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

这个可怕的字眼,对于身为帝魔的帝景天而言,简直就是一场无妄之灾。

他不肯承认,也不愿接受失败。

“不,我不会输。我帝景天纵横异域千年之久,哪怕是天魔廷,也从未让我退缩过,我又怎么会,败在他们手中。”

帝景天不肯接受这个现实。

他一眼帝莘,一眼叶凌月。

相比之下,帝莘手中的那把妖刀,无疑更具备威胁力。

想要遏制帝莘,只剩下一个法子,那就是那个女人。

帝景天看向了叶凌月。

方才的命令之下,多名暗之领的武者一拥而上,围住了叶凌月。

她被团团困住,一时还没法脱身。

叶凌月的第二元神,虽是具备女仙皇之体。

可是只配女仙皇之体,对于如今的叶凌月而言,还是有几分吃力的。

方才挡住黑雾那一掌,又反击回去,耗费了叶凌月不少的精神力。

“黑长老,无需做困兽之争,先一起上,杀了那女人!”

帝景天当即心领神会,出了新的指令。

“景天老狗!你敢!”

帝莘眼眸下,怒意熊熊燃烧。

帝景天一次又一次地针对叶凌月,一次次触动帝莘的逆鳞。

帝莘手中妖刀,怒向帝景天。

妖刀刀光一闪,只指帝景天的头颅。

帝景天冷哼了一声,那口冥棺腾地到了他的身前,挡住了帝莘的致命一击。

只听得“铿”的一声闷响,冥棺颤了颤。

帝景天大笑道。

“帝莘,你小子再下狠手,这口冥棺内的帝云裳,也会重伤。难道,你想手刃了帝纣之后,再亲手杀了你的生母!可别忘了,你身上还流着她的血!”

帝景天的话,让帝莘眼眸狠狠一缩。

帝景天竟连帝纣是帝莘杀的都调查清楚了。

当初帝莘第一次在天罚战场上和帝景天相遇时,他展露出来的实力,就已经让帝景天为之侧目。

帝景天在那之后,动用帝魔家族之力,调查帝莘的来历,现帝莘出现的时间,与当初帝云裳产子弃子的时间可谓是一模一样。

当年的事情始末,帝魔家族的知情者少之又少。

可身为帝魔家主,帝景天还是调查出了一些眉目。

当年,他一手击毙了小帝莘之后,就命人将其丢到了野外。

族中的仆从也的确如此做了。

只是在他们把婴孩丢出去后没多久,一直爱慕帝云裳的帝纣,就悄然将孩子抱走了。

说来也是那孩子命大,在受了帝景天一掌之后,假死了一断时间后,居然又活了过来。

帝纣心知那孩子即便是救活了,也不容于帝魔家族。

所以他不顾一切,叛逃离开了异域,躲到了距离异域最近的神界管辖地。

为了避免帝莘身为帝魔的身份被神族现,他大费周章,逃到了人神交界的妖界。

帝纣这般安排,也的确挥了一些作用。

消息灵通如帝魔家族,这些年,一直没有现帝莘的存在。

直到帝莘成长到了帝魔家族都无法撼动的地步时,他才再一次,出现在异域。

帝景天的话,却是深深触动了帝莘。

若是说,这世上,有什么人是帝莘一直亏欠的。

那不是身为他娘亲的帝云裳,也不是他那根本不知身份的生父,而是一手救了帝莘,却一直对他冷酷不堪的帝纣。

作为帝莘的养父,他为了一段持续数百年的暗恋,抛弃了所有,孤身到了妖界。

他为了让帝莘更好地在妖界活下来,有朝一日回到异域,面对他那些冷血的家人,救回帝云裳,不惜将帝莘训练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妖祖。

最终,他死在了帝莘的手上。

那个男人,可悲而又卑微,到死,他都没有告诉帝莘真相。

愧疚之感,席卷而来,帝莘手中的妖刀湛天,微微颤抖。

帝景天见帝莘神情被触动,心下大喜,好机会!

“兵王符!”

帝景天操控着兵王符,兵王符已经吸收了足够多的将魂。

帝景天一直想要寻找机会,利用兵王符,像控制黑雾和黑长老那样,控制帝莘。

可帝莘的意志极其坚强,早前被红光覆盖时,他比并不为兵王符所控。

可这一会儿,帝莘回忆起帝纣,意志力已经有了片刻的松动。

这对于兵王符和帝景天而言,都是最好的机会。

“兵王临世,帝莘,我就不信,这一次,你还能逃脱。”

帝景天叫嚣着。

只要控制住了帝莘,无论是道门,亦或者是神界的半壁江山,都会落入帝魔家族和他之手。

兵王符上的符光,就如一轮烈日,笼罩在帝莘的头顶。

帝莘的皮肤,在兵王符的作用下,呈现出怪异的猩红色。

那些红光,无孔不入,想要入侵帝莘的体内。

那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像是有千百条虫子,在他的体表蠕动。

“老狗,玩阴的?

帝莘也知,这兵王符极其厉害,连暗之领的人都能操控,可见这符很是厉害。

兵王符,兵王临世,所向披靡。

可他帝莘,两世为人,经历过的大小战役,岂止万千。

一张破符,就想他俯称臣,做梦!

帝莘牙关里,传出了一声低吼声。

也不知是不是在符光的作用下,他琥珀色的瞳,渐渐变成猩红色。

帝景天见了,大喜望外。

待到他的瞳彻底成了猩红色,那就是被兵王符所控的征兆。

这意味着,帝莘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只要他一被操控,帝景天就会让他亲手斩下月华帝姬的头颅。

他要将那女人的头颅,悬挂在帝魔城的城门口,让整个异域都知道,他帝魔家族,才是异域第一。

也只有他帝魔家族,才配拥有封天令。

异域,也将在他的带领下,白日飞升为天。

“帝莘,你一日是我帝魔家族的人,终生都是我帝魔家族的狗。,我帝景天,才是帝魔家族至高无上的存在。”

帝景天桀桀大笑着,笑声就如夜枭般,异常刺耳。

“老狗。你休想!”

帝莘口中,挤出了几个字来。

尽管他也知道,兵王符在他身上,正在不断挥作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