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可以是族长,唯有帝莘不可以。

“不可能,帝莘不可能成为少族长。雪缨,你一定在同我开玩笑。”

帝释伽呢喃着,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帝魔家族戒备森严,帝莘没有身份令牌,怎么能够混入帝魔家族。

“帝释伽,我没工夫在这里与你闲扯,我看你的魂魄也不是很稳定,想来也遭受了重创。我若是你,这会儿还是乖乖躲起来的好。方才回来的路上,我看到奚九夜正带人前往你的院落。”

长孙雪缨不知道帝释伽的魂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想来是和帝绮罗有关系。

不过,奚九夜也不是省油的灯,看他方才行色匆匆,必定是现了什么。

长孙雪缨无心插手奚九夜和帝绮罗的事,相反,她倒是希望今日之争,可以引出帝莘来。

奚九夜去了他的院落,他必定是现了自己的魂魄逃匿的事了。

帝释伽不禁一阵紧张。

奚九夜此刻,必定满府在找他。

他的院落,帝绮罗的院落,必定布满了眼线。

相比之下,长孙雪缨的住处,反倒是最安全的。

“雪缨,你到底愿不愿意帮我?只要你帮我,我也可以帮你一个忙。”

帝释伽迄今还未死心,他以为,长孙雪缨不会如此无情。

若是长孙雪缨肯帮他,他也会告诉对方,叶凌月也身在帝魔府这件事。

长孙雪缨不是喜欢帝莘嘛,那她应该对叶凌月恨之入骨才对。

只可惜,长孙雪缨压根没听出帝释伽语气里讨好的意味。

“帮你……倒也不是不可以。”

长孙雪缨沉吟道,目光在帝释伽那一缕虚弱的魂魄上逗留了片刻。

“雪缨,我就知道,你对我并非完全无意。我告诉你,其实叶……”

帝释伽喜出望外,正准备将叶凌月的事说出口。

哪知道,下一刻,他眼前一晃,一道符光扑面而来。

符光化为了一团火焰。

那火炎,猛烈无比,赤红色的火炎,一瞬就点燃了帝释伽的魂魄。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从帝释伽的口中传来。

“此为炼狱火,乃是天火的一种,专门对付那些恶魂。帝释伽,你魂魄不全,不人不鬼,我和你好歹也算是有些交情,就让我送一程好了。你死了,你我的婚约就彻底作废了。”

长孙雪缨眼看着帝释伽的魂魄,成了一个火球,眼底只有不屑和冰冷。

她冷哼了一声,径直走入了院落。

“长孙雪缨……你好狠……”

帝释伽的魂魄,被炼狱火点燃,魂魄在炼狱火的作用下,越来越虚弱。

他感到自己的魂力不断在流失。

帝释伽此时心中,不由想起了早前叶凌月说的那些话。

他真是悔不当初。

若是早知如此,他宁可选择和叶凌月合作。

而如今,他只能在这里,悄无声息的魂飞魄散。

不甘心,他不甘心啊。

正当帝释伽悔不当初之时,一口黑魆魆的小鼎,冲入了院落中。

那口小鼎悄咪咪到了炼狱火旁,鼎口一张。

生生将那炼狱火连带着将帝释伽的魂魄,一并吞了进去。

小鼎吞了帝释伽的魂魄后,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小鼎飞出去之后,又绕了几条巷道,落到了一名女子的手中。

女子一身寻常的服侍,看到小鼎时,面上并无意外。

鼎内,帝释伽的魂魄只觉得忽然之间,那股灼热无比,足以将自己的魂魄焚烧带劲的火焰一下子熄灭了。

他置身在一片漆黑之中。

尽管如此,他的魂魄还是疼痛不已。

长孙雪缨也是狠心,她举手之间,就用炼狱符火毁去了帝释伽大半的命魂。

一股清凉感,从四面八方涌来。

帝释伽模糊的意识,渐渐清醒了过来。

他现他已经渐渐模糊的四肢,被一片乳白色的烟雾笼罩,在烟雾的作用下,他的魂魄在不断的修复。

看到那白色的烟雾时,帝释伽猛然想起,早前,在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女人,召出自己的魂魄,修复他的命魂时,同样也出现了类似的白雾。

“帝释伽,你现在应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一个淡淡的声音不知从何处飘落。

那声音,正是叶凌月的声音。

“是你……你不是已经离开了嘛。”

帝释伽又羞又怒。

他没想到,自己绕来绕去,又被叶凌月给救了。

“我只是让你认清一个事实罢了。你如今,只剩和我合作一条路。”

叶凌月耸耸肩。

她就猜到,帝释伽那样的蠢蛋,不到黄河心不死。

他连最后弥留之际,都选择了来找长孙雪缨,可见他对长孙雪缨用情很深。

可惜了,他压根没现,长孙雪缨对他根本无意,甚至于,厌恶他。

一个女人,在厌恶一个男人时,巴不得他早点死。

所以她假意离开,实则却是暗中观察。

在长孙雪缨返回后不久,果然那女人就下了手。

帝释伽沉默了。

过了良久,他才下了决心。

“好,我与你合作,你与我联手铲除奚九夜,我帮你夺回兵王符。”

帝释伽如今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

他也知,只要自己一个拒绝,下一刻,叶凌月就会用这口古怪的鼎,将自己的魂魄摧毁。

“我改变主意了。”

帝释伽满以为,自己答应了和叶凌月的合作,她必定就会放出自己,哪知道,下一刻,叶凌月却一口否定了与他合作。

“什么?你出尔反尔?”

帝释伽大惊,这女人,该不会是想要杀人灭口?

“帝释伽,你应该懂得,有些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过了,就再无回头的机会。我早一刻愿意和你合作,不代表我现在还愿意与你合作。”

叶凌月笑了笑。

“那你想怎样?快放我出去!”

九洲鼎内,一阵碰碰作响声。

帝释伽稍恢复了些魂力,拼命挣扎起来。

“进去容易出去难,你进了九洲鼎,想要除去,除非我家主人同意,否则,你插翅也难飞。”

九洲鼎懒洋洋说道。

帝释伽在鼎内,吓得一愣一愣的,他还真是没想到,这口鼎还会自己说话。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