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帝莘不信,兰楚楚连声否认。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只有奚九夜知道天罡殿在哪里。不过,帝云裳在那里会很安全,奚九夜对她很不错,他想利用那女人,将你引出来。”

她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身旁已经没有了声音。

兰楚楚松了口气,瘫倒在地……

帝莘出了奚九夜的别院,外面已经是深夜。

天空满是繁星,虽然知道了帝云裳的下落,可帝莘的心情没有丝毫好转。

异域之大,找一个天罡殿,并不容易。

他本打算尽快了结帝云裳之事,返回神界,和洗妇儿早日团聚。

几个月过去了,他对洗妇儿的思念,已经泛滥成灾了。

天罡殿……到底在何处?

夜色迷蒙。

帝魔城十里外的一条僻静小道上。

一行人正在夜色下赶路,到了一个山头,为的血迟才停了下来。

“前方十里外,就是帝魔城了。再往前,就是帝魔家族的大本营了,我们要万分小心。”

饶是血迟,这几日昼夜赶路,也略有吃力。

他看看身后的叶凌月,叶凌月一袭黑衣,她已经恢复了真容。

夜色之下,即便是身着黑衣,依旧难掩其实一身的气度芳华。

看上去,叶凌月并无疲态。

她目光熠熠,看向了远方。

帝莘依旧没有消息,他是否就在帝魔城?

十里距离,对于旁人,是一个实力再高,也难以匹及的距离,可是对于叶凌月而言,由于她是神念师的缘故,精神力惊人。

一目十里,倒也勉强可见。

帝魔城,是异域屈指可数的大城池之一。

也是帝魔家族的大本营,和一般的城池不同,这座城池规模和神界的中等城池差不多大小。

占地万顷,人口约七八万左右,这七八万人口,几乎全都是帝魔家族的血脉和家臣,外人想要进入帝魔城可谓是非常困难。

城中还常年驻扎着约莫五万帝魔兵卫,这些都是叶凌月早前从血迟口中得知的消息。

遥遥看去,夜幕之下,城池戒备森严,即便是在暗夜中,也闪烁着点点寒光。

那是城墙上,暗箭的光芒。

即便是深夜,帝魔城的防守也不容小觑。

不过说来也可笑,就是在这样戒备森严的城中,帝魔少族长帝释伽依旧被杀了。

帝景天迄今还不知情,不得不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饶是帝景天,也没想到,自己悉心栽培的奚九夜,会对帝释伽下手。

“血迟,我们可有法子混入城中?”

叶凌月收回了神念。

由于帝魔城居民的特殊性,几乎每一个住在帝魔城的城民,进出帝魔城都有身份可循。

叶凌月初来异域,对帝魔城并不熟悉,也没法子混入,只能仰仗血迟。

“天魔廷在帝魔城内有几名暗探,不过眼下天色尚早,无法联络。待到天明后,我们才可以混进去。”

血迟坦言道。

帝景天那老家伙很是谨慎,尤其是在帝释伽死后,帝景天加强了帝魔城的戒备,整个帝魔城上至帝魔家族的直系,下至旁系和下人,全都被打洗牌了一遍。

当时天魔廷的暗探也被杀了多人,余下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非到万不得已时,血迟也不希望他们暴露。

“大伙原地休息,天明之后,再想法子混入帝魔城。”

叶凌月算算日子,帝魔少族长选拔只有两天了。

她还无法肯定帝释伽魂魄的下落,时间上,并不算是很充裕。

但愿天亮后,血迟能够顺利联络上天魔廷的暗探。

众人找了处隐蔽之处,闭目养神了起来。

赶了几日的路,大伙都有些累,不一会儿,就各自入了定。

唯独叶凌月,心神一片难安。

既是无法入定,她索性神念一转,进入了鸿蒙天。

鸿蒙天内一切如常,自从那一日,鸿蒙天再度扩大之后,整个鸿蒙天的疆域变得更加广阔。

面对一大片有待开的沃土,叶凌月沉思了起来。

这时,她眼皮子跳了跳,一个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

“陛下,韩言有事求见。”

那是女鬼韩言的声音。

自从派遣韩言去了水月域回来后,韩言和一干女鬼一直在地煞狱修炼。

韩言是个性格冷清的,主动找叶凌月还是第一次。

难道说是地煞狱里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忙神念一动,从鸿蒙天里,进入了天地阵。

地煞狱内,一干女鬼正焦急地聚在一起。

韩言满面愁容,几名女鬼正簇着一名虚弱的女鬼。

“怎么回事?”

叶凌月上前一看,就见那名女鬼神魂不定,像是遭受了重创。

这女鬼叶凌月依稀有些印象,她叫小蛮,性格活泼,是女鬼中年纪较小的一个,平时很得韩言的喜爱。

韩言一脸为难,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叶凌月。

凤临城的这些女鬼因为受到柳七变的诅咒的缘故,魂魄无法再入轮回。

叶凌月为了保全她们,也为了防止她们在为害人间,就让她们留在了地煞狱。

地煞狱里煞气充足,对于女鬼们而言,反倒是一处极佳的修炼地。

女鬼们在这里修炼了一个月有余,修为都或多或少得到了提升。

这些女鬼被害时,都不过十几岁年龄,正是花样年华,个个天性烂漫。

可因为凤临城被杀,怨气颇重,反倒让她们一度迷失了本性。

可被叶凌月度之后,又离开了凤临那个冤煞之地,她们在地煞狱里如鱼得水,渐渐恢复了本性。

她们在地煞狱呆了一个月有余,也把地煞狱游了个遍。

时间一久,女鬼们就不免开始好奇,地煞狱到底有多大。

地煞狱上方的那片天空之上又还有些什么?

只是想归想,叶凌月早前就有命令,让女鬼们除了地煞域之外,不可擅闯,尤其是天空之上的那一片天罡雷海。

女鬼们对叶凌月很是敬畏,自是不敢贸然闯入。

韩言说到这里,叶凌月奇道。

“既是如此,为何她会受伤?”

照韩言所说,小蛮并非是被天雷所伤,那又是何人伤了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