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旧的古庙消失了,眼前出现的,是一座气派恢弘的古庙群落。

地面上,铺砌着切割完整的大块青石板,在走道的正中,则是一条可供一人通行的汉白玉古道。

道路上雕刻着一幅幅画,上面是大量古代祭司的画面。

在汉白玉古道的尽头,是一尊巨大的三鼎香炉。

香炉里,插着几根手臂粗细的烟,烟雾袅袅,空气中,也弥漫着焚香的清香味。

四周种植着一排排修剪过的金叶梧桐,此时正值金秋时节,正是梧桐飘黄,叶落满地之时,可是别说是路面上,就连树下,都练一片梧桐叶都没有。

古庙空旷,而又庄严,可是四周,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不见。

这么个庄严肃穆的地方,却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毛骨悚然之感。

尽管空无一人,可陈沐和岳梅都觉得,周围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凝视着他们,让他们四肢僵硬,不敢贸然走动。

方才陈沐紧随着戚婆婆进入了奇门遁甲,本以为可以直接找到秘宝。

哪知道,却进入了消失已久的凤临古庙内。

戚婆婆的命魂,也不知去了何处。

“这里是凤临古庙?”

陈沐和岳梅都下意识一愣。

没想到,凤临城这么个小地方,居然存在着这么一座气势惊人的古庙。

“可是,古庙不是早就已经被摧毁了嘛?”

岳梅暗暗心惊。

倘若凤临古庙一直存在,怎么可能不被人现,而且这里的一切,都保存完好。

还有那地面上的梧桐叶,就像是时时有人清扫一样。

“快看!”

岳梅指着不远处,却见香炉旁,多了一个身影。

戚婆婆的命魂,愣愣着,站在了香炉旁。

她看上去有些失神,定定望着那三根袅袅飘烟的香。

“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

戚婆婆的口中,呢喃着什么。

“老太婆,可算是抓到你了。”

岳梅一看到戚婆婆,面露喜色。

方才有禁制的缘故,戚婆婆三番五次从她手上逃脱,她就不信,这样还抓不到人。

岳梅见状,飞身一掠,人已经到了香炉旁。

“不要过来。”

戚婆婆一看到岳梅,如梦初醒,她急退了数步。

“老太婆,乖乖告诉我,秘宝究竟在何处?”

岳梅步步逼近。

戚婆婆惊慌着,不断后退,可身后,已经是退无可退。

“戚婆婆,只要你说出秘宝所在,本座答应你,将凤临归还给凤临城的百姓。”

陈沐走了过来,目光深沉,凝视着戚婆婆的命魂。

“还给凤临……凤临百姓的死活,与我何干……”

戚婆婆猛地抬起了头来,忽是放声大笑了起来。

她满头的青丝,骤然雪白。

一双眼,变得通红一片。

她猛地往前一扑,手掐住了岳梅的脖颈。

“死去吧,你死了,我就可以活了。”

戚婆婆突然作,岳梅也是冷不提防,她正欲往后避闪。

哪知后背撞上了那个香炉,身后再无退路,戚婆婆的手指如铁条般,死死缠住了岳梅的脖颈。

岳梅大吃一惊,想要挣脱。

可戚婆婆的命魂,这时却犹如拥有了无穷尽的惊人气力,岳梅竟是无法挣脱,被戚婆婆推入了香炉之内。

在滚入香炉的一瞬,岳梅惨呼了一声。

陈沐大吃一惊。

就见香炉里,血光一闪,岳梅的身体,瞬间被吞没了。

一股血腥的气味,弥漫开。

滴滴答答……从香炉里,渗成了一滴滴血水来。

那个香炉……陈沐一惊。

再看戚婆婆的命魂,就趴在了香炉上。

“死的好,你死了,我就不用死了。”

戚婆婆咯咯笑了起来。

她那一头灰白色的头,慢慢又恢复了黑色,看上去,又年轻了几分。

陈沐看得暗暗一惊,再定睛看向了香炉。

香炉内的几根香,依旧是香气袅袅。

那口香炉有些诡异,陈沐目睹了岳梅的暴毙,并没有流露出悲伤之感。

对于岳梅这个女人,陈沐从没有真正喜欢过。

只不过碍于两人在同一条船上的缘故,他不得不和岳梅共同进退。

戚婆婆帮他除去了岳梅,他非但不会恼火,反倒有几分欢喜。

不过……陈沐再看看戚婆婆的命魂,再看看那口香炉,已然现,这座凤临古庙,还有眼前的香炉,都没那么简单。

“戚婆婆,看样子,我们大伙都被你蒙蔽了。”

陈沐冷笑了两声,上下打量着戚婆婆。

他早前以为对方只不过是个脾气刚硬的老太婆,如今看来,根本就是他看走眼了。

“蒙蔽?世人无知,被蒙蔽的又岂止是你。”

面对陈沐的质问,戚婆婆抬起了头来,她很是镇定地撩开了额前的青丝,露出了一张姣好的面容来,却见其一双星眸,眉若远山,长得也是分外娇媚。

“那口香炉,应该就是凤临古庙的秘宝了,也是你长生不老的宝贝。”

陈沐睨了眼那口香炉。

凤临古庙的奇门遁甲,还有消失的古庙,都只是一种障眼法罢了。

“你很聪明,比以前到凤临城的那些所谓的修炼之人都要聪明许多。不过,越聪明,越命短。”

戚婆婆笑了笑,唇间勾勒出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笑来。

陈沐等人,绝不是第一批到凤临城寻宝的人。

只是由于障眼法的缘故,大部分人都是铩羽而归。

不过也有一些倒霉的,也和陈沐岳梅一样,洞察了奇门遁甲,闯入了真正的古庙。

那些人的下场,和岳梅没什么两样。

“命长命短,还要试试才知道。”

陈沐说罢,抬脚就要走向戚婆婆。

“不到黄河心不死,就让你死个明白!”

戚婆婆眼底,闪献出一抹深寒之光。

她本只是个很普通的人族,可因为有了这口炉鼎的缘故,杀人无数,什么神族人族,在她眼底斗不过如此。

只听得她一声呼啸,那口看上去足足有上万斤重的炉鼎,呼啸而起。

炉鼎里,没顶而来,里面一片血光氤氲,血光化为了一把把血匕。

只听得嗖嗖嗖一阵阵爆射,漫天的血匕就如骤雨般,袭向了陈沐。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