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意味着,自己这个九命帝魔,都未必是对方的对手。

如此的帝云裳,若是真成了少族长之后,对帝景天的权利地位,势必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帝景天绝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谁说我,不会帝魔之力?”

哪知帝景天一说完,帝云裳飞身而起。

“逆女,你还想对我逞凶!”

看到帝云裳袭俩,帝景天面色一变。

哪知帝云裳的目标,并非是帝景天。

她纤纤玉掌挥出,只听得嘭的一声,却是对准了那一块剑魔碑。

剑魔碑被帝云裳一掌击中,这一次,帝云裳并未使出末日妖阳之力。

只是一掌,整个剑魔别跟着震了震。

只听得轰的一声,犹如响雷落地,剑魔碑出了一阵可怕的雷鸣声。

再看剑魔碑上,黑色的石头上,生出了一条条纹路。

那些纹路,从一根,到两根……迅化为了九根。

九根剑纹,在剑魔碑上,腾飞而起,就如九头蛟龙。

“九……九命帝魔!”

剑魔碑上,剑纹昭然若揭,同时出现的还有阵响不止的雷鸣声。

同样都是九命帝魔,可帝绮罗击中剑魔碑时,剑魔碑的反应以及声响,和这一刻帝云裳造成的,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刹那间,帝绮罗的脸色变了。

帝景天的脸色,也铁青一变。

别说是帝绮罗,就是帝景天本人,他击中剑魔碑时,剑魔碑的反应,比起帝云裳也是远远不如。

实力高下,立竿见影。

帝云裳一掌之后,迅撤力,落回了奚九夜身旁。

她那张绝美的脸上,很是淡然。

仿佛那一掌,对她而言,不过呼吸喝水一样正常。

“诸位长老,这下子,你们应该无话可说了吧。”

奚九夜抬抬眉,帝云裳给他带来的惊喜,还真是不小。

同时精通帝魔之力和妖阳之力,帝莘的娘亲的实力,还真是……

叶凌月看看帝莘,帝莘依旧是一脸淡然,他的目光,落在了剑魔碑上。

那块剑魔碑,有些不对头。

剑魔碑已经多年不被使用了。

可近日,却是连番被惊动。

从帝景天,到帝绮罗再到帝云裳。

足足三人,都是九命帝魔。

而且一个避一个强。

剑魔碑对三人的帝魔之力,反应都不相同。

不知,他上前一试,剑魔碑又会是什么反应?

“是九命帝魔,而且看样子,是九命帝魔的巅峰。”

六大长老见了,也是惊喜连连。

“家主,您看……”

陈长老试图说服帝景天。

对于如今的帝魔家族而言,帝释伽死了,帝绮罗被废,正是缺乏人才的时候,若是能够趁着这机会,一同招徕帝云裳和奚九夜,无疑是一大助力。

几大长老都以为,这时候,帝景天应该抛下多年的成见,重新接纳帝云裳。

“岂有此理,你们是逼老夫的意思?”

帝景天没想到,六大长老,竟会如此大胆。

帝景天冷哼了一声。

“帝云裳,你不可能成为少族长,你也没有资格成为少族长,只要我帝景天活着一天,别说是少族长,你和你那个野种连认祖归宗的机会都没有!”

“帝景天,你当真是冥顽不灵,既然你不答应。那就由他人来决定今日的少族长人选。”

奚九夜仿佛早就料到了帝景天会不愿意。

他环顾四周,看了看六大长老。

六大长老犹豫了下,陈长老叹了一声,站到了帝云裳和奚九夜那一边。

势去如山倒,六大长老早已看出了,属于帝景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为了帝魔家族和他们自身的利益,他们只能是选择帝云裳母子俩。

其他长老见陈长老都做出了选择,只得是依样画葫芦,一个个都跟着陈长老站到了帝云裳和奚九夜身旁。

奚九夜再看看帝魔家族的子嗣们,帝森犹豫了下,没有动。

帝锦瑟心底虽还是恼火帝云裳羞辱自己,可想到帝云裳当了家主,奚九夜当了少族长,自己最差还能当个少族长夫人。

她咬咬牙,站到了奚九夜的身后,帝锦瑟的父亲等人,也慌忙跟着,一起走倒了奚九夜身后。

帝魔家族的其他几房子嗣,迟疑了下,也6续跟着到了帝云裳的身后。

不过是半刻钟的时间,场面已经陡然生了变化。

帝魔家族的子嗣中,除了长子帝森之外,其他人,无一例外,都选择了帝云裳。

看到这一幕,奚九夜并不意外。

帝魔家族的家训自古就是强者居上,他们的血脉里,有一种从上古时期就流传下来的恃强凌弱的天性。

这么多年来,他们之所以对帝景天言听计从,是因为帝景天是九命帝魔。

低血统帝魔对九命帝魔,有一种天然的服从。

帝云裳当年,是个没有帝魔命脉的废物,他们群起而欺之。

可如今的帝云裳,成了九命帝魔,比帝景天还强。

他们自然而然,选择了新的统治者。

“很好,你们一个个,都要背叛我。”

帝景天气得白须颤抖,眼中,一下子迸出了大量的红血丝。

怒意,汹汹而然。

“帝景天,你错了,是你背叛了帝魔家族,少数服从多数。我若是你,会选择离开帝魔家族,这样你至少还可以保留一张脸面。”

奚九夜一脸讽刺,看着帝景天。

不可一世的帝景天也有今天。

“想要赶我走,奚九夜,你还不够格。我承认,光凭帝魔之力,我兴许不是那不肖女的对手,不过,你忘了,我还有兵王符。”

帝景天怒极反笑,他桀桀笑了起来。

奚九夜一听,面色不变。

“帝景天,你少拿话来讹我。我给你兵王符只不过一夜,哪怕是你手段再怎么通天,也不可能驯化兵王符。”

奚九夜可不以为,在没有暗之领帮助的情况下,帝景天能独立驯化兵王符。

“那你就太小看我帝魔家族的本事了,你只会用兵魂祭符,我却是用了将魂祭符。”

帝景天眼底,毒光一闪而逝,他手中多了一张符箓。

符箓一出,奚九夜和叶凌月的眼眸同时一缩,那是,兵王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