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此处时,戚婆婆顿了顿。

王巨鹏和青宗主也是一脸的诧然。

“实在是太惨了,那些人,为何要如此残忍。”

连身为男儿的两人,都觉得戚婆婆的经历,委实可怜了些。

“并非是我要害人,而是我只能如此才能活下去。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为此事自责不已。我最终活了下来,可我心底一直很愧疚。”

戚婆婆叹了一声。

“收起你那套可怜兮兮的面孔,你兴许可以骗得了别人,但是骗不了我。你能活下来,绝不可能是因为你体内的玄阴之血的缘故,而是因为你和人达成了协议。”

叶凌月面上,一点怜悯的表情都没有,而是一脸轻蔑,望着戚婆婆。

戚婆婆一惊,王巨鹏和青宗主也是一愣。

“陛下,你何出此言?”

“她口口声声说自己活下来,是被逼的,是因为自己体内的玄阴之血最浓的缘故,才得以存活,实则上,她体内的玄阴之血,最多不过两成。反观其他被杀的女子中,不乏有四成左右的玄阴血的存在。光从血脉优势而言,她在这些人中,只能算是中下游。”

叶凌月望着戚婆婆那张刹那间苍白的脸,冷漠道。

“你怎么会知道?不……不可能……”

戚婆婆身躯一震,她以为自己说的一切天衣无缝,没想到,还会被人看破。

“我不仅知道你说的事谎话,我甚至可以告诉你,被你当初诱骗后,一一屠杀的女子的性命、来历。戚雪,你还要骗下去?”

叶凌月靠近了戚婆婆几步,那双璨若星辰的眸,直勾勾对上了戚婆婆。

不得不说,戚婆婆的演技十分了得,若非是叶凌月身怀神机符的缘故,只怕要和青宗主等人一样,被骗了过去。

叶凌月在使用召魂符召出这些符箓时,就已经现,这些殒命在古庙的女子,都拥有玄阴血脉。

她们的玄阴血脉的浓度也是大不相同,从一成到四成。

见戚婆婆依旧不肯坦言。

叶凌月冷哼了一声。

她手一扬,那些冤魂就飞扑而上。

“戚雪,还我性命来。”

“戚雪,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亏我把你当成了好姐妹。”

没有了红颜鼎的保护,戚雪哪里是这些冤魂的对手。

“滚开,你们统统滚开,是你们蠢,才会被我蛊惑!”

周身,那些冤魂一瞬就退开了。

“怎么,你还想继续隐瞒下去?”

叶凌月一脸冷漠,看着她。

戚婆婆脑中一阵轰鸣,颓然跌坐在地,这一次,她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眼前这名女子,无论是年岁,还是样貌,都让戚婆婆很是看不上眼,可没想到,她竟然这般聪慧。

她是怎么看破的?

难道说,是那些冤魂告诉她的?

戚婆婆惊恐着,望着四周的那些冤魂,这些冤魂,这么多年了,不肯散去,依旧停留在凤临城附近。

当年,正是这些冤魂在凤临古庙不断作祟,她被扰得日夜难安。

才最终遣散了古庙,她本以为这些冤魂会就此散去,哪知道,她们一直还在……

“也罢,我多活了几千年,也活够了,横竖,云哥也已经死了多年了,我再也等不到他了……”

戚婆婆苦笑道,她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

再睁开眼时,她已经面色如常,早已没了早前伪装的面孔。

“你说的不错,我的玄阴血脉不是这些人中最高的,她们会死,并非完全是因为被我击杀,而是被我诱杀的。”

戚婆婆神情自若,将这些冤魂的事,告诉了叶凌月。

当年,戚婆婆的确是在探望未婚夫牧云一家人的途中,被人劫持。

她醒来时,才现自己被一伙身份不明的人关押在了凤临古庙。

她虽然心中惊慌,可也还保留着几分冷静。

她询问了身旁的人,现她们大多数年纪相仿,从十岁到十八岁不等。

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她们的生辰,都是阴年阴月或者是阴时阴日。

戚雪的爷爷,曾经有一位方士,擅长阵法风水。

戚雪也因此得知,这个时辰出生的女子,多有不凡。

这么多人被聚集在一起,必定有其特殊用意。

后来那帮神秘的白袍祭司出现了,他们告诉了戚雪等人,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屠戮其他人。

七天七夜的时间,她们只得了三天三夜的食物。

那帮人走后,在场大部分女子都哭了起来。

她们哭着想回家,想离开。

戚雪内心也很惊慌,可她也知道,哭泣并没有什么用处。

最初的一两天里,因为食物还算是充足,女子们并没有相互残杀。

可到了第三天,食物开始出现短缺。

有几名年幼的女子被几名年长的女子杀了。

第一次目睹杀戮,在场很多人都吓傻了眼。

戚雪却从这场杀戮中,意识到了什么。

论力气,她不是所有人中,最大的,论血脉,她也不是这些人中最高的。

她很容易被人屠杀。

在第三天的夜晚,戚雪知道,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

否则,她早晚会被人杀死。

天亮的时候,戚雪找到了第一个出手杀人的那名女子,一名十六岁,拥有三成玄阴之血的女子。

她告诉那名女子,她们可以联合在一起,趁着防守不备时,逃出去。

她因为未婚夫的缘故,对凤临城很是熟悉,一定可以逃出去。

那名女子在戚雪的游说下,将这个计划告诉了其他几名女子。

她们胁迫着其他的女子们一起答应了这个计划。

“我们计划在第五天的清晨,实施计划。只是她们不知道的事,我已经将此事秘密禀告了看守。第五天一早,当我们准备越狱时,白袍祭司带着一干手下,将那些女子全都扑杀了。”

戚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笑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想起这件事,并不感到愧疚,有的只是得意。

“你还到底是不是人,这么多人,都是你害死的?她们和你一样,都是无辜的……”

青宗主一听,只觉得热血上涌,指着戚婆婆破口大骂。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