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没有冥界,叶凌月倒是不意外。

事实上,神界的冥界,也是四大神帝额外开辟的。

像是自己的义父冥日,也是因为资质的缘故,才被选出来掌管冥界。

异域不像是神界,有四大神帝,也就无人开辟冥界了。

“洗妇儿,你无需特别为帝纣的事操心。我们还是先回诸神山要紧。”

帝莘并不想叶凌月为了自己大费周章。

毕竟,帝纣和叶凌月并没有什么关系,甚至于,帝纣还曾经加害过叶凌月。

在帝莘心目中,他的确对帝纣有愧疚感,他也不知道,自己再见到帝纣时,该以怎样的一种心态去面对。

“帝莘,我找帝纣的魂魄,并不仅仅是为了帝纣,而是为了小裳裳。她的病,连我都不能治,帝魔家族的其他人也毫不知情,我想,也许帝纣会知道一些什么。”

叶凌月更担心的是和奚九夜在一起的帝云裳。

帝莘当年一体双魂,兼具凤莘和巫重的魂魄,他拥有双重性格。

可无论凤莘和巫重,都是正常的人格,可以独立思考,独立生活。

可帝云裳不同,还是小裳裳时的帝云裳天真浪漫,形如十岁稚子,如今的帝云裳,下手狠毒,是实力强大的九命帝魔。

这种变化,显然不是因为疾病。

至少叶凌月在替小裳裳检查身子时,没有现半点异常。

在叶凌月看来,帝云裳和当初的帝莘不同,她是人格分裂,而非独立的魂魄。

这种人格分裂的情况,在神界的医者心目中,就是疯。

可对于拥有一位来自现代女神医娘亲的叶凌月而言,那是一种疾病,名为精神分裂。

精神分裂鲜少是先天的,大多来源于后天,且事出有因。

叶凌月要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

帝云裳一日不恢复,就一日以为,奚九夜就是她的亲生儿子。

奚九夜狼子野心,叶凌月很担心,奚九夜会利用帝云裳做更危险的事情。

帝莘听罢,沉默不语。

“况且帝风也说了,天巫就可以用阴阳瞳找到异魔亡魂,这么说来,我们只要找到天巫,就有希望找到帝纣,问清楚当年的事,弄清小裳裳的病因。”

叶凌月鼓励道。

帝莘哪怕是回了诸神山,可心底必定还存在芥蒂。

帝莘向她求婚,在娘亲和爹爹不在身旁的情况下,叶凌月至少希望,帝莘的娘亲能亲眼目睹两人的婚事。

“你说得不无道理,只是,天巫真的存在?至少在帝魔家族内部,并没有天巫级别的存在。”

帝莘在帝魔家族内部,当了一阵子的亲卫队长。

对帝魔家族内部的情况有所了解。

帝魔家族作为异域最大的家族,存世也有近万年,厉害的巫者也有,却没有天巫级别的存在。

如果说现在帝魔家族中最厉害的巫,恐怕还要属暗之领的黑长老。

只是黑长老并非异魔,他也不懂得什么阴阳瞳。

“帝魔家族曾经有一位,近天巫级别的存在,可他在几百年前,陨落了。说起来也是憾事,也就是那位,当初预言过少族长和陛下的命格的那一位。”

帝风在旁说道。

他口中的那名巫,就是在预言了最强帝魔只能存其一,随后暴毙的巫者。

传闻那一位巫,魔力高强,可惜泄露了天命,所以才会惨遭横祸。

叶凌月听罢,心头又是一动。

那位巫,难道是遭了天罚?

黑长老说过,天地有法则,一旦触犯了法则,就会遭遇飞来横祸,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难道除了那名巫之外,异域就再无其他天巫?”

叶凌月奇道。

“倒是有一位众所周知的天巫,只是那一位,只怕未必会肯帮忙。”

帝风迟疑了下。

“你且说说看,对方难道比帝景天还要厉害?”

叶凌月奇道。

若是帝魔家族出面,难道对方也不答应?

除非那一位天巫是……叶凌月心底阴影已经有了预感。

“那一位正是……”

帝风沉声答道。

天已经大亮,晨曦洒了一地。

在距离帝魔城数万里的一座宫殿里。

那宫殿和外面不同,外面已经是天色大亮,可一座宫殿里,却依旧是一片静谧漆黑。

抬头看去,才现宫殿的上空,是一块暗夜黑色的水晶。

水晶被打磨都很是通透,在水晶中,还闪烁着一颗颗犹如星辰般的光点,整个宫殿的上空,就像是一片瀚海星空。

有一名须银灰的老者,盘腿坐在了宫殿的最中间,他一袭灰色的巫袍,一动不动,就如一个盘根错节的树桩。

不知过了多久,老者张开了眼。

与常人不同,老者的眼中,瞳也是白色的。

一双眼眸,只有一片灰白色。

“既是来了,就进来吧。”

老者开口说道。

却见殿门外,走进了一人。

“大长老。”

进门的人,正是天魔廷的殿主之一,血迟。

而两人所在的这一座宫殿,名为星辰宫,是大长老闭关之处。

几日之前,血迟刚从帝魔城赶回来,他带回了帝魔家族易主的消息。

“你可是要告诉我,帝风当上了帝魔家族的家主。”

在夜观星象,推测出帝景天已经陨落后,天魔廷的大长老就开始闭关。

这三日,他闭门不出,直到一刻钟前,他忽然命人传召血迟。

血迟也刚好有要事禀告大长老,就急急赶了过来。

“大长老,你都已经知道了?是星辰星象告诉您的?”

一向气焰嚣张的血迟,在大长老面前,却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他听大长老这么一说,下意识抬抬头,看了看宫殿上方的那块巨大的黑色水晶。

血迟在整个天魔廷中,只服两个人。

一个就是眼前的大长老,还有一个就是被认为是准太宰继承人的夜北溟。

这两人,后者血迟敬他是叶凌月的父亲,雄韬伟略。

至于眼前这个看上去已届暮年的老者,血迟则是当他如父如师。

血迟自小就身负血海深仇,是大长老将身为孤儿的他带回了天魔廷,一心栽培,这才有了今日的血迟。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