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护卫一出手,少年身旁,那名青年男子面色一变。

比起少年的普通,他身后的那名男子却是相貌堂堂,却见其剑眉斜飞入鬓,一双桃花眼顾盼生辉,比起来,青年倒更像是个主子。

却见青年见少年被人辱骂,抬抬手,不见他出手,却有一股肉眼无法察觉的神力,破空而出。

一道无形的风刃,击在了那名护卫的手上,就惨叫了一声。

再看他手背上,一片鲜血淋淋,像是被人用刀刃砍了一刀似的。

“哎呦,小子,你居然还敢出出手伤人。”

那名护卫大喊了一声,旁边几名护卫一听,纷纷拔出佩刀,将少年和年轻人都围在了中间。

“几位护卫兄弟,有话好说。我不是冒牌的,我真是祥瑞神尊。”

那名少年“急”道。

“既然你说你是祥瑞神尊,就把你的请柬拿出来。”

护卫中,一名看着像是队长的男子说道。

少年身后,那名年轻男子沉声说道。

“早前入府的客人,也不见请柬,为何到了我家主子这,就非要看请柬。你们这分明是侮辱我家神尊大人。”

少年和青年的身份不言而喻,正是乔装打扮过的叶凌月和薄情。

至于王巨鹏,叶凌月担心他目睹婚宴之后,情绪失控,所以让其暂时回避在客栈里。

只是在身份上,叶凌月和薄情调换了下,叶凌月成了祥瑞神尊,薄情则成了她的侍卫。

那几名侍卫被这么一问,也是面面相觑。

他们是狗眼看人低,才要看少年的请柬。

早前进府的那些都是神尊大人的故交,或是神界的老牌神尊,他们自是放行。

本以为,这个少年是个好欺负的,可是他身旁的那名年轻人,显然不是好对付的。

几名侍卫一时之间,也不敢肯定对方是什么来头。

“侮辱又怎么了?”

就在几名侍卫不知如何是好时,就见了一个声音,很是傲慢,从府门里传了出来。

一名看着二十七八的黄袍年轻男子,踱了出来。

却见其一身锦衣,佩着一柄冰玉钩,额高面阔,看上去还算是英挺,不过和叶凌月身后的薄情一比,自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能相提并论。

黄袍男子一脸的傲慢,鼻孔朝天看人,一看不是个好相与的主。

“大少爷。”

见了来人,原本气焰已经短了一截的侍卫们顿时又趾高气扬了起来。

叶凌月和薄情也一眼看了过去。

烽火神尊已经活了大几千岁,其妻妃众多,但都留在了旧城里。

如今与其同住的,只有就要娶进门的新侧妃王赵氏。

王赵氏也就是王巨鹏的妻子,据说长得风流妩媚,否则怎么能在有了两个孩子后,还依旧讨得烽火神尊的欢心。

眼前之人的身份已经是不言而喻了,被称呼为少爷的,又是出自南奚神尊府,想来就是王家的子嗣,也就是王巨鹏两个儿子中的长子了。

认贼作师,此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叶凌月心底不屑道,面上却是笑盈盈着,冲着王大少行了一礼。

“这位想必就是王家大少了,在下祥瑞……”

“什么王家大少,本少爷如今是烽火神尊的三弟子,改姓原了。”

原姓,乃是烽火神尊的本家姓名。

叶凌月和薄情听罢,对王巨鹏的这个长子越不屑。

早前他们还以为,王家的这两位少爷认贼作师是被迫的,如今看来,两人想来是心甘情愿,恨不得抱上烽火神尊的大腿。

叶凌月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等人。

“原来是原大少……”

叶凌月麻溜地改口。

这一声原大少出口,王大少爷又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烽火神尊的子嗣可不少,这一声原大少可是冒犯了旧城的正牌的那一位。

“什么大少不大少,如今本少爷是神尊府的总管。”

王大少不耐烦道,他斜眼看了眼叶凌月,从早前叶凌月的称呼看,他更加认定了对方是冒牌货。

要是正牌的神尊,压根不会将他看在眼里。

对方对自己还毕恭毕敬,一看就是个冒牌货。

王大少愈的有肆无恐。

“总管大人……”

叶凌月小心翼翼又喊了一声。

“有请柬就进去,没请柬就滚出去。本总管今日很忙,没空和你啰嗦。”

王大少哼了一声。

见过忙的,没见过忙着嫁娘的。

叶凌月心底冷笑着。

“王大少,实不相瞒,在下没有请柬。”

叶凌月摊摊手。

叶凌月是以薄情的名义来的,按理说,以薄情的级别,同为神尊,烽火神尊大婚是应该邀请薄情的。

可薄情是新晋神尊,又是亲新帝派,早前他又是人族成神的。

这类新神尊,在烽火神尊那样的老牌神尊看来,压根不值得结交。

尤其是,薄情还得了个封号是什么祥瑞神尊,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整个神界,这厮就是靠着运气上位的嘛。

老牌贵族神尊们最是看不起的,就是这种,靠着运气上位的。

薄情要是知道了,自己的祥瑞封号被人这么误解的,只怕要气得吐血了。

“果然是个冒牌货,居然还敢伤我神尊府的人,简直是岂有此理,来人,把他们拿下。要不是今日府中大喜,不宜见红,本总管第一个不饶你们。”

王大少翻了个白眼,一挥手,示意手下的人将两人围住。

“谁敢动手。”

薄情俊脸一变,手下已经蓄了力,就要出手。

叶凌月皱皱眉,她倒是没想到,放着个神尊之名,也进不了烽火神尊的府邸。

这可和叶凌月早前预料的有些不同。

看样子还真是要动手了,叶凌月揉了揉眉心,头疼不已。

“慢着。”

就在两边准备动手之际,就听到了一个女声打断了争执。

就见了一名中年美妇款款行来。

一看来人,王大少连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

中年美妇虽是年纪不轻,面上却是连一丝皱纹都没有,保养的极好,皮肤雪白,就如剥壳鸡蛋般,再看其身段,婀娜多姿,最是难得的是,美妇不仅仅容貌出众,气质更是逼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