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从陈沐的眼皮子底下,劫走了戚婆婆的命魂,可叶凌月的脸色,却是出奇的难看。

她更是没想到,陈沐和秦小川已经动起了手来。

戚婆婆早前留下的那条项链,原来就是触传送阵的关键。

叶凌月无意之中,用玄阴之血,触了那条项链。

也是靠了那条项链,叶凌月才能在陈沐的眼皮子底下,抢走了戚婆婆的命魂。

“陛下!”

王巨鹏和青宗主一看叶凌月平安无事,都是松了口气,忙迎了上去。

方才,他们想要进入传送阵,却被传送阵反弹了出来,正担心叶凌月去了何处呢。

叶凌月的脸色有些难看。

她手一挥,那口辟邪铃就飞了起来。

一阵清脆的铃响声,戚婆婆的命魂从里面跌落出来。

“陛下?这又是何人?”

王巨鹏和青宗主看到眼前这位年轻的女子,也都是一脸的诧异。

陛下不过是离开了片刻,怎么又带了个魂魄回来?

“此人,你们都是认得的。”

叶凌月淡淡说道。

戚婆婆的命魂缩在了一旁,一动也不敢动。

“我们都是认得的?”

王巨鹏和青宗主一脸的莫名。

“难道……”

王巨鹏看看女子身上的服饰,再看看不远处,一动不动,缺了一魂的戚婆婆。

“不错,她就是戚婆婆,我们所有人,都被她欺骗了。”

叶凌月冷笑道。

她也没想到,自己眼中,身为受害者的戚婆婆,原来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叶凌月说时,目光如炬,一脸怒容,看向了戚婆婆。

“不……姑娘,你不要误会,我……也是受害者。”

戚婆婆一个激灵,忙矢口否认。

“受害者?戚雪,你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

叶凌月声音一厉,她手掌一翻,指间多了一抹混沌佛火。

“你身为祭司,应该记得这种火焰,此乃佛火,若是冤魂得了此火,可度投胎。可若是恶魂得了此火,那必定会魂飞魄散,万劫不复。你敢不敢试一试,看看你是真受害,还是害人者?”

叶凌月一字一句,逼得戚婆婆浑身抖。

“你以为,过去了这么多年,就没有人记得你的罪行。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在那汉白玉古径上,留下你们屠杀玄阴之女的罪行。”

叶凌月冷哼一声。

此话一出,戚婆婆吓得磕头不止。

“饶命,还请陛下饶命,我也是被逼的,屠戮那些女子的,并非是我,是大祭司他们。我只是奉命行事,还请陛下能够相信我。”

戚婆婆这才意识到,叶凌月已经现了事情的真相。

“陛下,您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青宗主和王巨鹏一头的雾水。

“你们可听说过天魔井?”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

就在方才,她被传送阵带到凤临古庙时,叶凌月才回忆起,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戚婆婆,亦或者说,戚婆婆留下的遗物,乃至那些冤魂女鬼身上的月白色袍子,让叶凌月想了起来。

“天魔井?那不就是异魔入侵人界的入口?我听闻,在古九洲有一处。”

青宗主说道。

“不仅仅是古九洲,我听说,在神界早阵子也现了一出天魔井,确切的说,天魔井应该是异界的入口,不仅仅是天魔,其他未免的存在进入人界神界的入口,都被称为天魔井。”

王巨鹏身为神界中人,对天魔井的了解比起青宗主来,更胜一筹。

“说得不错,天魔井就是那样的存在。”

叶凌月颔。

这两处天魔井,也是神界人界迄今为止现的,两口天魔井。

让叶凌月意识到戚婆婆的身份的,正是第二口天魔井,也就是兵王城下的那一口天魔井。

叶凌月还记得很清楚。

当时聂凌星被抓了去,异魔想要打开被封印的第二口天魔井。

他们想要用小凌星的纯阳之血,打开太阴神印。

就在叶凌月前去救小凌星时,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她体内的玄阴之血的缘故,在进入地下前往第二口天魔井的途中,她的脑中,出现了一幕幕场景。

她看到了大量身穿白衣之人。

那些人,正在屠戮拥有玄阴之血的女子。

直到后来封印了第二口天魔井,叶凌月才意识到,自己亲眼目睹的乃是太阴神印绘制的过程。

那些身着白衣,砍下了一名名无辜妇孺的头的白衣祭司,正是绘制太阴神印之人。

同时,他们身上穿着的衣物,和戚婆婆的衣袍一样。

甚至于,叶凌月记得当时自己惊鸿一瞥,仿佛在人群中,还看到了戚婆婆的存在。

叶凌月一想到当时的回忆,就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大量的血,厚重的让其头疼欲裂。

尽管叶凌月知道,屠戮生在多年以前,她根本无能为力。

可她迄今脑海中,还留着那些女子的求救的眼神,以及一声声的呼救声。

她本以为,这样的梦靥,此生不会再遇到,没想到,不过短短一载,她就在另外一个地方,看到了类似的一幕。

这就难怪,为何叶凌月的召魂天符,没有召唤到戚婆婆的命魂,反倒是召出了那么多的冤魂来。

“难道说,这些女子也和天魔井有关?这些人又是怎么回事?”

青宗主目瞪口呆着。

他看了看四周的那些女子。

在戚婆婆出现后,那些女子都吓得瑟瑟抖,蜷缩在一起,不敢靠近戚婆婆。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的某处,应该也有一个古时的天魔井。为了封印这口天魔井,戚婆婆和她的族人人,找来了这些女子,将她们一一屠戮。”

“你,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壁画上并无记载?”

戚婆婆一惊一乍。

诚然,她在凤临古庙的古径上,记载了许多。

可屠戮玄阴之女,封印第三口天魔井的事,并不在其列。

眼前的女子,怎么可能仅仅是凭着几幅画,就推测出那么多。

“只因,我也是玄阴之女。”

叶凌月眼眸一深,她手上的混沌莲火,已然逼近了戚婆婆。

“你,你也是玄阴之女?”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