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几名亲兵都退了下去。

帝莘看在眼里,心底愈觉得奇怪。

脚已经下意识跟着奚九夜,进了禁院。

算上上一次,这已经是帝莘第二次进入禁院了。

时隔数日,经历过一场火灾的禁院看上去很是荒芜,黑漆漆的墙壁和烧焦了的杂草,彰显了这里曾经生了什么。

不远处,那个古旧的摇篮依旧摆放在那里。

帝景天对帝云裳很是厌恶,火灾之后,连下人都不愿来这里收拾。

“凤队长,方才你看到了什么?”

奚九夜没有留意帝莘的神情变化,他只是淡淡扫了四周一圈,神情淡漠。

帝莘心头一动,那种压迫之感,扑面而来。

这种感觉,帝莘早前在面对奚九夜时从未遇到过。

这必然不是实力上的压制,奚九夜加入帝魔家族后,实力虽然有所提升,可在帝莘看来,还未到压强过他的地步。

可那种压迫感,却是真实存在的,让人不禁想要脱口而出心底话。

帝莘缓缓运起了体内的妖神魔之力,可那股力量,竟是没法子彻底排除那种压迫感。

闷哼了一声,体内,一股灼热感油然而生,末世妖阳散出了热度。

压迫感慢慢消失了,帝莘只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一些。

与此同时,奚九夜忽觉得怀里有什么东西微微一颤,他吃了一惊,不觉看了看衣襟内。

他将那张兵王符放在怀里,方才,兵王符忽然动了动。

难道说是,今日二次使用兵王符,引来了兵王符不满?

早前黑长老也说过,由于兵王符没有完全认主的缘故,不可太频繁使用,否则很快就需要二次祭奠,届时又需要一批兵魂,就有些棘手了。

该不会,才收服了一个莫秋,兵王符就罢工了?

这可怎么行,一个莫秋还不够,他还需要其他几位长老的支持,才能确保帝锦瑟能够在这一次的少族长选拔中脱颖而出。

奚九夜忐忑起来。

奚九夜的异常,让帝莘不觉也看向了奚九夜的衣襟。

那里面,究竟是什么玩意?

帝莘眼眸一深。

好在,兵王符只是短暂的闹腾了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奚九夜松了口气。

“奚总管,我看到了你和莫长老从禁院里走出来。”

帝莘“如实”回答道。

“凤队长,你是聪明人,听我一句话,方才,你什么都没看见。你可听明白了?”

奚九夜笑了笑,看着帝莘。

后者颔,嘴里梦呓般重复道。

“我什么都没看见。”

“很好,现在,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他们与你一样,今早什么都没看见,任凭谁问起来都一样。”

奚九夜拍了拍帝莘的肩。

帝莘径直出了禁院,一干亲卫队的人很快就散去了。

见人都已经走光了,奚九夜摸出了那张兵王符。

“这符箓,的确有些妙用,靠着它,相信这一次的少族长选拔,帝锦瑟非赢不可。可惜了,我并非帝魔家族的子嗣,否则,少族长之位,舍我其谁。”

奚九夜感慨着,这时,耳边一阵轻响。

“谁?”

奚九夜喝了一声。

他抬眼看去,

却见一只野猫从墙上蹿了下来,落在了破旧的摇篮上。

异域的野猫,连个头都特别大,摇篮被其一压,出了一阵脆响,摇篮裂成了两半。

“看样子,连天都不愿帮你。”

奚九夜走到了摇篮前,看着破旧的摇篮。

摇篮里,襁褓已经不见了。

当初帝云裳那疯女人离开后,到了他替她安排的藏身之所后,哭着闹着,怎么也要找到那个襁褓。

无奈之下,奚九夜只得在火灾当晚之后,将那个襁褓偷偷带了出来。

迄今为止,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帝云裳还活着。

而知道帝云裳下落的人,只有奚九夜一个。

“帝莘,你虽然夺走了我的挚爱,可你的生母却在我的手上。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在神界逍遥多久。”

想到了帝莘拥有了自己没有的一切。

神帝之位,叶凌月的爱,那些本该是他的,却最终与他失之交臂的东西。

奚九夜的心底,又怒有恨。

他一掌劈下,摇篮四分五裂,断成了碎片。

仿佛眼前的这个摇篮,就是帝莘的化身。

“果然是你,带走了帝四小姐。”

身后,悠然传来了个声音。

奚九夜没有回头。

“长孙姑娘,一大早的,你到禁院作什么?”

长孙雪缨,是帝魔家族中,除了奚九夜之外,唯二与帝云裳有交集的人。

“这句话,我应该问奚总管才对。我一个女人,倒还好说,你一个大男人,又是帝锦瑟的夫君,你到一个疯妇的住处做什么?”

长孙雪缨没好气道。

帝云裳“死”的离奇,那一日,她的尸体被抬出来后,就潦草埋葬了。

长孙雪缨非帝魔族人,也不方便直接查看尸体。

可她一直觉得,帝云裳绝不会那么容易死去。

火灾也好,死讯也好,一定是有人刻意为之。

长孙雪缨这些日子,也一直留意着禁院里的情况,想找到些有用的线索。

没想到,就在这里遇到了奚九夜。

“我身为帝魔家族的总管,检查禁院,准备挪作它用,想来长孙姑娘无权过问吧。”

奚九夜没好气道。

帝锦瑟和长孙雪缨是一类女人,虽然容貌绝美,但脾气实在太过跋扈。

奚九夜对这类女人,一向没什么好感。

他抽身就欲离开。

“我的确无权过问,不过,你身携兵王符,联合暗之领的举动,想来已经逾越了一名总管该有的行为了。”

长孙雪缨笑了笑。

“长孙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奚某不懂。”

奚九夜沉声道。

“奚九夜吗,你少在那装蒜,你忘了,我出身道门,各种符箓,我比你更了解。你身上有兵王符的波动,这种时候,你使用兵王符,居心妥测,你猜,我若是将此事告诉了帝景天,他会作何感想?”

长孙雪缨咯咯笑了起来,一双美眸里带着猫捉老鼠才有的恶趣味。

她的话,让奚九夜的心,骤然沉到了谷底。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