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符,神界十大天符之一。

它在十大天符中,排名前列,仅次于第一天符之称的召唤天符。

可它真正的威力,却很少有人得知,只因为这些年来,兵王符一直被秘密保存在王家。

早前奚九夜得到兵王符后,曾经使用过几次,可从未真正大规模使用过。

当帝景天再次祭出兵王符时,一张明黄色的符箓,跃然而出。

用将魂祭祀兵王符,这又是怎么回事?

奚九夜瞳孔一缩,看向了那张符箓。

兵王符和早前相比,已经生了部分变化。

原本明黄色的符箓上,誊写着金黄色的符文,可这会儿,符纸本身依旧是明黄色。

可上面的符文,却显然已经生了变化。

符文,变成了血红色。

上面的每一个文字,都透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就好像是被雪水浸透一般。

一阵怒极的嘶吼声,从符箓上,爆而出。

那声音,犹如千军万马远征时,出的嚎叫声,又像是浴血奋战的将士临终前的一声怒吼。

兵王符,也爆出和早前截然不同的凶悍之意。

奚九夜神识一动,想要控制兵王符。

可他现,自己与兵王符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切断了。

他失去了对兵王符的操控。

“黑长老?这是怎么一回事?”

奚九夜大惊。

他之所以交出兵王符,是因为知道兵王符不可能被轻易驯化,旁人无法夺取他对兵王符的控制。

早前黑长老也说过,九十九地,无人知道兵王符的驯化之法。

奚九夜这才放心交出了兵王符,麻痹帝景天。

可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不过是过了一夜,帝景天就控制了兵王符。

“不可能,他怎会知道兵王符的驯化之道。除非……”

黑长老大惊,他稍一思忖,看向了一旁的长孙雪缨。

十大天符,虽然出现在九十九地,可是归根究底,那是三十三天的符箓。

九十九地对它的了解,很是有限。

更不用说,用兵魂将魂来驯化兵王符了。

在场众人中,除了一人之外,黑长老相信没有人在符箓方面的造诣可以凌驾自己之上,除了长孙雪缨之外。

长孙雪缨出身道门,即便是在三十三天,也不是所有的宗门门派都知晓符箓的。

可像是道门一脉,对符箓却颇有些专研。

长孙雪缨身为道门的高足,对符箓也是有所涉猎,而且她知道的符箓方面的技艺,甚至于比黑长老还要多一些。

兵王符被兵魂所制之后,除去驯化之法,唯一能够接触原主对兵王符的掌控之法,只有用比兵魂更高一级的将魂。

将魂比起兵魂,戾气更重,攻击性也更高。

只是,长孙雪缨为何要告诉帝景天兵王符的驯化之法?

面对黑长老的逼视,长孙雪缨略有些尴尬。

她的确是告诉了帝景天驯化兵王符的方法,只是她也没想到,帝景天已经手握兵王符。

她一直以为,兵王符还在奚九夜手中。

她告诉帝景天兵王符的驯化之法,只是为了让对方压制奚九夜罢了。

没想到,帝景天的手中,刚好有几名从天罚战场上俘虏过来的神将。

当初帝景天将一部分神兵交给黑长老时,就已经偷偷生了个心眼,留下了那几名神将。

他本意是想留着那几名神将做人质,若是神界真的和异域再度开战,还可以用那几名神将遏制神界。

可从长孙雪缨那得知了将魂的功效后,帝景天就改变了心意。

帝景天为了尽快控制兵王符,直接杀了那几名神将。

神将之魂,威力数百倍与神兵,兵王符吞噬了神将之魂后,一夜之间,就生了变故。

符文化为猩红色,符箓的戾气大增。

“看样子,奚总管这次是吃了暗亏了。”

帝风在内的旁系的一干人等目睹这等变故,反应也是不小。

帝风看到兵王符,不禁惊呼出声。

叶凌月和帝莘站在帝魔家族旁系那一边,和帝风等人站在一起。

帝绮罗得知自己的筋络无法医治之后,面如死灰,瘫倒在地。

此刻,也无人注意他们这一边的举动。

“未必,那符箓并不简单,帝景天自以为聪明得了它,倒未必是好事。”

帝莘没有多看奚九夜,他的目光只是落在了那张兵王符上。

当那张兵王符出现时,帝莘就感到,那一日,他感受到的,就是那张兵王符的力量波动。

他的体内,血液一瞬沸腾了起来,就如千军万马想要冲上前去。

他凝视着那张符箓,手不禁握成拳。

“说得不错,无论是兵魂还是将魂祭奠,都不是最准确的驯化符箓的法子。”

叶凌月摇摇头。

她潜入帝魔家族之前,就曾经问过王巨鹏,兵王符的使用之法。

可惜的是,王巨鹏告诉叶凌月,他只是拥有兵王符,却从未真正驯化过兵王符。

不过王家的祖上曾有遗训传给子孙后人。

王家先祖表示,兵王符和召唤天符类似,想要将其驯化,都要靠了天时地利人和,既所谓的符渡有缘人。

王巨鹏表示,兵王符的威力很大,真正比拼起攻击力来,它甚至不下于召唤天符。

只是为何召唤天符和兵王符相比,召唤天符会排在第一。

是因为召唤天符的副作用相对较小,而兵王符的副作用更大。

除非彻底驯化了兵王符,否则兵王符一旦反噬,会直接吞噬符主的魂魄。

奚九夜和帝景天如此大胆,直接祭奠兵王符,那是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兵王符一旦狂,后果将是他们无法承担的。

“洗妇儿,我们不要多管闲事,坐等好戏上场。”

帝莘示意叶凌月不要轻举妄动。

他也知,自家洗妇儿是为了兵王符而来的。

虽然不知道符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有一点,帝莘可以肯定。

兵王符并不像是它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平静。

那张符箓,这几日连续吞噬了兵魂和将魂,变得很是暴躁,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作。

届时,就看帝景天和奚九夜,到底谁更倒霉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