盘上行,对方人多势众的情况下,叶凌月自不会开罪对方。

“在下不知此处乃是天魔廷禁地,有所冒犯,还请几位大人恕罪。”

叶凌月微微行了一礼,却见其面上带着几分歉意,一双明眸里,微微有涟漪晃动,愈显得美不胜收。

在场的几名男子看了,尤其是那名金袍男子,更是觉得心摇神曳。

至于几名女眷,尤其是方才开口训斥叶凌月的那名女子,则是一脸的嫉恨,瞪着叶凌月那张近乎完美的脸,心底暗骂道,狐媚子!

“姑娘无需多礼,不知者不罪,看姑娘的模样,应该是刚到天魔廷不久,你……你应该是天池参加洗礼的新教众吧?”

金袍男子见叶凌月容貌绝尘,气质出众,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出身。

他倒也没有怀疑叶凌月的身份,毕竟在天魔廷这种地方,又怎会有人怀疑一名神族会闯入,而且还这般明目张胆四处乱逛。

再看叶凌月出现在天池旁,他想到再过几日,就是天池开放的日子,想来此女应该就是来参加洗礼的某个家族实力的女眷。

叶凌月正担心男子等人开口询问自己的身份,没想到男子倒是自说自话,替其想好了身份。

“这位大人所言甚是,我是被人带进来的,只是半路走了神,跟丢了队伍,走到了这附近。正不知所措,幸好遇到了大人。不知大人怎么称呼?”

叶凌月明知故问,“好奇”地望着司徒沐。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