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进入了房间。

屋内只有一个背影,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仿佛没听到开门声,帝莘走近了几步。

短短的几步,对于帝莘而言,却像是一辈子那么长。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怎么出口。

他不做得好女人是否还记得他,他两世为人,早已不是当初的帝莘。

“你可是……”

帝莘沉声说道。

女人总算有了反应。

她缓缓转过了头来。

帝莘记忆中,那模糊了的相貌,在这一刻,渐渐清晰了。

那是个容貌秀丽的妇人,由于寡居和愁思,她的容颜早已憔悴,看上去苍老憔悴了许多。

可她那双眼,和帝莘如出一辙,美丽而又多情的凤眼。

“我……”

帝莘想要询问她,她是否还记得那个被丢弃的婴孩。

没想到,女人腾地站了起来。

她面上露出了欢喜之色,一双眼里,泪水盈眶。

她巍巍颤颤着,口中呢喃着。

“莘儿,你是我的莘儿。”

女人伸出了手,想要搂抱帝莘。

她真的是自己的娘亲。

帝莘的心骤跳了两下,女人的手已经到了身前。

就在这时,女人那双满是泪花的眼里,歹毒之光骤起。

看似纤弱无骨的手上,手掌一翻,下面露出了一把闪着幽光的匕,直刺向帝莘的心口命门处。

那一手快若闪电,让人退无可退。

帝莘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

可就在这瞬息之间,帝莘的身影骤然消失了。

女人脚下一个踉跄,扑了个空。

她面色一变,下一刻,只听得屋檐上,轰的一声。

却见一个人影骤然而现。

数道剑气凌厉而出,暴射向女人。

女人惨呼了一声,身子已经被剑气袭中。

剑气穿透了她的手脚经脉,她跌倒在地。

虽是受了重伤,帝莘却留了她一条性命。

女人大口喘着气,抬起了一脸怨恨,怒瞪着帝莘。

“你是奚九夜的手下。”

帝莘面色阴沉,睨着地上苟延残喘的女人。

“你是怎么现我的?”

女人一脸的诧异,她自然伪装本事了得。

她是奚九夜手下的死士,是当年奚三千留给奚九夜的少数北境的老臣子之一。

这么多年来,奚九夜几乎从未让其出现在任何人面前。

她最擅长的就是易容换貌,在神族内,几乎无人可比她的变装技能。

奚九夜到了帝魔家族后,召集了一些老部下,虽然人数不多,但每一个都是好受。

此女就是其中之一,早前,奚九夜一直让其蛰伏,未露行踪。

可就在几日前,奚九夜忽然现自己出入禁院时,有人跟踪。

他假装没有现,继续进出禁院,没多久,就现那是帝释伽的人。

奚九夜是个谨慎的性子,他也知,帝释伽必定会拿此事向帝景天告状。

加之奚九夜早前就想利用帝云裳,威胁帝莘,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

奚九夜就安排了她易容成了帝云裳的模样,奚九夜此举可谓是一石二鸟,既能调包了帝云裳,又能堵住了帝释伽的嘴。

只是他没想到,最早现人是假冒的,会是帝莘。

女人咯咯笑了两声,她什么也没说,却见其眸光一变,身子砰的一声炸开了。

帝莘倒是没想到,女人在被剑气所伤后,体内还藏有了按照。

他瞬息之间,人已经出了院落。

整个院落,已经淹没在一片火光熊熊之下。

“好一个奚九夜。”

帝莘脸色沉了沉,手不禁紧握成拳。

他被奚九夜那小子暗算了。

那个冒牌女人,必定是奚九夜安排的死士。

帝释伽前去向帝景天告状,无论禁院里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帝景天必定会去调查奚九夜和里面的女人的关系。

奚九夜早前命人送信给自己,想必也猜测到自己早晚会到帝魔家族寻找生母的下落。

那女死士之死,刚好是一石二鸟,既堵住了帝释伽的口,又能够让帝莘断了线索。

院落里的火光冲天,很快,就会惊动四周的人。

帝莘眸光闪了闪。

不过奚九夜此举,倒是让帝莘肯定了一件事。

禁院的那个女人,的确就是他的生母。

真正的帝魔家四小姐,如今一定在奚九夜手上。

尽管一时之间,他没法子找到对方的下落,不过既然奚九夜将其藏了起来,以奚九夜的性格,早晚会找上他。

与其打草惊蛇,他还不如静观其变,等待奚九夜送上门来。

“快!禁院起火了,快去救火!”

旁边的几个院落里,有人被惊动了,他们聚到了禁院旁,个个都是面面相觑。

这场火来势汹汹,等到被扑灭时,已经是后半夜了,整个禁院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

别说是里面的活人,就连墙垣也全都烧成了漆黑色。

帝景天等人闻讯赶来时,已经是清晨。

“启禀家主,里面现了一具女尸,已验明正身,乃是帝云裳。”

侍从向帝景天禀告道。

“死了?”

帝景天脸色变了变。

帝云裳的居然死了。

虽说帝云裳一直是帝魔家族的耻辱,可是如今的她,因为帝莘的缘故,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今日释伽来禀告后,帝景天本还打算,明日就传召帝云裳。

虽然帝景天也知,他不可能问出什么来。

当年,在他将那个废物丢弃之后,帝云裳就已经彻底疯了。

这么多年来,她的疯病只是日益严重。

只是,帝释伽今日才禀告了帝云裳和奚九夜、长孙雪缨有往来,今夜她就死了,这事未免有些蹊跷。

“生了什么事?”

闻讯赶来的还有奚九夜、帝锦瑟以及帝释伽等人,就连深居简出的长孙雪缨也被惊动了。

看到已经化为一片焦土的禁院,众人的反应都是各不相同。

帝景天特意留意了下奚九夜和长孙雪缨的脸色。

长孙雪缨的面色微有些难看,尤其是听到现了女人的骸骨时,她险些忍不住要质问帝景天。

倒是奚九夜的反应很正常,他当即命令手下的亲兵,调查失火的原因,看上去并无什么异常。

这让帝景天不禁对帝释伽早前的话,产生了怀疑。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