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落外,帝莘护送着奚九夜的一双子女回去。

早前帝家爷孙俩的那席话一直在其脑海中回荡。

能吸引长孙雪缨和奚九夜同时关注的禁院,必定藏了什么秘密。

帝莘倒是不像是帝释伽,怀疑两人之间有什么奸情,长孙雪缨那般高傲的女人,又怎么会看上已经奚九夜那样的人。

奚九夜固然是神帝,文韬武略,可此人抛弃女人就如破布,这般的男人,会借着女人上位,却不会对人付出真心。

亦或者说,就算是他有所谓的真心,也早在几百年前,被他自己毁掉了。

帝莘回想着,自己巡逻路线上,并无一个叫做禁院的地方。

那处地方,必定是帝魔家族的禁地,只怕知道它的存在的人并不多。

两个孩童就走在帝莘的身旁。

帝莘一路想着事,倒是没有留意两个孩子的举动。

走到了一处岔道时,奚喃思忽然脚下一顿,往前走去。

“姐姐,那里不是回去的路。”

奚星落一路上都还战战兢兢,他看看黑漆漆的前路,瑟缩了下,下意识拽了下奚喃思。

奚喃思没有多说,继续往前走。

“喃思小姐,还请止步。”

帝莘拦下了奚喃思。

奚喃思抬起头,看了看帝莘,一双黑漆漆的眸里,没有半分恐惧之意。

奚喃思抬起手,指向了前方。

不远处,有一座黑漆漆的破旧院落。

它在帝魔家族的宅子中,并不显得突兀,只因它掩饰在层层树木之后,夜晚看上去,就像是一头蛰伏的夜枭。

这一带,帝莘记得是内宅仆从守夜的地方。

“那里……”

帝莘忽然意识到什么,他看向了奚喃思。

“你知道,我想去那?”

奚喃思点点头。

她又聋又哑,这也让她比一般人敏锐很多。

方才帝释伽进门来,神情不悦,出手就伤人。

她留意到他的嘴型,他提了奚九夜、长孙雪缨、禁院几个字眼。

她还留意到,那名有些特殊的亲兵在进门时,脚步比他进门时,缓慢了几分。

那人,也留意到了禁院。

旁人都不知道的禁院,奚喃思却是知道的。

那个地方,她曾经经过过,当时仆从就说过,那是帝魔家族的禁地,让她和弟弟,绝不可闯进去,否则里面就有吃人的女鬼吃了她们。

长孙雪缨自是不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反倒是对禁院又留意了几分。

她看了眼帝莘,后者在听说禁院之后,没有多少表情。

对方也是个极沉得住气的人。

“喃思小姐、星落少爷,这边请。”

对方没有再多看禁院一眼,而是催着两人离开。

奚喃思也没有再多说,跟着帝莘一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两个孩童回房后,帝莘走了出来。

“洗妇儿的眼光不错,这孩子倒是个可造之才,可惜了,投错了胎。不知这一次,对他们而言,是一次机遇,亦或者是一次彻底的毁灭。”

帝莘回头看了眼屋内,奚喃思正安抚着奚星落。

这是个异常早熟,且异常敏锐的女孩子。

她具备了同龄人不具备的早熟心智,凭借这一份天赋,她可以在帝魔家族如鱼得水的存活下来。

可她的身世,早晚有一天会被揭。

以奚九夜性格,只怕不会容她活下来。

但是这些事,帝莘也无心多管。

眼下,他必须先进入那间禁院,查查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同时让长孙雪缨和奚九夜都这么感兴趣。

帝莘虽是很好奇禁院的情况,可没有立刻急着去禁院。

一直等到夜深人静前后,帝莘在巡逻完后,才潜入夜色中,前往早前奚喃思指着的那座院落。

他这么做的原因有二,一来,他对奚喃思也不是完全信任,另一方面,夜色总是有利于现一些白日不为人知的秘密。

三更前后,一抹人影极快的落在了禁院内。

周围的几座仆从院落,早已熄了灯。

禁院内更是一片乌漆麻黑,这里面,连一盏灯笼都没有。

帝莘很清楚看见了院内的情况。

这个院落,真是荒凉。

帝莘皱了皱眉,院落里一片杂乱,野草丛生,四处都是腐烂的食物的气味,有老鼠从角落里蹿了过去。

哪怕是禁地,眼前这副模样,未免也太荒凉了些。

院落里,也几乎感受不到人的气息。

这种地方,当真有人居住?

帝莘很是怀疑。

他往前走了几步,目光往前看去,忽然间,帝莘的瞳重重一缩。

他的呼吸,刹那间,混乱了。

他看到了什么?

帝莘看到院落的天井旁,摆着一个摇篮。

院落的每个角落,都满是尘埃,甚至布满了蛛网,唯独眼前的这一个摇篮,却是如此的不同。

它虽然和古老,却被打扫的很干净。

和周围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帝莘走上前去。

手,摸过了那一个摇篮。

手微微有些颤抖。

记忆中,某个片段,和眼前的这一幕重合在一起。

那是他睡梦中的那个摇篮。

他低头一看,却在摇篮里,现了一个破旧的襁褓。

那个襁褓缺了一角。

帝莘拿出了身上的那块碎布,放在眼前,和那个角不谋而合。

是它!

帝莘不禁握紧了手中的碎布。

这就是他记忆中的那个襁褓,他的娘亲,在有限的夜晚里,唱着摇篮曲,哼着歌,哄他入睡。

“娘……”

帝莘沉吟了一声。

在帝莘的人生中,从未有过这个称谓。

哪怕是在北青时,面对他在人界的娘亲,他也没有太过强烈的骨肉亲情之感。

可是这一次,他的心,微微的颤了起来。

他还记得,得知自己筋脉被废后,女人悲痛欲绝的哭喊声。

帝莘深吸了一口气。

他脚步一转,朝着身后的破旧屋舍走去。

屋舍里,一片漆黑。

在靠近屋舍的一刹那,帝莘感觉到了一缕极其微弱的气息。

他顿了顿,在推开门的一瞬间,手不禁顿了顿。

他也不知自己是怎样的心情,他只知道,自己推开门的那一刻,可能会看到,自己的亲生娘亲。

尽管梦境中,出现过那个女人的声音,他却看不清那女人的脸。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