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看到人,帝景天松了口气。

这几日,连日的躲避,让帝景天已经风声鹤唳。

他咒骂了一声,正欲移步离开。

就听身后,咚咚咚,一阵异响。

再一回头,只听得轰的一声闷响,从天而降,砸下了一物。

那是口棺木!

“冥棺!”

帝景天惊了惊,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那口冥棺,他记得清楚,乃是黑长老等人使用的那口冥棺。

他曾经控制黑长老,用那口冥棺去对付帝云裳。

据说,帝释伽的肉身,也是这口冥棺吞噬的。

暗夜之中,冥棺透着一股冷光。

冥棺上的那道刀痕,还是帝莘为了救帝云裳时,留下的。

没记错的话,这口冥棺,应该还留在帝魔家族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帝景天逃得匆忙,并不知道,冥棺被奚九夜带走了。

冥棺里当时躺着的,是帝云裳。

已经过去了几日,里面的帝云裳要么死了,要么已经被帝莘等人给救出来了才对。

帝景天迟疑了下,环顾四周。

四周除了漆黑的夜色,没有半个人影,也没有活人的气息。

尽管知道冥棺来得古怪,可帝景天还是下意识走到了那口冥棺前。

毕竟这口冥棺,可是暗之领的宝贝。

如果能够将其带走,哪怕一时没法子修复,对于如今的帝景天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帝景天走到了冥棺旁,用手推了推棺盖。

看似沉重的棺盖,没想到一下子被打开了。

棺材里,早前出现的犹如藤蔓一样的冥纹也都消失了。

冥棺看上去,和普通的棺材没什么两样。

“难道说,冥棺被帝莘那小子给毁坏了?”

帝景天下意识往冥棺里看了看。

棺木里黑魆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帝景天不由探头,往里面再看了几眼。

就在他半个身子都钻入了冥棺内时,原本被推到了一旁的棺盖,猛然一番。

只见棺盖下方,帝云裳忽然出现了,她面无表情。

双手快如电掣,腾地抓住了帝景天的咽喉处。

帝景天大惊,一掌挥出,哪知身子却如同被制住了般,根本没法子动弹。

“帝云裳,你这不肖女,你对老夫做了什么?”

帝景天现,自己浑身帝魔命脉,全都无法挥作用。

“老家主,不用惊慌,你只是被扼住了命门罢了。你怕是不知道,九命帝魔的第九根帝魔命脉上,有一处命门要穴,一旦被按住了,就会无法使用帝魔之力。”

冥棺旁,奚九夜不知何时出现了。

他一脸奚落,望着帝景天一下子惨白了的老脸。

九命帝魔才有的命门,他怎么从未听说过?

“奚九夜,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帝景天看到奚九夜才知道,冥棺压根没落入凌月等人之手,相反,落到了奚九夜的手中。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在帝景天看来,如今的奚九夜可比帝莘还要可恶的多。

帝莘再怎么反叛,好歹也是帝魔家族的子弟,当初也是帝景天一手将其赶出了帝魔家族,论起来,帝莘对帝景天无情,也是情有可原。

可奚九夜就不同了,这小子,简直比白眼狼还白眼狼。

哪怕帝景天是异魔,他也觉得,自己没有奚九夜这般无情,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帝景天自认对奚九夜不薄,给了他帝魔之体,还把宠爱的孙女嫁给了奚九夜,帝释伽之死,他早知有问题,也没有下令调查,甚至于还给奚九夜当了总管。

可奚九夜都做了些什么。

他恩将仇报,还冒充帝云裳的亲生儿子。

帝云裳如今疯疯癫癫,压根连亲生儿子都不认识。

她的实力更是突飞猛进,奚九夜正是利用了帝云裳这一点,甚至还用帝云裳对付帝景天。

“老家主骂得对,我奚某人从来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家主到今日才看清在下的真面目,已经太晚了。”

奚九夜一点也不恼火,反倒笑了起来。

这几日,奚九夜的情况也比帝景天好不了多少。

在最初时,奚九夜的情况要比帝景天好上许多。

奚九夜不像是帝景天,他在帝魔城中还埋伏了一些昔日的帮手。

想要反攻,只要动用这些帮手即可。

他本想借着帝云裳之手,杀了帝景天,夺取帝魔家族的掌控权。

届时,联合了暗之领,就可以一统异域。

哪知道,叶凌月和帝莘的出现,打乱了一切。

帝莘和叶凌月的实力,乎他的想象。

可这也不是奚九夜不敌的真正原因,以帝云裳的九命帝魔以及她体内的末日妖阳的实力,一旦真爆妖阳之力,足以抗衡叶凌月和帝莘。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对他一向是言听计从的帝云裳,在对付叶凌月和帝莘的这件事上,表现的很是抗拒。

他提起叶凌月时,帝云裳就会脑壳做疼。

至于帝莘……他才是帝云裳真正的儿子。

帝云裳虽然不知道这一点,可他旁敲侧击,就现,帝云裳对帝莘似乎存有好感。

她不愿意对两人下手,更不愿反攻帝魔家族。

就这样,奚九夜只能离开帝魔城,那些帮手,也暂时派不上用场。

不过,没想到,他在无意中,会现帝景天的下落。

奚九夜笑眯眯的模样,差点没气死帝景天。

他也知,对于奚九夜这种,完全没有良心的人而言,任何唾骂都不管用。

帝景天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一只手掐住了自己的咽喉的帝云裳。

多年不见,这个原本完全不入帝景天眼的四女,变得让帝景天险些认不出来了。

连帝景天都不知道的九命帝魔的命门,帝云裳都知道了?

帝景天实在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人,告诉了帝云裳这一切?

“云裳,我是你爹啊,你不要被那小子蛊惑了。他根本不是你的儿子,帝莘才是你的儿子。”

帝景天话音一落,奚九夜脸色变了变,不过,他转瞬就恢复了脸色。

“帝老狗,你无需挑拨离间,你所说的一切,我娘都不会相信,你别想挑拨我们母子俩之间的感情。”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