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

冥纹入体之时,秦小川就知情况不妙。

他不能坐看那些冥纹进入自己的体内。

他一把抓住了那些如毒蛇般不断扭动的冥纹,猛地一扯。

可那些冥纹,很是刁钻,冥纹上的荆棘,迅刺入了秦小川的手掌心。

刹那间,秦小川的手掌一片血肉模糊。

嗤嗤,又是数声,几根冥纹击穿了秦小川的手掌心。

他被冥纹猛地拉拽到了,整个人就如一个风筝,被强行牵扯着,甩了出去。

几声猛烈的撞击声,秦小川闷声落地。

所到之处,地面不断碎裂开。

冥纹缠绕住他的手腕,将秦小川整个人拉扯成了大字型,高挂在半空中。

冥纹陡然绷直,秦小川只觉得自己四肢如同被马车拉扯一般,剧疼不已。

他被高高悬挂在半空中,不远处,陈沐背着那口冥棺,一脸得意,望着秦小川。

陈沐大笑了起来。

“秦小川,你不是很厉害嘛,怎么,在我的冥纹面前,也不过如此!”

“那口石棺……”

秦小川张了张嘴,只听得嗤的一声,一根拇指粗细的冥纹,一下子击穿了他的胸膛,他的心脏,被击爆了。

“居然这样都还不死,看样子,你的体质比我想得要强得多。”

陈沐踱到了秦小川身前,一脚踩在了秦小川的心口上。

秦小川闷哼了一声,血洒了一地。

“你果然不是人族。以你这样强健的身躯,冥棺应该很喜欢才对。”

陈沐俯身,拍了拍秦小川的脸。

他放下了那口冥棺。

冥纹像是得了命令那样,拖拽着秦小川往冥棺里拉去。

“不知孤月海的那些弟子们,看到他们的掌教被活活吞食,会是怎样的表情?”

陈沐一脸恶毒,看着秦小川。

“陈沐,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秦小川被冥纹拖拽着,没法摆脱。

那口冥棺,诡异的很,它就像是一头饿兽,等待着秦小川的自投罗网。

每靠近它一寸,秦小川就觉得自己离死亡又近了一步。

可他根本没法子摆脱那些冥纹,这些鬼东西,死死缠住了他的手腕脚腕。

“秦掌教,我会不会有好下场,暂时不得而知。你却是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想必孤月海的那些弟子们,也已经等急了,我就让他们亲眼见见,他们掌教的悲惨下场。”

陈沐大笑道。

陈沐朝着奇门遁甲的出口处走去。

早前,秦小川和陈沐都在古庙外头留下了讯号箭,时辰一到,讯号箭就会射。

这时候,两大宗门的弟子应该都到了才对。

陈沐打算,当着所有人的面,让冥棺吞食了秦小川。

如此一来,人界就再无人敢忤逆瑶池仙榭和他了。

陈沐的背影渐渐走远了,直到消失。

秦小川被冥纹拖拽着,一路到了冥棺旁。

冥棺敞开着,一阵阵血腥味从冥棺里散出来。

饶是秦小川这样,经历过腥风血雨的人,也觉得有些窒息。

“难道,我就要这样死在这里了,大长老,我终归还是辜负了您。”

血从伤口处,不断涌出来。

生命力也在一点点流失,秦小川感觉,自己再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闭上了眼,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思绪万千。

脑海中,闪现的是年幼时的一幕幕,秦小川赫然现,他的记忆中,关于天魔廷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

他的记忆,不知何时已经被孤月海,以及……夜凌光给霸占了。

夜凌光……光子……

他已经死了。

“也好,我若是死了,就无需再肩负天魔廷的使命了,我来找你了。”

秦小川涩然一笑。

这一刻,在面临死亡时,没有不甘,也没有怨恨,有的竟是释然。

异魔的身份,给了他强大的实力,给了他身份和地位,可以剥夺了太多。

冥棺近在咫尺。

“秦小川,算上上一次,你欠了我两条命了。”

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下一刻,秦小川手腕脚腕上的束缚感,一下子消失了。

秦小川大惊,睁开了眼,入目的却是一双带着几分奚落之意的眸子。

入目的是一张蜡黄蜡黄的脸。

“叶凌月!”

秦小川大吃一惊。

他看看自己的手腕脚腕,那些难缠的冥纹,居然奇迹般的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

秦小川一惊。

“还站的起来吧?”

叶凌月看了眼秦小川,看样子,她赶来的时间刚刚好,再迟片刻,秦小川就要成为冥棺的食物了。

一眼看过去,秦小川受的伤势还真不轻。

他的心口处,多了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县血淋淋不止,可即便是这样的伤口,还不足以致命。

秦小川提起了一口气,迅闭住了心口处的几个要穴,血迅凝固,他的脸色也恢复了一些。

不愧是异魔之体,可还早呢害死强横。

叶凌月见了,也是不由暗赞。

她早前已经从血迟那里得到消息,确定秦小川就是天魔廷的殿主之一。

看样子,天魔廷的魔体,比起帝魔家族来,也不会逊色太多。

“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小川昨夜是跟踪着叶凌月离开的,半路就把人给跟丢了。

这处禁制的入口处很是隐蔽,陈沐才刚离开,叶凌月就来了。

她怎么出现的,两人都毫无知觉。

叶凌月还未解释,身后,一阵尖锐的呼啸声。

地面震动不已,叶凌月和秦小川回头一看,就见不远处的那口冥棺,了狂似的躁动起来。

叶凌月用星芒项链刚进入古庙废墟,就看到了秦小川险些被冥棺吞食的一幕。

虽说秦小川是异魔,可叶凌月也无法坐视他被冥棺吞噬。

她二话不说,就出了手。

神识一动,叶凌月就将那些冥纹收了起来。

生人的气息一靠近,陈沐的那口冥棺自是感觉到了。

算上上一次,这已经是叶凌月第二次阻挠它了。

而且无一例外,都死将冥棺孵化出来的冥纹给吸收了。

那口冥棺很是恼火,加之叶凌月身上,有明显的玄阴之女的气息,那口冥棺按耐不住,也不管宿主陈沐不在,就擅自行动了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