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奚九夜是冒牌货,帝莘才是正牌的帝云裳的儿子的人,很是有限。

世上不过几人。

而眼前的帝景天,恰好是其中一人。

他本以为,自己说出真相,帝云裳一定会幡然醒悟。

哪知道,帝云裳的脸色不变。

她执拗道。

“他就是帝莘,我儿帝莘。”

“哈哈,老狗,听清楚了没,你怎么挑拨离间都没用。”

奚九夜沾沾自喜道。

帝云裳这女人,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从第一眼看到他时,就认准了这一点。

“奚九夜,你少得意,只要她问帝莘,就会真相大白。那一日,她在冥棺里时,救他的也是……”

帝景天只觉得咽喉一阵收紧。

显然,帝云裳不喜他的话。

帝景天气得不轻,还以为帝云裳已经恢复了清醒,如今看来,依旧是疯的不轻。

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认不清。

奚九夜冷笑。

“不错,那一日,我娘深陷冥棺,我担心不已,甚至不惜自残双手,救娘亲出棺。”

说罢,奚九夜抬起了手。

只见他的双手上,恰好有两道伤痕。

那伤痕,一看竟然和那一日,帝莘被冥棺夹住的伤口,一模一样。

“你个卑鄙小人!”

帝景天气得破口大骂。

他市一模,可所作所为,还不如奚九夜一半卑鄙。

这厮,居然连这种事都冒充。

也难怪,帝云裳出了棺材后,看到奚九夜手上的伤势,对其很是怜惜,更加相信奚九夜就是自己的莘儿。

只因帝云裳在冥棺里时,嗅到了帝莘的血。

那血的气味,让帝云裳觉得心脏疼痛欲裂。

那是骨肉至亲,受到伤害时的感觉。

相同的感觉,在五百多年前,当帝莘的命脉被抽离,被杀时,帝云裳也感觉到过。

那种痛苦,太刻苦铭心,所以帝云裳一直牢记在心。

她自是想不到,为她流血,为她开棺的另有其人。

“娘,当初就是这老狗害我丢了五根帝魔命脉,不如,你替孩儿报仇?”

奚九夜看帝景天骂的兴起,不怒反笑。

他在帝魔家族内,憋屈了那么多日,今日可以一并还回来,心底竟是有种变态般的喜悦感。

“奚九夜,你敢!”

帝景天惊然变色。

“我有何不敢,老狗,也让你感受下,帝释伽经历过的一切。哦,对了,你毕竟年纪大了,还是不要那么残忍了。娘,不如你给他个痛快。”

奚九夜薄唇扬起,示意帝云裳下手。

“奚九夜,你这是什么意思!”

帝景天变了脸色。

奚九夜的言下之意……

“没什么意思,只是我娘懂得一招废脉之法,只需破了你的命门,你的九根帝魔命脉就废了。只需要一下,放心,比起抽脉可舒服多了。我看在你当初对我不薄的份上,给你个痛快。”

奚九夜笑道。

帝云裳也不多说,指间就要落下。

“奚九夜,你到底想要怎样,有话可以商量!”

帝景天无法想象,自己成了废物后会如何。

对他这样的人而言,被废了全部的帝魔之力,比死还可怕。

“老家主果然是聪明人,只要你交出九命焚天诀的心法,我就可以让我娘不废了你。”

奚九夜意味深长地说道。

奚九夜回头找帝景天,可不仅仅是因为帝景天家主的位置。

帝魔家族经此一变,遭遇重大变故,实力大降,如果不是叶凌月和帝莘在背后撑腰,势必会被天魔廷吞并。

这样的帝魔家族,控制不控制,已经没有多大的价值了。

奚九夜真正想要的,是帝景天身上的九命焚天诀的心法。

奚九夜加入帝魔家族这几个月,掌控了帝魔家族不少事情,尤其是他听说了九命焚天诀是最强魔功之后,就一直在打听九命焚天诀的下落。

奈何在帝魔家族中,他找遍了各个地方,都没有那部心法的影踪。

唯一的可能就是,帝景天将其藏在了什么极其隐秘的地方,或者是贴身收藏。

帝景天这种老狐狸,用寻常的法子,根本不可能逼迫他交出九命焚天诀。

“奚九夜,你好狠!”

帝景天一听,吃目欲裂,恨不得和奚九夜拼个你死我活。

可他也知道,他若是此时不交出九命焚天诀的心法,奚九夜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一旦被废了九命帝魔命脉,他就再无翻身之日了。

“云裳,难道你一点也不顾忌我们之间的父女之情?”

帝景天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帝云裳身上。

可帝云裳看他的眼神里,没有半点温度。

“景天老狗,你当初杀害我儿,将我软禁时,可曾想过父女之情?”

帝云裳语气冰冷。

她永远不会忘记,莘儿被丢弃时,那一声声可怜的啼哭声。

她的莘儿,这些年经历了多少磨难,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帝景天的缘故。

所以“莘儿”提出,威胁帝景天交出焚天诀的功法时,她并不反对。

帝景天被问得一愣,他咽了咽口水,再狡辩道。

“云裳,你误会为父了。并非是为父要狠心,而是……绮罗给了为父压力。族中的巫预言过,你那孩子与绮罗的孩子,为父只能留一个,只有留一个,另一个才会是最强帝魔。为父一切都是为了帝魔家族啊。”

帝景天虽是狡猾,可这会儿为了保命,说的话,倒还是大实话。

当年,帝魔家的两个孩子同一天出生。

虽说不喜欢帝云裳生下的那个野种,可他好歹也是帝魔家族的血脉,帝景天倒也不至于容不下他。

当时族中的巫就预言,帝魔家族史上最强的帝魔已经出生。

只是巫同时还预言,两个孩子中,只有一个会成为最强帝魔,而另一个,则会克最强帝魔。

只有抹杀其中一个,另外一个才能更好地成长,否则两人成年后,会不死不休,甚至导致帝魔家族的覆灭。

不仅如此,那名帝魔家族年纪最老迈的巫,在预言完后,当场暴毙。

帝景天大惊,恰好那时,又测出了帝莘是个废脉,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帝景天才对帝莘下了毒手。

p.s.几个好消息。

1)书评区有书币和周边活动,有两个置顶帖子,泡芙们可以的踊跃参加,中奖机会无限哦

2)师父紫有多仙?!大芙的vx公众号公布了师父紫的最新美图哦,搜索,关注“ms芙子”,回复紫堂宿就可以看到啦

3)神医弃女的出版书《傲世神医》第二部年后就上市啦,师父紫的出版封面也会在公众号抢先公布,还有新年活动等着乃们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