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这一切都只是她的算计?

秦小川顿觉一阵无语,感情这女人从头到尾都没变过,早早就已经算计好了。

脚下,又是一阵震动。

叶凌月抬眼看去,就见了不远处的冥棺,那口冥棺还在和小冥棺激烈对决着。

从体积上看,叶凌月的小冥棺小得多,可战斗力却很是惊人,丝毫不逊色于陈沐那口冥棺。

趁着冥棺还没分出胜负,叶凌月走到了红颜鼎之前,细细看了眼红颜鼎。

戚雪魂飞魄散后,红颜鼎已经成了无主之物。

这下子,她应该能够认主红颜鼎了。

叶凌月再次走到了红颜鼎面前,手落在了眉心上。

眉心血是仅次于心头血之外,最佳的认主之血。

这口红颜鼎,叶凌月非到手不可。

眉心的血,滴落在鼎上。

血浮动在鼎上,一片暗红色的红光闪过。

鼎微微一颤,血缓慢深入红颜鼎内。

等了数个呼吸之后,那口鼎依旧是毫无反应。

“不对头啊。”

叶凌月看到,暗暗想着,她神念一动,渗入红颜鼎内。

神念进入红颜鼎的一瞬,叶凌月觉得自己的神念不断往下沉,鼎内,一片白茫茫,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神念有种如坠云雾之感。

这时,在鼎的下方,早前镌刻着柳七变的地方,那三个字迹,诡异的亮了起来,出来了犹如鲜血般的颜色。

叶凌月的神念还在不断往下沉。

这时,她觉得前方,出现了一个漩涡。

她的神念,一瞬就被卷入了漩涡中。

那漩涡来得突然,她毫无防备。

神念被卷入的一瞬,叶凌月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那并非是普通的漩涡,她在漩涡中,感受到了生人的气息。

那漩涡里,有人在!

红颜鼎内,怎么会有人在?

叶凌月被这个念头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那口鼎,几千年来,都是归戚雪掌控。

那些被害死的女鬼们的魂魄,也早已不在里面了。

那人究竟是谁?

无论对方是谁,她一定要把控住鼎的主导权。

叶凌月不敢大意。

“秦小川,替我把关。”

叶凌月只丢下了一句话。

她的神魂,瞬时就进入了那口鼎内。

“叶凌月?”

秦小川也不知,叶凌月到底生了什么事,见叶凌月忽是盘腿坐下,一动不动,秦小川也不禁有些诧然。

神魂一入红颜鼎,叶凌月的魂魄就不断往下坠。

再靠近那个漩涡时,叶凌月感到了一股强大气息。

自己的那抹可怜兮兮的神念,早已被漩涡吞噬了。

当其魂魄落到漩涡附近时,叶凌月勉强稳住了脚下,不让自己的神魂被卷入漩涡里。

“何人在此装神弄鬼?”

叶凌月厉声质问着。

却见漩涡里,一双眼出现了。

那是一双淡金色的瞳,仿佛兽瞳,又如人眼。

“是你。”

一个突兀的声音,自漩涡里传了出来。

这个声音。

叶凌月恍若被雷击一般,这声音,她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脑中,灵光一闪,极快的闪现过什么。

兵王城下,地宫之内,叶凌月听过这个声音。

一声令下,让无数幼女的头颅被斩断,血流成河。

月白色的袍,让人毛骨悚然的吟唱声。

是他!

那双金色的瞳,她怎么可能会忘记。

当她穿越时间和空间的禁制,目睹第二口天魔井被封印时,她同时也看到了太阴神印的绘制者。

那名白袍蒙面祭司。

那个可怕而又残忍的男人。

“你是柳七变。”

叶凌月的牙关紧咬,挤出了一句话来。

没想到,这口红颜鼎内,在没有了戚雪的滴血认主后,里面还留有柳七变的烙印。

这个狡猾的男人,留下戚雪不止,还留下了这个力量漩涡。

“我们又见面了,天女阁下。”

男人声音清朗而又悦耳。

“你认得我?”

叶凌月一诧,她在兵王城虽然见过柳七变,可照理说,只有她看到柳七变才对。

第二口天魔井被封印已经数千年,柳七变应该早已离开才对。

“我们不仅仅认识,我们曾经还是……”

柳七变的言语里,多了几份意味不明的情绪。

“我不认识你。”

叶凌月斩钉截铁道。

“真是无情啊,既然你翻脸无情,那就别怪我也无情了。”

柳七变的声音也陡然一变。

那个漩涡,陡然增大了,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魂魄被漩涡猛地一卷,魂魄顺势就被卷入了漩涡之中。

那漩涡,隔绝了外头的一切。

魂魄像是被无数只手撕扯着,三魂七魄都要被搅碎了。

“待我吞噬了你的魂魄之后,再吞噬了你的肉身,玄阴天女呵,你说你我若是成了一体,会是何等美妙的事。”

柳七变的声音,无处不在。

“你休想得逞。”

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魂魄仿佛一叶孤舟,在浩瀚的海洋里,被暴风雨无情的吞没。

浮浮沉沉,永无出头之日。

“放弃吧,你不可能逃出去。你虽的神念,在我的‘灭神星涡’面前,微不足道。”

柳七变的声音,不断蛊惑着叶凌月。

灭神星河,乃是柳七变的一种天念攻击手法。

其漩涡之内,由无数的天念组成。

无论是武者,还是方士,一旦被灭神星涡所吸入,其肉身和魂魄,都会被摧毁一空。

就算是有奇迹生,魂魄和肉身能够摆脱星涡,也必定成了残废或者是魂魄不全。

叶凌月没有留意到,在柳七变利用星涡将其吞噬时,他的语气里,多了几分恨意。

那种恨,足以毁天灭地。

叶凌月试图用神念突破,可神念之力一点都无法挥。

无数的黑暗,没顶而来。

魂魄,一点点溃散开。

“不可……不可以认输。我得出去。”

在魂魄彻底被撕裂的一刻,叶凌月依旧是保留着最后的一分清醒。

她必须离开这里,她不能死。

她要返回神界,她还要找回封天令,帝莘……娘亲……家人们都还在等待着她。

她不能死……不能死的执念,在叶凌月的心底不断酵。

魂魄深处,一抹光芒,在这一刻,瞬间亮了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