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

四方神尊等人都是一脸不解,看向了叶凌月。

烽火神尊都敢刺杀陛下了,陛下竟还要手下留情?

这可不像是叶凌月平日的作风。

“就算是我们抓了王山去质问烽火神尊,你们以为,烽火神尊就会承认?王山被烽火神尊所控,他一定会反口说是我们污蔑烽火神尊。烽火神尊毕竟是神界的老牌神尊。除非有足够的证据,抓住他要刺杀我的罪证。否则,就算是杀了他,也难以服众。”

叶凌月解释道。

听叶凌月这么一说,四方神尊也点了点头。

“陛下说得不错,烽火神尊和一干老牌神尊关系不错。尤其是那帮贵族神尊,他们一直不满三大新帝,若是贸然杀了烽火神尊,必定会引神界内乱。”

神界近期看似风平浪静,可实则依旧处于内忧外患之中,这种情况下,叶凌月不可鲁莽行事。

“可我们又能找到什么证据,烽火神尊那老东西很是谨慎,宁可借刀杀人,也不会亲自出手。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王山是被烽火神尊所控,除非王山能够恢复如初,成为我们的证人。”

薄情瞪了眼王山。

“让王山恢复……”

叶凌月看了眼王山。

王山对其怒目而视,一副恨不得将叶凌月除之后快的神情。

“我有一个法子可以一试。不过,有些风险。”

叶凌月略一沉吟,说出了个大胆的建议来。

“陛下你千金之躯,岂能冒这样的风险。”

第一个反对的,就是四方神尊,他一听,脸色大变。

陛下的做法也太大胆了。

“陛下,万万不可,山儿死有余辜,王家也承不起的陛下这般的恩情。”

王巨鹏也吓得磕头不止。

薄情在一旁,面色阴沉不定,却是没有开口阻止。

“祥瑞神尊,你倒是开口劝劝陛下,你难道愿意让陛下冒这么大的风险?”

四方神尊睨了眼薄情,示意薄情劝劝叶凌月。

“十三要做的事,没人能拦得了。”

薄情又何尝不知,叶凌月接下来所做的一切,何等危险。

可他从认识叶凌月的第一天开始,她就不是个贪生怕死之辈。

她做的每一件事,从人界到神界,何曾有一件事,缩手缩脚过。

烽火神尊那老贼不除,神界社稷难安,更何况他已经动了杀心。

先下手为强,这是叶凌月一向的为人处世的态度。

“知我者,薄情也。你们大可以放心,对付冥纹,我已经有过几次经验,若是一不可收拾,我自会保住性命。薄情,你和王巨鹏帮我控住王山。四方神尊,你盯紧烽火神尊。奚九夜已经跑了,切不可让烽火神尊再跑了。”

叶凌月面上,弥漫着一股凝重之意。

神界的那些所谓的老牌神尊,她早有警戒之意。

若是他们肯乖乖听话,他们就可以继续当他们的神尊,但若是他们不识相,那烽火神尊会使他们最好的例子。

四方神尊领命,立时去监视烽火神尊。

薄情和王巨鹏一人一边,控住了王山。

两人的脸上,都很是小心谨慎。

叶凌月走到了王山面前,王山冲着她,怒咆了一声,身上的那些冥纹再度浮现。

“小畜生。”

王巨鹏见王山彻底迷失了本性,又是伤心,又是恼怒。

叶凌月眉心,玄阴神印现了出来,那是一朵莲形的神印。

伴随着神印越来越清晰,一股血腥味从其眉心涌了出来。

太阴之血的气味,在空气中扩散开。

在太阴血出现时。王山的神情生了细微的变化。

早前,他受了烽火神尊的命令刺杀叶凌月,一看到叶凌月就一副恨不得将其撕碎的仇恨样。

可是在嗅到太阴之血的气味后,他眼底出现了痴迷之意。

他体内的冥纹,挥了作用。

暗之领也好,黑长老也罢,他们都以为,新孵化出来的冥纹提升了不少。

可有一点,无论是新的还是老的冥纹,都还保留了对新鲜和强大血肉体质的追求。

冥纹对于太阴族的血,天生就有一种狂热的喜爱。

那些冥纹,蠢蠢欲动了起来。

原本隐匿在王山体内的那些新型冥纹,全都涌现出来。

它们不仅仅只是冥纹,深藏在体内,而是如同迸起的青筋,一根根浮动在王山的身体表面。

它们最初就只有丝粗细,可随着玄阴血气息的愈浓烈,它们变得如同青筋粗细,最后就如小蛇一样,不断在王山皮肤上翻腾。

它们想要钻出王山的身体,想要去扑食眼前新鲜的,太阴天女的血。

因为这些冥纹的作用,原本已经被制服的王山也变得更加暴躁。

他坐立难安,死命想要挣脱束缚,扑向叶凌月,想要撕开她白皙的皮肤,狠狠吸光她体内的每一滴玄阴之血。

“这是什么鬼玩意。”

薄情和王巨鹏控住了王山,看到儿子身上的变化,王巨鹏不禁惊呼出声。

他虽然也见过冥纹,可没看过这么厉害的冥纹。

手下的王山变得很是难控制,薄情和王巨鹏两个人的神力加上浑身的气力,才勉强将其控制住。

“噗”

许是知道,这具肉身没法子再利用了。

那些躁动不安的冥纹再也忍不住了。

它们索性丢弃了王山,破开了王山的皮肤,朝着叶凌月袭去。

那些冥纹,一条条犹如小蛇一样,它们闪着幽绿色的光,全都飞叶凌月。

“十三!”

薄情大惊,唯恐那些冥纹伤了叶凌月。

“薄情,我不会有事,你控住王山。”

叶凌月额头,玄阴神印,依旧在闪烁不定。

王山体内的冥纹才出来了一部分,王山的情况还很不稳定,她必须让所有的冥纹离开王山的体内。

薄情迟疑着,看了眼面部狰狞的王山,再看看王巨鹏,凭他一人之力,的确控制不住王山。

他必须信十三!

薄情脚下一撤,按住了王山。

那些冥纹朝着叶凌月掠去时,叶凌月眼眸只是沉了沉,也没有退却。

冥纹嗅着血的气味,全都朝着叶凌月的眉心钻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