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莘一听,怔了怔,帝魔家族除了帝锦瑟之外,难道还有其他四小姐不成?

帝莘并不知,在帝魔家族,至少在帝景天这一辈人中,四小姐并非是帝锦瑟,而是……

何况如今帝锦瑟还嫁了人,照理应该喊夫人才对。

帝莘一时口误,倒是让帝景天误会了。

帝景天脱口之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他面色变了变,再问道。

“你说得可是锦瑟那丫头?”

“回禀老族长,正是锦瑟夫人。此人是锦瑟夫人的侍女,早前在校场时,拿错了丹药,被锦瑟小姐鞭打了一顿。”

帝莘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一遍。

“所以说,她身上的伤势大部分是奚九夜留下来的?”

帝景天听罢,倒是有些意外。

奚九夜那厮,倒是个狠角色,这可是他的妻,他也下得了手。

兰楚楚听后,却是不禁心头一疼,身上的鞭伤疼得愈厉害了。

奚星落听罢,嘴扁了扁。

“爹爹为什么要打娘亲,爹爹是不是不要我们和娘亲了。”

奚星落已经慢慢开始懂事,他只知道,奚九夜来看自己和姐姐的次数少得可怜。

虽然老族长对他们还算是疼爱,可是内宅的那些孩童们背地里都喊他和姐姐是杂种。

这对于奚星落而言,很难接受。

可他又打不过他们只能忍气吞声。

“正是。”

帝莘没有正眼去看奚星落,他更感兴趣的是不远处的奚喃思。

帝莘是知道奚喃思的身世的,照理说,她才是兰楚楚的亲生女儿,生母成了这副模样,她居然完全无动于衷,倒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奚星落这么伤心,那奚喃思,有些意思。

奚喃思听到这些,并无过多表示。

奚九夜是什么样的人,他和兰楚楚一样,都是冷血无情之辈。

这一点,从他丢下兰楚楚和她们姐弟,离开神界就知道了。

奚喃思小时,还对奚九夜有过一丝丝亲情的感觉。

可当知道自己不是奚九夜的亲生女儿后,奚九夜又亲手杀了小怪物哥哥后,奚喃思对他的最后一点亲情也消失了。

她恨奚九夜,小怪物哥哥,才是世上唯一一个疼爱过自己,自己真正的亲人。

可是奚九夜却杀了他。

她恨奚九夜,那一次,在她、弟弟和兰楚楚一起来投奔奚九夜时。

奚九夜看她们的眼神里,并无半点感情可言。

这个男人,骨子里和兰楚楚一模一样,并非善类。

奚星落心底想着,这时,她忽是感觉到了什么。

由于师从叶凌月的缘故,奚星落已经开始修炼精神力,且在这方面的进步很大。

她敏锐感到,那名亲卫在打量自己。

奚喃思好奇地看了眼对方,可细细看去,对方分明看着帝景天。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奚喃思诧异着。

“老族长,你一定要给奴婢做主。奴婢真的是无心的,锦瑟夫人恨透了奴婢,奴婢求老族长让奴婢留在这里,伺候两位小主子。”

兰楚楚将最后一丝希望,都寄托在两个孩子身上。

只要两个孩子点头,她就能在这里苟延残喘。

帝景天绝不会像帝锦瑟那般跋扈。

她要活下来,陪在两个孩子身旁,等到九夜哥哥重新掌权的那一天。

届时,她就可以报复帝锦瑟,今日她受到的一切耻辱,她都要帝锦瑟还回来。

“你们俩,可愿意她留下来?”

帝景天也不作答,而是反问奚星落和奚喃思。

兰楚楚心底一阵狂喜,没想到老族长居然这么开明。

只要两个孩子点头,她就能留下来了。

“星落,快告诉老族长,你想娘亲留下来照顾你们。”

兰楚楚死命抓住奚星落的手,姐弟俩已经成了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奚星落感到手一阵疼痛,看着眼前满面血污,不成人形的兰楚楚,他感到有些害怕。

“姐姐……”

奚星落下意识,看向了奚喃思。

他虽然是兰楚楚带大的,可真正与其亲近的,却是姐姐奚喃思。

他从小也都是看着奚喃思的脸色行事。

奚喃思看看兰楚楚,再看看一旁的帝景天。

帝景天看上去面目表情,奚喃思也不知,他到底用意为何。

奚喃思深知,帝景天在考验她们,可他到底在考验什么?

奚喃思的心底,很是纠结。

帝景天在考验她们的亲情?

不……帝景天是什么样的人,奚喃思也是略有问耳闻的。

帝魔家族内,凡是直系各房的嫡子长孙,一出生,必定会与生母分离,单独由奶娘养大。

按帝景天的意思,唯有这样,才可以让孩童脱离母亲的溺爱,更好的成长。

就连帝景天最疼爱的嫡孙帝释伽,当年也是由娘亲带到了十八岁,再回到生母膝下的。

“我们由老族长照顾即可,无需她的照顾。”

奚喃思思忖片刻,冲着帝景天比划道。

这孩子,果然是个聪明的。

帝景天很满意奚喃思的回答,决定明日开始,传授奚喃思帝魔家族的功法。

兰楚楚竖着耳朵,等待着答案。

可是过了半晌,她依旧什么都没听到。

“喃思已经说了,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不用说照顾她们。”

帝景天的话,让兰楚楚刹那间,如坠冰窖。

兰楚楚直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冲了上来。

“奚喃思,你个小贱人,你害我!”

兰楚楚怒咆一声,不顾满身的伤痛,张牙舞爪着。

奚星落吓得倒退了几步,被奚喃思搂在了怀里。

“来人,把她丢到杂役房去。帝魔家族不留无用的人,要活下来,就看你有没有那份能耐。”

帝景天挥挥手,示意帝莘把人带走。

帝莘转身就欲离开,就见了帝释伽快步走了进来。

帝莘垂,将兰楚楚一掌击昏,拖到了一旁,候在一旁。

帝释伽满面怒容,快步走了进来。

“爷爷,这件事你一定要替孙儿主持公道。”

帝景天一见帝释伽,眉头不由皱了皱,不用说,他也大致猜测到了帝释伽的来意,他示意奚喃思和奚星落继续念书。

“释伽,生了什么事,谁又招惹你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