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前脚才出去,后脚黑长老就跟了出去。

黑长老出了宗祠,就见帝绮罗的那名侍女快步前走。

为了不被现,黑长老并没有立刻跟上去,他驱动精神力,精神力跟踪着那名侍女。

那侍女东拐西拐,在拐进了一条巷道后,她的气息忽然消失了。

“人呢?”

黑长老一惊,也顾不得被现,也拐进了巷道,巷道里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侍女的踪影。

“没有符箓使用的痕迹,难道人是凭空消失的?”

黑长老不禁汗颜。

奚九夜之所以让黑长老跟踪叶凌月,也是料准了黑长老的精神力很强,不至于跟丢叶凌月才对。

哪知道,还是让人给溜走了。

黑长老又在附近寻觅了一番,实在找不到侍女的踪影,只得是懊恼着,半路折返了。

而这时,凭空消失的叶凌月又在何处?

天地阵内,叶凌月收回了神识。

“奚九夜还真是谨慎,居然让黑长老亲自来跟踪我。可惜百密一疏,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我会趁机进入天地阵。”

叶凌月嘲讽道。

今日这一场少族长之选,让叶凌月很是意外。

奚九夜居然一人独揽六大长老,可见兵王符的威力不小。

尤其是帝莘的出现,让叶凌月意识到,接下来的局面会更加难以控制。

叶凌月所谓的找帝释伽的魂魄,根本只是个借口。

帝释伽在被九洲鼎炼化后,已经失去了部分记忆。

如今他的脑海中,应该只记得与奚九夜的深仇大恨,叶凌月也的确感受到了帝释伽的魂魄气息,就在宗祠内,看样子,帝释伽已经附身在什么人的身上,等待时机报仇。

这时候,压根不需要叶凌月帮忙。

她找借口离开的真正原因,却是为了天魁殿里的帝云裳。

叶凌月得知帝云裳的身份后,就一直想要带帝云裳离开天罡殿。

以叶凌月如今的精神力,足以将一个大活人带离天地阵,只是考虑到奚九夜在帝云裳体内留下的那抹神识,叶凌月担心惊动了奚九夜,所以一直犹豫着没有动手。

可如今帝莘一出现,情况就有些不同了。

尽管还没来得及和帝莘搭上话,可叶凌月相信,帝莘必定是因为帝云裳的缘故,才会一直留在帝魔家族。

她此番到帝魔府,不仅仅要带走兵王符,还要完成帝莘的心愿,将帝云裳一并带走。

所以,帝云裳势必就要离开天魁殿。

叶凌月有预感,无论剑魔碑的考核结果如何,今日帝魔府的这场少族长选拔绝不会简单收尾。

尤其是,帝释伽魂魄的出现,很可能会引一场骚动。

趁着这场骚动,带走帝云裳,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想到了这些,叶凌月才迫不及待,回到了天魁殿,顺便也摆脱了黑长老的跟踪。

叶凌月神识一动,已然到了天魁殿外。

“陛下,你可算是回来了。”

外面半天,天地阵内已经是数日。

天魁殿主一脸的疲态,一看到叶凌月,就跟看到了救星似的。

叶凌月看到他盯着一个乌青的眼眶,脸上还满是爪痕,哪里还像是让地煞闻风丧胆的天魁殿主,有些忍俊不禁。

“这几日,麻烦你照顾她了。我这就带她走。”

叶凌月也知,帝云裳在天罡殿多逗留一日,帝云裳的危险就多一分。

“可是帝云裳体内的神识?”

天魁殿主担心道。

“我已经想到了法子,解决那抹神识。”

叶凌月说着,走进了帝云裳的住所。

叶凌月才刚推开门,门内,就有一股旋风呼地冲了出来,直扑进了她的怀里。

“小月,你来了!”

帝云裳一头就撞进了叶凌月的怀里。

女子只是披了件单薄的棉布衫裙,系了根长长的白色烟罗腰带,没有绾,青丝垂直腰际。

她的脸上不施半点脂粉,唇不点而朱,柳叶眉丹凤眼,她的脸上,挂着天真浪漫的笑,就如一个无忧无虑的孩童。

虽是最简单的装束,可在帝云裳的身上,却是将她的美挥的淋漓尽致。

“你知道我来了?”

叶凌月好奇道。

自己还未入门,帝云裳就察觉到自己来了?

眼前的帝云裳,处于孩童状态,照理说,体内应该一丝帝魔之力都没有才对。

帝云裳颔。

“小裳裳听到你的脚步声了。”

叶凌月怔了怔。

她的脚步声……她步履轻盈,几乎没有脚步声可言。

可帝云裳却能听到,她的修为……叶凌月下意识抓住了帝云裳的手。

可查看之下,帝云裳的体内,还是没有半点帝魔之力的波动。

“小月,你这次回来,是要带我走嘛?这你上次说过,下次再见面时,会带我离开,小裳裳不喜欢这里。”

帝云裳一脸的无邪。

“不错,我来是正是要带你走的。”

叶凌月叹了一声,不再去试探帝云裳的帝魔之力。

帝云裳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她时而疯癫,时而冷酷,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帝莘的爹爹到底是谁,这女人身上的末日妖阳又是怎么回事?

“我们这就走。”

帝云裳欢喜着,拉着叶凌月的手,就要出门。

这座宫殿虽然美轮美奂,可是好无聊,这里的人每次看到她就跟见了鬼似的。

帝云裳不喜欢他们。

可就在帝云裳一脚跨出去时,她的脚步僵在了半空。

“小裳裳还是不走了。”

“为何不走?”

叶凌月诧异道。

“这里虽然不好,可是也不坏。至少,在这里,我不用被人骂,也不用被人看不起,说我是个废物花瓶,中看不中用。”

帝云裳沮丧着脸。

她的智商相当于孩童,可哪怕是话筒,也会记得,帝魔家族里的那些人,在现她体内没有帝魔命脉时,对她冷嘲热讽。

就连父亲帝景天,平日里对她也是不理不睬。

“谁说你是废物花瓶?”

叶凌月挑挑眉。

“可多了,帝森、帝池、帝春雪……”

帝云裳如数家珍,她所说的那些人,全都是她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

叶凌月留意到,帝云裳并没有提到帝绮罗。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