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该已经断气的陈沐,忽然苏醒,他骤然一跃,人已经朝着叶凌月袭去。

“凌月,小心。”

众人一阵惊呼,叶凌月也是美眸一变,身形骤闪。

陈沐一掌却是挥向了红颜鼎,只听得砰的一声,红颜鼎被逼退了数十尺。

陈沐衣袖一挥,地上的那口破碎的冥棺被其收了起来,纳入了怀中。

叶凌月定睛一看。

“你不是陈沐。”

却见陈沐的印堂处,多了一枚神印。

说是神印,可陈沐周身却不见半点神力波动。

陈沐是人族,不可能有神印,那所谓的神印,显然也不是真正神印。

“呵呵,令主果然名不虚传。”

陈沐那张脸上,露出了几分与其平常截然不同的笑来。

这一声令主,让叶凌月不禁皱了皱眉。

众所周知,叶凌月如今是九十九地闻名的封天令主。

不过史上,恐怕也没有逼她更窝囊的封天令主了,身为宿主,却连封天令都保不住。

“你是暗之领……黑骑。”

叶凌月用的是肯定句,而非是疑问句。

“黑骑长老,你可称我一声黑长老。”

陈沐笑了笑,一脸的算计。

这人,必定是个老狐狸。

“只怕是陈沐都没现,你在他身上留下了神魂烙印。”

叶凌月目光熠熠,凝视着陈沐额头的那个印记。

暗之领是何等存在,既然他们手中有冥棺那样的逆天存在,自然不会放任陈沐在人界无法无天。

两口冥棺被破,暗之领自也是察觉到了不同寻常之处。

“阁下好手段,暗之领到底为何而来?”

叶凌月看了眼红颜鼎,鼎上已经多了一记手印。

既然调查不清楚暗之领的来历,叶凌月索性开门见山,直接询问。

对方显然是比陈沐高一级的存在,他必定很清楚,暗之领到神界的真正目的。

“暗之领为令主而来,至于为什么,令主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才对。”

陈沐是黑长老一手提拔的。

黑长老活了万余岁,自然不是省油的灯。

他招募陈沐时,就已经知道陈沐不是省油的灯,此人有野心。

可在黑长老看来,人有野心并不可怕,那会让其更好地利用陈沐。

但他没想到,陈沐得了冥棺后,野心进一步膨胀,慢慢地生了心思,想要摆脱暗之领的掌控。

原本黑长老也没预料到这一点,只是在陈沐使用请神香之后,黑长老才起了疑心。

当时黑长老就曾询问过陈沐,早前出现在请神香前的女人到底是何人。

陈沐却是言辞闪烁,没有正面说明。

黑长老起了疑心,他当即就占星卜卦,现陈沐命星暗淡。

黑长老当时就觉得不对劲,好在他早前老谋深算,在陈沐身上留下了一抹神魂烙印。

陈沐命星一陨,黑长老的那抹烙印就苏醒了。

至于黑长老是怎么认出叶凌月的,那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为我而来?在下真是不胜惶恐,虽然我是令主,但封天令不在我身旁,这件事,我想长老比我更清楚。”

叶凌月耸耸肩。

也就是因为她是个有名无实的封天令的宿主,她才能安稳着火道现在。

“非也,非也,冰冻三尺非。令主可知,‘星河倾落,天之将变?’”

黑长老一脸的意味深长。

黑长老和叶凌月的一席话,旁人都是听得云里雾里,什么星河倾落,什么天之将变,到底是什么意思,两人又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星河倾落到底是什么,叶凌月再清楚不过。

封天令出现的那晚,正是阳泉古道星河倾落之时。

封天令和召唤天符是同时出现的,想来黑长老口中的,正是和此事有关。

不过黑长老恐怕并不知道,星河倾落之时,除了封天令,一起出现的还有烛照和召唤天符。

“一码事归一码事,长老今日前来,应该也不会是与我打哑谜的吧。陈沐已死,人界一统,那口冥棺为祸乡里,必须留下。”

叶凌月冷眸一抬,看向了那口冥棺。

“那就看令主有没有那么能耐了。”

黑长老嘿嘿一笑,一手抓住一般冥棺,脚下却是踏出了一套步法。

叶凌月不敢大意,身形瞬变,已经欺身而上。

哪知一掌落下,却是扑了个空。

黑长老的身法,说不出诡异,已经在了数步之外。

“凤临古庙,不愧是天人之作。令主冰雪聪明,可曾看透了古庙真正的玄机?”

黑长老落脚之处,正是早前红颜鼎摆放之处。

黑长老一脸的高深莫测。

叶凌月不解其意,却见黑长老口中,挥出了一阵古怪的咕哝声,其手间,极快嘀咕着,似在颂唱一种古老的咒语。

他手上极快的掐了个法诀,反手一拍,落在了地上。

只听得“咔嚓”一声,青石砖应声而裂。

地面上,浮现起了一个浮凸烙印。

那烙印最初并不明显,可随着黑长老口中吟唱时间的加长,那烙印越来越清晰。

一个血色烙印,清晰地出现在地面上。

“太阴神印!”

叶凌月眼眸一缩,难以置信,望着那个烙印。

谁也没想到,青石之下,藏有了一个太阴神印。

太阴神印的作用,就去驱魔辟邪。

叶凌月早前在凤临古庙搜寻了一圈,并没有现太阴神印的存在。

她还以为,太阴神印早已消失,没想到,它竟就隐藏在红颜鼎下的青石砖下。

“太阴神印,封魔之时。第三口天魔井,自此开启。”

黑长老那双浑浊的眼中,满是算计和狡诈。

脚下,太阴神印的红色血迹已经悉数褪去,地面一阵地动山摇。

轰的一声,黑长老脚下的地砖炸开了。

一股黑气,冲天而来。

黑气之中,传来了魔兵的叱咤之声。

第三口天魔井,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被黑长老打开了。

其实,无论是陈沐还是叶凌月,早前都被暗之领蒙蔽了。

当初黑雾命令陈沐来凤临城时,其实已经对陈沐起了疑心,黑雾特意没有告诉陈沐,凤临城下,就有第三口天魔井,而是只告诉那里藏有上古秘宝。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