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底是进入了什么鬼玩意?

帝释伽不死心,依旧想要破鼎而出。

可任凭他怎么东碰西撞,鼎都纹丝不动。

“主人,里面那头苍蝇委实讨厌,要不要炼化了他?”

小鼎也搞不明白,自家主人为什么要把帝释伽这么讨厌的家伙救回来。

叶凌月看看天色,已经临近正午。

“稍微炼一下就可以了。”

叶凌月懒洋洋说道。

稍微炼一下,那是什么意思?

小鼎和里面的帝释伽都一脸的懵。

叶凌月早前的确有和帝释伽合作的打算,可这会儿,她改变主意了。

帝释伽已经知道了她的存在,哪怕是合作,她的身份也会暴露。

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曝光自己,无疑是极其不利的。

叶凌月不想冒险。

“炼一下的意思,就是让他记得该记得,忘记不该记得的。懂?”

叶凌月笑眯眯地告诉小鼎。

九洲鼎一个激灵。

“懂,小鼎办事,主人你尽管放心。”

小鼎脆声回答道。

九洲鼎内,帝释伽还未回过神来,忽的,鼎内,腾起了一片焰火。

那焰火颜色很是古怪,烧在身上,并不觉得灼热,反而有种又酥又麻的感觉。

“叶凌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帝释伽的声音,在鼎内不断回荡着。

到了最后,他的声音彻底消失了。“没什么,给你洗洗脑罢了。”

叶凌月的声音,在外面回荡。

半个时辰之后,叶凌月随手一翻,九洲鼎打开了,从里面飘出了一缕魂魄。

那魂魄昏迷不醒,正是被叶凌月“炼化”了一遍的帝释伽。

“小鼎,你确定都已经办妥了?”

叶凌月看了看帝释伽,帝释伽的魂魄在鼎内吸收了鼎息的缘故,比起早前被炼狱火灼烧时,反倒强了一些。

只是方才又被叶凌月用混沌佛火烧了一通,这会儿才会昏迷不醒。

“主人,小鼎办事你尽管放心。”

小鼎一脸的骄傲,它可是独一无二的小鼎。

主人要它办的事,它什么时候失手过。

主人要让帝释伽“失忆”,它就让帝释伽失忆。

“我们这就离开,等着午后的好戏上演。”

叶凌月用精神力扫了一遍帝释伽的魂魄,确定了他的魂魄状态很是稳定,这才放心地收回了精神力。

一人一鼎,这才离开了。

又过了一刻钟,帝释伽的魂魄幽幽醒了过来。

他觉得眼前很是刺眼。

他现自己昏迷在一条僻静的巷道里。

“我……这是怎么了?”

帝释伽一脸的茫然,混沌莲火加上鼎灵的作用,让帝释伽忘记了不少事。

他脑海中,依稀只留下了一些片段。

包括遇到叶凌月,以及得知帝莘也在帝魔府的事,全都被帝释伽忘记的一干二净。

他甚至连自己被长孙雪缨用炼狱火烧伤的事,也一并忘记了。

“奚九夜!暗之领!我想起来了。我被奚九夜那狗贼给害死了,我的三魂七魄不全,我要报仇,我绝不能让奚九夜那小子阴谋得逞。”

帝释伽脑海中,浮现起自己被暗算的那一晚的情形,以及自己肉身被冥棺吞噬的惨状。

仇恨之火,在他心底熊熊燃烧。

他绝不会放过奚九夜那小子。

帝释伽冷笑了一声,不再迟疑,朝着宗祠的方向掠去,他知道,午后,帝魔府的少族长选拔,就会在宗祠举办。

在叶凌月捕获帝释伽的前后,在帝释伽的院落里,奚九夜带着几名侍从快步而入。

院落里,还挂着几盏熄灭的白灯笼,一口棺木摆放在院落的正中。

几名仆从正在整理着案桌,院内看上去一切如常。

并无半点百鬼来过的痕迹,可是,昨夜派出去的鬼兵又去了何处?

奚九夜皱皱眉。

昨晚,在他得知战腾使用了召魂术后,他联合和黑长老,黑长老派百鬼前去袭击战腾。

以奚九夜对战腾实力的了解,百鬼一起出手,足以击杀战腾。

可从现场的情况看,百鬼并没有挥作用。

天亮时,他的手下还有人看到了战腾回了帝绮罗的院落。

战腾没有死,难道说……帝释伽的魂魄被找回来了?

这件事,显然已经出了奚九夜的预期。

一旦帝释伽的魂魄归来,他杀了帝释伽的事,必定会被揭穿。

届时,他苦心准备的一切都白费了。

“奚总管,您怎么来了。”

看到奚九夜亲临,几名仆从慌忙上前,又是点头又是鞠躬。

昨日是帝释伽的头七,可是前来祭奠的人屈指可数。

帝释伽大势已去,就连帝魔府的仆从都知道这一点。

相反,奚九夜如今可是帝魔府中的红人,家主对他很是器重。

甚至有人在背地里认定了,奚九夜如今的地位和权力,已经堪比少族长了。

若是奚九夜是帝魔府的血脉,他早就是少族长了。

今日是帝魔少族长选拔之日,按理说,这个时候,奚九夜身为总管,早已去了宗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那些仆从不免有些奇怪。

奚九夜也知,自己这个时候后到这里来有些古怪,可他按捺不住心里的不安。

从今早开始,他就一阵子眼皮乱跳,似有什么事,就要生。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时,还是在诸神山。

今日,对奚九夜而言,非常重要,他决不允许自己,再出现诸神山那样的意外。

奚九夜扫了四周一眼,最终目光落在了帝释伽的那口棺木上。

这口棺木是帝绮罗为帝释伽准备的,可里面并无帝释伽的肉身,只有帝释伽的生前之物。

若是真想要召唤帝释伽的魂魄,他身前的衣物是必需品,必须焚烧祭奠,方可行召唤之术。

有没有召唤成功,打开棺木就清楚了。

“没什么,我是来祭奠少族长的,昨日我诸事繁忙,忘了来祭奠,今日特来补上。”

奚九夜说罢,绕到了案桌前,似模似样,上了注香。

他看了看那口棺木。

棺木已经被钉死,看不出里面的衣物到底如何。

奚九夜边说着,边走到了棺木之前,手落在了那口棺木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