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婆婆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了眼叶凌月。

却见眼前的女子,眸光深沉,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怒意和杀气。

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是玄阴之女?

戚婆婆怔怔望着叶凌月。

女子面色蜡黄,身形清瘦,怎么看,怎么是相貌平平。

身为玄阴血脉,几乎是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她们都貌美异常。

玄阴之女,被称为三十三天都罕见的修炼炉鼎,女子貌美,是

戚婆婆今日也是九死一生。

早前面对陈沐时,她本以为自己是稳操胜券,哪知道,出现了一口冥棺。

这已经是极大的失误了,没想到,更大失误,还在眼前。

她早前虽和叶凌月详谈了一番,可只是将其看成了普通女子。

没想到,对方也是玄阴之女。

当年,他们屠戮了大量的玄阴之女,几乎让整个人界的玄阴之女都灭绝了。

没想到,多年之后,大6上又出现了新的玄阴之女。

“你不能杀我,我们也是替天行道,为民请命。天魔井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安定的存在,我们为了九十九地的安危,绘制太阴神印,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九十九地。”

戚婆婆还想争辩。

“为民请命?你们就可以要了别人的命,那我问你?那些人的命该和谁算?”

叶凌月听得愈恼火。

这世上,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

这些所谓的白衣祭司,为了所谓的他人的命,就屠戮无辜者。

这又算是什么道理?

亏了戚婆婆这种人,还可以说得理直气壮。

被叶凌月这么一问,戚婆婆也是哑口无言。

她不过是个喽啰罢了,哪里懂得那么多道理。

她只知道,求生是任何人的本能,她不想死,所以她就只能杀人。

她眼看那混沌莲火越靠越近,整张脸都绿了。

那佛火,看着不起眼,可一靠近,她就感受到了强大的破坏力。

本能的,戚婆婆感到那火焰很是危险。

可叶凌月压根不听她的求饶,依旧是步步紧逼。

“你不能杀我,我……我也是玄阴之女!”

戚婆婆眼看退无可退,咬牙说道。

“你也是玄阴之女?”

叶凌月手下一顿,手上的混沌莲火消失了。

叶凌月自从目睹了那群白衣祭司杀人的场面后,就一直很想弄清楚,这些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按理说,玄阴之女虽然大多是人族神族中的普通人,可她们因为拥有特殊的血脉的缘故,自古以来,就不是普通人。

叶凌月在到了神界,意识到自己是玄阴之血后,就曾经调查过一些古献。

古献记载,这些玄阴之女一出生,大多都很不凡。

其中不少人,都在修炼乃至其他方面又过人之处。

像是已经陨落的冰原女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可大部分人,又有一个通病,她们在成名前后,就暴毙或者是失踪了。

其陨落的原因,也是千奇百怪,有暴毙的,也有修炼不当身亡的……

叶凌月在查看文献时,还以为这只是偶然,如今看来,却并非如此。

这些玄阴之女,很可能是被戚婆婆这样的祭司,给害死的。

无端端的屠戮,炼制太阴神印,这么一来,人族和神族真正的玄阴血脉也变得越来越少。

到了如今,也就是叶凌月这一代时,却是意外又出现了一些玄阴之女。

叶凌月、曾小雨、洪明月、叶流云等等,还有无数未知玄阴之女。

她们身上的玄阴血脉或多或少,可是有一点却是共同的,她们都拥有玄阴之血。

不过让叶凌月意外的是,戚婆婆自己,也是玄阴之女。

“既然你也是玄阴之女,为何要杀害那些女子?”

叶凌月意识到,事情远非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也没有法子,我不想杀她们,可是她们若是不死,我就得死。那些人,只需要一个人,只能留下一个人。我只能把她们都推入红颜鼎,眼睁睁看着她们被吞食。”

戚婆婆掩面哭泣。

她断断续续,告诉了叶凌月关于她自己,关于凤临城的一切。

在成为凤临古庙的神女之前,她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医者,她不是凤临本地人,家住在离凤临不愿的一个叫做戚县的地方。

她有一名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就生活在凤临。

在她十四岁那年,随着家人一起到茂县完婚,哪知道半路上,却遭遇了劫持。

“我醒来时,我的家人已经全都被杀了。我被关押在凤临古庙内,与我一起来的还有其他女子。”

戚婆婆满满回忆道。

那已经是近三千多年前的事了。

当时的戚婆婆还不知道自己拥有玄阴之血。

可在她们被抓来的当天晚上,她们别带到了大祭司面前。

大祭司用了特殊之法,让她们的玄阴之血都恢复了。

她的玄阴之血,觉醒在十四岁时。

在觉醒后没多久,大祭司就告诉她们。

她们之中,将会产生一名神女。

“神女将会代表大祭司,留在凤临,她还会获得两件礼物,一件就是至尊鼎,还有一件,就是长生不老。可是,神女只有一人,她们有七天七夜的时间,杀死对方,留下的那名神女,是唯一的幸存者。”

戚婆婆并不想成为神女,她想离开,她想回家,想要和自己的未婚夫完婚。

可是她想要离开,就要杀人。

最初,她并不愿那么做。

可是半夜时,她身旁的一名女子,就被人给杀了。

从那一晚开始,不断有人被杀。

杀人之人,都是同样被劫持来的女子们。

“古庙成了一场炼狱。我们被关押在这里,无人知道,为了生存,我们中很多人,都被迫第一次动手杀人。”

戚婆婆回忆起当年的那一幕,声音还有些微微抖。

杀的人多了,也就麻木了,她依然记得,自己第一次割破人的咽喉时的感觉。

杀戮还在继续,被杀的人的尸很快就会被带走。

每天,又会投入一些新来的。

许是戚婆婆体内的玄阴血脉的浓度最高的缘故,她最终生存了下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