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宫内,大长老一如往日,闭目冥想着。

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他神情不变,依旧是闭着眼。

“北溟,你的心乱了。”

来人的气息,已经很近。

大长老却是沉声说道。

“你答应过我。”

夜北溟一脸的凝重,他凝视着眼前的大长老。

“我答应过你什么?”

大长老明知故问。

“你答应过我,不会那么快,让月儿卷入风波。”

夜北溟性格沉稳,哪怕是这会儿,他心底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神情也只是有些冷漠罢了。

“北溟,我知你爱女心切。可保得了她一时,你保不了她一世。更何况,你的一双儿子都已经卷入,为何独独你的女儿不行?”

大长老纳闷道。

夜北溟看似冷酷,可是对自己的阿基人,很是爱护。

不过,他对待女儿和儿子的态度,倒是让大长老颇有些看不懂。

“大长老,你未为人父母,你不懂为人父之感。俗世有句话,叫做女儿要富养,儿子要穷养。这话到了我这里,女儿和老婆要宠,儿子要虐。”

夜北溟不以为然道。

月儿和阿光、阿日怎么能相同。

月儿是他唯一的女儿,他当年亏欠了她的,当初生月儿时,自己还只是个凡人,为了保命,将生死符都过渡到了她身上,这件事,他一直自责不已。

至于阿光和阿日就不同了。

他生那两个兔崽子时,已经贵为神尊。

夜凌光和夜凌日都完美的到了他的神体,两人自小无忧无虑,活蹦乱跳的长大。

用夜北溟的话,那两小子,就是一切都太顺利了,所以更加需要磨练一番。

阿光虽是机灵,可是太过浮躁,阿日虽是沉稳,但是不懂得变通。

他们这一番几经生死,让他们一切从头来过,未必就是坏事。

可是月儿的经历……若是他在大长老的帮助下,“所见”的那一切都是真的,那她要经受的,实在不该是她应该去承受的。

他几经波折,不惜背叛神界的一切,就是了能够帮月儿承受一些。

“你早就知道,那一切,不是你一人之力,可以扭转的。她注定要承受一切。”

大长老叹了一声。

“哪怕她注定要承受,我也要竭我所能,将那一切生的时间,推迟一些。只要迟一些,我就会更强一些,就能保护好她。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邀请她来天魔廷,必定是不安好心。”

夜北溟目光不善,看向了大长老。

这老狐狸,看似和善,实则上,很是难缠。

自己当初若非是中了他的计,也不会成为天魔廷的一员。

当初这老家伙,为了骗自己上钩,说得可怜兮兮,什么天魔廷人才凋零,不可一日无主。

可到了天魔廷后,夜北溟才现,天魔廷里竞争不断,哪里像是他说的那么岌岌可危。

“这你就错了。这一次老夫不过是成人之美,才邀请叶凌月与帝莘前来,再说了,我以为,你会很乐意看到他们小两口。”

大长老笑了笑。

夜北溟面色一僵,看了看大长老。

“你监视我的信件?”

数日之前,夜北溟接到了帝莘的信。

很显然,大长老已经知道了信的内容。

这老家伙!

信中,帝莘提到,他想与叶凌月完婚。

对于这个消息,夜北溟半忧半喜。

经历了这么多事后,夜北溟对于帝莘这个女婿无疑是承认的。

可同时,他又很担心。

两人将来的命运……哎,不知两人是否有他和云笙当初的好运,人定胜天。

想到了云笙,夜北溟那颗坚硬无比的心,微微裂开了一道缝隙。

小野猫离开,已经三百四十六天了。

自从八荒安定下来后,他就从未和她分开过那么久。

小野猫,在三十三天,一切可都还好?

他,一定会去找她!

“北溟,在你心目中,老夫有那么下作嘛?你忘了,老夫能占星,红鸾星动,好事看似要近了。”

大长老苦笑。

自己明明是一番好意,为何在夜北溟、血迟等人眼中,自己一副老狐狸的嘴脸。

“看似要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夜北溟心头一紧。

若非是得了帝莘和叶凌月就要到天魔廷来的消息,他只怕已经回信给帝莘了。

夜北溟也不知,该不该答应这门婚事。

“你若是信老夫的,他们俩就不该在一起。你一心想要拖延天劫到来的时间,可两人若是成婚,天劫的度将会加快。”

大长老一脸的唏嘘。

“你说什么?这么重要的事,你当初为何没有告诉我?”

夜北溟大惊,他一步跨前,一把拎住了大长老的衣袍,质问了起来。

对于大长老的预知能力,夜北溟还是相信的。

因为他接连预知了不少事。

包括阿光阿日,包括四大神帝,就连帝景天的陨落,也都在大长老的意料之中。

这对于本不信命的夜北溟而言,让他不得不改变了想法。

“当初,我也没有预测到这一点。你也知道,星象是会变的,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白说的。”

大长老闷哼了一声。

听到了闷哼声,夜北溟的目光往下一移。

他看清了大长老的衣袍直下,他目光一滞,下意识就松开了手。

“这……”

“你也看到了。这就是报应。总而言之,你听我一句劝,若是真想保护你女儿,就不要让她和帝莘在一起,否则,他们两人各自的浩劫都会更快降临。”

大长老摇摇头,不再多说,就如一具泥塑般坐在那。

夜北溟在他面前站了片刻,心中百转千回。

为何,命运会如此的相近。

为何当初生在他和小野猫身上的事,会再度降临在他们女儿身上。

他该怎样和月儿说,她不该和帝莘在一起。

他到底该信还是不信?

夜北溟的步履沉重了几分,走出了星象宫。

几日之后,叶凌月和帝莘来到了天魔廷。

“女神,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前去禀告大长老。”

兽车刚离开,血迟带了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去了议事殿,就先行离开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