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席上,灯火通明。

四方神尊一张丽颜在了灯火之下,精致的五官就如会光般,只是一个回眸,就已艳压群芳。

场内,一阵倒抽气声。

尤其是贵宾席来的那些客人们,这会儿,都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原赵氏一看四方神尊那张脸,心底就跟猫挠似的,很是难受。

她才是今日的新嫁娘,可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那个狐狸精身上。

尤其是烽火神尊的脸色,前所未有的怪。

“老爷,你可千万别被那狐狸精迷惑了,她就是靠那张脸……”

原赵氏见烽火神尊一脸的呆滞,还以为是烽火神尊被美色所迷,忙起身,拽着烽火神尊哭求道。

“闭嘴!”

等待原赵氏的并非是好言相劝,烽火神尊反手就是一记耳光。

原赵氏还未回过神来,就摔倒在地。

她半边脸颊全都肿了起来,牙齿也脱落了几颗,精心梳好的髻也歪向了一边,一双眼里满是不信。

“老爷,你为了一个狐狸精打我?”

原赵氏满脸的难以置信。

“师父,你怎能打我娘,明明杀害大哥的是那贱人。”

王二少也是一脸的惊诧,他搀起原赵氏。

“你骂谁是贱人?烽火,你教得好徒弟。”

四方神尊美眸一凝。

“来人,掌嘴。”

烽火神尊咬咬牙,手下几名侍卫架起了王二少,左右开弓,数十个耳刮子伺候下去。

“狐狸精,你不得好死,你害死了冲儿,又想害死山儿。”

原赵氏见烽火神尊判若两人,气得一口气差点没噎在喉咙里。

她也不顾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上前拉扯着四方神尊。

“赵氏,你看清楚了,你儿子是被你的蚀心丹所害,与本尊何干。虎毒不食子,你先是不忠于王巨鹏,又谋害亲子,你才是真正的蛇蝎妇人。”

四方神尊脚下一移,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原赵氏扑倒在地。

“你胡说,冲儿不是我害死的!你有什么证据,你含血喷人!”

原赵氏一口否认。

“要证据?我就给你证据。”

四方神尊也不多说,她往人群中走去,一把从人群中,抓出了一人。

见了那人,原赵氏的脸色白了白。

这该死的小贱人,怎么还在这里,早知道,就该杀了她灭口。

被四方神尊拉出来的,正是原赵氏的贴身婢女。

那婢女也没想到,主人给的蚀心丹,居然会作用在大少身上,这时她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眼神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我问你,你可否在我的酒杯里下毒?”

四方神尊的声音听上去很是和气,仿佛谈论的并非是“毒杀自己”的话题,而是闲话家常。

“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那名婢女吓得不轻,她不时偷偷看赵氏。

“我劝你最好想清楚一点再说。”

四方神尊冷嗤道。

“说得不错,你一定要想清楚了再说,你放心,你无论说了什么,老爷都会替你做主的。”

赵氏不停地冲那名侍女使眼色。

那侍女被四方神尊的气势所摄,这会儿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可一想到,夫人终归是神尊大人的侧妃,地位身份都远在这位方姑娘之上……

她咬咬牙。

“奴婢该死,早前方姑娘给了奴婢一些曜晶,让奴婢在大少的酒杯里下毒,奴婢不敢,想来方姑娘就自己下手了。”

侍女睁眼说着瞎话。

“老爷,我早就说过,就是这狐狸精害人。我可怜的冲儿,老爷,你一定要将这贱人千刀万剐,替冲儿报仇。”

赵氏一听,顿觉底气十足。

“老爷老爷?”

赵氏见烽火神尊半天都不曾行动,再看旁边,众人也是默不吭声,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老夫再问一句,毒,到底是谁下的?”

烽火神尊目光一厉,瞪向了那名侍女。

那侍女吓得膝盖软,扑通一声跪下。

她浑身抖,颤巍巍抬起了手,指向了四方神尊。

“是方姑……”

“大胆,方姑娘也是你叫的?还不拜见四方神尊。”

烽火神尊虎目一瞪。

四方神尊?

这个名讳,落在了原赵氏乃至王家一干仆众,普通席的一干宾客们的耳中,却是如雷贯耳。

一干人等,全都是愣在了当场。

“我没听错吧,不仅仅是祥瑞神尊,连四方神尊都来了?”

普通席的一名下位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狠狠掐了自己一记。

“可不是嘛,烽火神尊好大的排场,居然把这两位罕见的神尊都请过来了。”

“我看不对吧,烽火神尊要真知道,能让两位神尊坐在普通席。尤其是四方神尊,那可是三大神帝之下,第一神尊啊。”

在场那些神尊,即便是没见过祥瑞神尊,可是四方神尊他们可都是认得的。

四方神尊这些年一直常伴君王侧,是如今神界第一神尊,这可是众所周知的。

方才原赵氏居然哭诉,说四方神尊被王大少所拒,四方神尊因爱生恨,才毒杀了对方。

这真是天字号第一大笑话啊。

那些上位神,神尊们全都一脸看热闹地看着这场闹剧。

一场好好的喜宴,顿时成了一场闹剧。

他们倒是要看看,烽火神尊今日哟啊如何收场。

“你们应该不知道,谋害神尊的罪名有多重。按照神界戒律,谋害神尊,当处以极刑,三族之内,洗漱贬为鬼畜。”

叶凌月唯恐天下不乱,在旁帮腔道。

处以极刑,三族之内,贬为鬼畜?

那名侍女也吓傻了眼。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不知道,方姑娘……奴婢真不知道这位是神尊大人。是夫人……是夫人嫉妒四方神尊美貌,让奴婢暗中在四方神尊的酒中下毒。奴婢还请大人凯恩,放过奴婢,奴婢只是听命行事,如果不听夫人的话,夫人要贩卖我一家老小。”

那侍女磕头不止。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犹如万箭穿心,让赵氏脸色一片惨白。

她张了张嘴,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来人,把这贱人拖下去,刑罚处置。”

烽火神尊也铁青着脸,挥挥手,示意把人带下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