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它!”

同样也为之色变的,还有长孙雪缨。

在看到帝云裳出现时,长孙雪缨的脸色就已经变得很是古怪。

眼前的女子,风华绝代,甚至把一向自命不凡的长孙雪缨也给比了下去。

在看到疯子帝云裳时,长孙雪缨还一度怀疑,帝云裳那样的女人,是怎么生出帝莘那样的儿子的。

可看到真正的帝云裳后,长孙雪缨总算是明白过来。

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生出那样优秀的子嗣。

可让长孙雪缨更加惊慌的,却是眼前的这一幕。

那可怕的妖阳,它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对于来自三十三天的长孙雪缨而言,最是明白不过。

黑色的妖阳,看似只有拳头大小。

散出一股不起眼的热度,和天空那一轮骄阳相比,它只能称之为不起眼。

可就知这么一颗拳头大小的妖阳,在出现后,一切都生了变化。

帝绮罗感到自己体内,原本汹涌澎湃的帝魔之力,这一刻,却犹如退潮般,迅消失了。

确切的说,是被吞噬了。

帝魔之力,迅离开帝绮罗的身体,朝着帝云裳涌去。

帝云裳手中的那一颗妖阳,就如一个可怕的黑洞,帝魔之力,在眨眼的功夫里,竟是被吞噬的一点都不剩。

“狐假虎威的东西,你根本不配当我的对手。”

帝云裳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动人而又残忍的弧度。

她指风一拢,只听得咔咔数声。

帝绮罗的指骨,竟是一下子被折断了,一枚戒指,从她手中,脱手而出,她的十根手指,尽数被折断了。

“帝云裳!你敢!”

戒指内,帝释伽的声音骤然响起。

“旁人怕你,在我眼中,你却一文不名,滚回去,九十九地,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帝云裳收拢了手指,掌心内,那一枚戒指瞬间化为了齑粉。

叶凌月眼眸又是一缩。

那枚戒指,显然是比上品神器还要可怕的存在,可帝云裳一手就将其摧毁了。

她的实力,到底到了何等可怕的存在。

“释伽!贱人,你还我儿子来!

看到戒指被帝云裳直接摧毁了,帝绮罗就跟了疯似的,她扑上前去。

可她还未靠近,就被一旁的奚九夜拦下了。

“三夫人,你逾越了。”

奚九夜淡淡说道。

他的忽然出手,也让在场众人又是一惊。

叶凌月眼眸一深,再看向了奚九夜,心底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愈演愈烈。

早前还暴怒不已的帝云裳,只是奚九夜一语,竟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奚九夜,你说什么?”

帝绮罗十根手指被折断,她体内的筋络也是一阵裂痛。

戒指没了,她和儿子唯一的联系也没了。

这么多年里,她委曲求全,唯一可以联系释伽的戒指,竟被这女人给毁了。

“大胆,奚九夜,你早就和帝云裳勾结在一起了。”

帝景天因这连番变故,也是变了脸。

他有些避讳地望着帝云裳手中的那一颗古怪的太阳。

那是什么鬼东西!

帝云裳使用的根本不是帝魔之力,她居然用外族的功法,打伤了自己的亲姐妹。

虽然,帝景天听到方才帝绮罗胡言乱语的话,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眼前的两个女人,分明是他的亲生女儿,可帝景天却觉得,自己好像第一次认识她们。

她们的身上,有太多,她们不了解的秘密。

“家主,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奚九夜依旧是一脸的淡然。

就在昨夜之前,奚九夜还在寻找失踪的帝云裳。

可就在昨夜,失踪的帝云裳忽然出现了。

对于她为何会离开天魁殿,又是怎样出现在这里的,帝云裳一点都不记得了。

可她却独独记得一点,她的“儿子”奚九夜。

在帝云裳的认知里,奚九夜就是她的儿子。

帝云裳找儿子,击溃帝绮罗,大闹宗祠,都是为了向帝魔家族,讨回多年前,她们母子俩失去的一切。

“九夜,你疯了不成,你怎么和这个疯女人走在一起。”

帝锦瑟看着实力大增的帝云裳,很是嫉妒。

同样都是帝魔四小姐,这些年来,对于帝魔家族的人而言,都是帝锦瑟。

可从今日开始,帝魔四小姐,只有帝云裳。

无论帝云裳的结果如何,今日之后,帝云裳将会扬名整个异域,甚至九十九地。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儿说话。”

帝锦瑟还未说完,忽是脸上一阵剧疼。

帝锦瑟惊呼一声,滚落在地,她的半边脸,竟是直接被打歪了。

帝云裳一脸鄙夷,睨着帝锦瑟。

帝魔家族的女人,她就没一个喜欢的。

“儿子?”

叶凌月和帝莘又是一惊,帝魔家族的其他人,就连长孙雪缨,也不禁看向了奚九夜,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帝云裳的儿子不是帝莘嘛,怎么又成了奚九夜?

奚九夜是神族,他绝不可能是帝魔。

他的帝魔之身,还是帝景天赐予的。

还是说,其中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

“娘,她是帝魔家族指给我妻子。”

奚九夜这一声娘却是叫得理所当然。

叶凌月听得头皮一阵麻,奚九夜还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旁人也许不知,可叶凌月很清楚,奚九夜的亲娘,早在五百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当时奚族被破,奚九夜的娘亲带着他逃亡,半路上饥寒交迫,死于非命。

奚九夜与他的娘亲的感情很深,没想到,他为了依附帝云裳,会直接认帝云裳为娘。

“妻子?她不配。”

帝云裳听罢,很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你说什么!你个疯女人,你疯得不轻。”

帝锦瑟一听,脸色白,就欲破口大骂。

奚九夜一介叛神,能有今日,全都是亏了她的缘故。

那女人,居然说她配不上奚九夜。

“又丑又泼辣,怎么配得上我的儿子。我的儿媳妇,必定是人上人,凤中凤,譬如说……”

帝云裳抬起眼来,在人群中看了一圈。

她的目光先是落在了长孙想雪缨身上,人群中,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实力,无疑长孙雪缨都是最出类拔萃的。

~最近带着一家老少出门,七个人,每天都只有十点后可以码字,大家体谅下,新的一周,大芙努力,大家有月票推荐票的也支持投一下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