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血腥味,在空气中不断弥漫开。

帝云裳的眼已经被一片血光笼罩住。

她白净的手上,还带着血水。

一个如玉的佳人,此时,却犹如一个屠戮的女修罗,她抱着襁褓,站在那里,虎视眈眈,瞪着欲抢走她孩子的“敌人们。”

这时,一双纤细的手,伸了出来。

“夫人,你吓到小主了。”

“陛下。不可!”

天魁殿主吓得不轻,他看到了什么?

叶凌月居然一点神力都没用,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走上前去,走到了帝云裳身旁。

她伸出了手来,直直伸向了帝云裳怀里的襁褓。

叶凌月脸上带着笑,月眸弯弯。

可这又如何?

眼前的是个女疯子,压根不按常理行事,方才的神兵们和老医师就是最好的例子。

帝云裳怔愣在场,她的眼底依旧闪动着红光。

这一片红光,甚至于蒙蔽了她的眼,让她对眼前的人和事都看得不甚清楚。

她只看到了有个纤瘦的人儿,走到了她的面前。

对方身上并无杀气,反倒有一种很温暖的气息。

那股气息,让原本杀意汹汹的帝云裳,体内的怒气和疯狂一下子都平息了下来。

就如有一双手,轻轻拨动了帝云裳的心弦,每一下,都如羽毛拨动般轻盈,她的心一点点沉寂下去,眼前的红光渐渐散去了,帝云裳看到了一张脱俗的脸。

那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面若玉盘,一双眸水光盈盈,满是友好之意。

她笑眯眯看着自己,眼底一片坦荡,让人一眼就仿佛能看进她的灵魂深处。

眼前的人,浑身洋溢着一种友好的气息。

帝云裳在犹豫,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将孩子交出去。

叶凌月已经碰触到了襁褓。

帝云裳松开了手。

叶凌月假装查看孩子。

“夫人,小主交给我了。”

说罢,叶凌月抬起头来,冲着帝云裳笑了笑,就在她微笑的一瞬,她手中一道鼎息,直接射入帝云裳的昏迷穴中。

帝云裳只觉得眼前视线一片迷糊,下一刻,她就昏迷了过去。

叶凌月将帝云裳搀扶住,示意天魁殿主将人送下去。

“陛下,这……”

天魁殿主还没回过神来。

“先把人安顿好,余下的事,待我诊断后再做打算。”

叶凌月看了下四周的话神兵,天魁殿主心领神会。

“陛下放心,这些人都是我的亲信。”

天魁殿主当即让人把帝云裳送了进去。

叶凌月仔细端详着手中的那块襁褓布,这块布陈色老旧,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此人必定是帝魔家族中人,只是为何,她会和帝莘长得这么相似。

难道说……叶凌月心头一动,将那块襁褓布收了起来。

由于是奚九夜的贵客的缘故,天魁殿主将其安顿在天魁殿最好的一座宅院里的。

殿内很是清静,叶凌月过去诊断时,女子还没有苏醒。

天魁殿主早已候在外头,见了叶凌月时,他轻声说道。

“启禀陛下,属下已经打听过了,此女来历不明,姓名不详,唯一知道的是,她是九夜少主带过来的。据目睹的神兵们说,此女和九夜少主的关系很亲近,她似乎只信九夜少主一个人。”

这些消息都是天魁殿主花重金收买了其他天罡殿的神兵们后打听来的。

他同时还打听到消息,这妇人过去近一个月来,把几个天罡殿折腾的够呛。

好几名天罡殿主还被其打伤了。

“另外还有一事,陛下您早前不是让属下打听天空殿主在天罡雷海的事嘛,属下已经打听过了。天空殿主当日之所以在天罡雷海,也是因为这妇人的缘故。前几日,天空殿主负责照看妇人,可妇人性格桀骜,不服看管。她趁着天空殿主外出之际,一人游荡到了天罡雷海,还引了雷海暴动,天空殿主现时,派人前去抓拿,聚还伤了七八个手下。”

天魁殿主边说着,心底边慢着天空殿主那老狐狸。

这么麻烦的人物,他居然强塞给他。

若非是今日刚好叶凌月亲临,又恰好降服了妇人,只怕他天魁殿今日的损失会更加严重。

“原来如此。”

看样子,也是小蛮运气不好,刚好遇到了天空殿主在寻找妇人,天空殿主心烦意乱,免不得要下重手。

知识妇人贸然进入天罡雷海做什么?

叶凌月看看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的妇人。

妇人就如一尊睡美人静静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谁能想到,这般美人儿,动手时就如雷霆万钧一般,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这样一来,让叶凌月对她的好奇心更重了。

可惜了天魁殿主打听到的消息,一点用处都没有。

要想知道妇人的身份,看样子,只能跟妇人打听了。

“天魁殿主,你先退下,我试试提起诊断病情。”

叶凌月看妇人的模样,应该是疯癫多日。

天魁殿主手下的医师也看过了,说此女得的是失心疯。

这种病,并不好医治,要想根治,必须弄清,妇人疯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天魁殿主退了下去。

叶凌月走到了床榻边,她先是替妇人把脉诊断了一番。

就在叶凌月的指尖刚碰触到妇人的手腕时,原本一动不动符妇人,腾地反手抓着了叶凌月的手腕。

在她体内,叶凌月感受到了一股狂暴之力。

那是……帝魔之力!

叶凌月眼眸微微一沉,手腕不缩反进,食指和中指堪堪按在了妇人的虎口处。

妇人眉头一皱,脸上腾起了一股怒意。

却没有再下手,叶凌月握住的虎口处,正是她手间命门要穴处,妇人体内刚兴起的那股力,一下子被压制了回去。

同时,叶凌月心底也是一阵激荡。

她为何苏醒的这么快?

叶凌月用鼎息刺激她的昏睡穴,按理说,妇人应该至少要昏迷六个时辰以上。

可方才不过半个时辰,妇人就醒了。

这意味着,要么凌月失手了,要么妇人的实力强得过分,自己靠着自身的力量冲破了穴道。

很显然,眼前妇人的情况,应该是第二种情况。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