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一脸的唉声叹气,打算放弃了掌控兵王符。

叶凌月可忍烛照不可忍!

“慢着!个小兔崽子,你说谁老掉牙,你说谁瞎了眼!”

一阵愤怒的咆哮声。

只见叶凌月的身后,猛地冒出了一团火焰。

就好像,天空骤然出现了一轮旭日,旭日之中,出现了一头猛兽。

那猛兽,通体红,体型庞大,看上去像是狮子,又像是貔貅,又像是麒麟,亦或者是其他。

它铜铃大小的眼,宽额头阔鼻子,四肢雄浑有力,脚下踩着七色的火焰。

因为怒气的缘故,鼻间不停喷出火焰来,去见其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

额……

别说是兵王符,就是叶凌月,都是第一次看到烛照的本体。

原来,这就是烛照老爷爷的本体?

看上去,居然还挺威武的?

叶凌月眨巴着眼,心里那叫一个乐翻了天。

对于烛照的性子,叶凌月还是很有些底的,烛照和小吱哟一样,都是太阳兽。

这种兽族,性格刚猛异常,说白了,就是热血有余智商不足,只需要稍微激将下,就会一门子热血,冲上去当炮灰。

早前叶凌月好说歹说,烛照不答应她使用召唤天符,哪知叶凌月只是稍稍用了些小伎俩,对方就上当了。

烛照的这个登场模式,还是很拉风的,愣是把兵王符给震住了。

烛照为了能够让那张愚蠢的兵王符心服口服,也是堵上了一口气。

它如今的模样,虽不比它全盛时期,可有它青少年时期的模样了,看上去,还是很有一番天兽的风姿的。

“真的是天兽?”

兵王符也没料到,叶凌月的身后,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头天兽来。

伴随着烛照的出现,召唤天符也随之出现了。

十大天符,这女人手中就拥有了八张!

这个意外的现,把兵王符给震住了。

“怎么样,小子,你不过是一个刚刚成型的符灵,就敢这么嚣张。居然敢嘲笑老夫,你再修炼个千把年,还差不多。”

烛照一脸的得意,就知道,自己的风姿,一定是震住了对方。

“呵~看上去,似乎很像是那么回事,可惜了,你只是虚有其表罢了。”

哪知兵王符在一番震惊后,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它的语气中,依旧是透着一股不屑。

烛照老脸一僵,周身的火焰不自觉黯了几分。

“小子,你胡说些什么?谁虚有其表,信不信,老夫喷一口火,可以烧焦你!”

“你倒是可以试试,我看你光是维持自己的这副表象就很困难了。你虽是天兽,可却没有实体。”

兵王符嗤了一声,目光意有所指,看了看地面。

它险些要被糊弄过去了,烛照出现时,地面上,并无影子。

若是真正的天兽,怎么会没有影子,很显然,眼前这一头所谓的天兽,只是幻影罢了。

没有肉身的天兽,根本么法子挥实际的攻击力。

召唤天符为何会召唤出这么一头没有肉身的天兽,那就不得而知了。

至少有一点,兵王符可以肯定,烛照根本不可能真的对它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兵王符的话,正是戳到了烛照的疼处,它的肉身的确早已不存在了。

当年,它被陷害,虽然最终逃脱,可肉身却被毁。

它的魂魄能存在召唤天符那么久,也已经是奇迹了。

它如今表露出来的这副表象,也只是燃烧了一部分它的魂力后形成的。

本以为足以糊弄兵王符,没想到,兵王符居然一眼就看破了。

见烛照一时语塞,兵王符愈得意。

“我说得没错吧,弱就是弱,我要是你,变成了这副鬼德行,就不会出来丢人现眼,乖乖躲在召唤天符里,不出来了。”

兵王符语气中的嘲讽意味愈盛,烛照被气得不轻,一身火焰熊熊燃烧,可除了这样之外,它也没有任何其他法子。

兵王符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

它没有肉身,哪怕魂力再强,也只能一直蛰伏在召唤天符里。

身为天兽中的至强者,此时此刻的烛照有种虎落平阳之感,无力的挫败感,在它心底盘旋。

那曾经高贵的头颅,这会儿也耷拉了下来,看上去有些可怜。

叶凌月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月眸眯了眯,眼底有利光一闪而过。

她承认自己最初的确是打算诱拐烛照出面,压制兵王符。

没想到,这兵王符被帝莘驯化后,完全就随了帝莘的性子,这么难缠,居然反咬了烛照一口。

最初叶凌月看烛照吃瘪,内心还有几分暗爽。

谁让这老家伙,一直明里暗里看不起加嘲讽自己。

可当叶凌月看到烛照被兵王符冷嘲热讽之后,脸上露出的那种英雄末路之感,忽有一种更不爽的感觉,倏然而生。

打狗还得看主人!

连兵王符的主子,帝莘见了自己,都要连哄带宠的。

兵王符居然敢当着她的面,这么打压她的符,她的兽?

虽不想承认,可烛照自从入住叶凌月的虚空意识海后,叶凌月的确就将它看成了自己的兽,和小乌丫和小吱哟类似。

看到这老家伙平日牙尖嘴利的,这会让憋得老脸通红,竟觉得她有些可怜起来了。

“你说谁丢人现眼?”

叶凌月沉声喝道。

“说的就是那老家伙,难道你看不出,它只是虚有其表?也对,什么样的主人,什么样的符。召唤天符号称十大天符之,召唤出来的,应该也是一等一的天兽才对。落到你手上后,只能召出这样的病猫,真是暴殄天物。”

兵王符越说越刻薄。

“你别以为,你是帝莘的符箓,我就不敢收拾你。”

叶凌月牙关咬紧,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来。

早前,如果不是兵王符还有些用处,她早就动手了。

眼下,她要头疼的是,怎么和帝莘解释,收拾了这张兵王符。

“洗妇儿,你若是要收拾它,我并不会有半点意见。”

一个讨好的声音,顺时传了过来。

帝莘推门而入,他颇有些头疼地望着那张兵王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