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年玉见了,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他正欲火,这时那人转过身来,冲着祝年玉淡淡一笑。

“怎么是你?”

祝年玉目瞪口呆。

抢走了辟邪铃的正是叶凌月。

“多谢几位相助,我替戚婆婆谢谢几位了。”

叶凌月也不客气,一把将那口辟邪铃收了起来。

“叶凌月,辟邪铃……”

祝年玉一脸怒容,辟邪铃可是他压箱底的宝贝了。

“铃铛我自会归还,这一点,无需担心,难不成我堂堂一神帝还会贪了你一个铃铛不成。”

叶凌月淡淡说道。

祝年玉将信将疑,不过想想叶凌月也不至于会那般不要脸。

虚空意识海里,烛照呸了一句,小子你上当了。

这丫头骗纸,就是打你的铃铛的主意。

原来叶凌月和秦小川等人达成了临时合作之后,并没有离开凤临城,她留在了城中,监视着城南城北的举动。

秦小川等人倒还算是信守承诺,至于陈沐那边,也如她所料另有行动。

在陈沐离开后没多久,叶凌月也潜入了客栈。

叶流云出手时,叶凌月就想出手帮忙,只是没想到祝年玉使出了自身的神宝。

那神宝能突破阵法和火焰禁制,一看就不是俗物。

叶凌月出于器师的本能,就有些兴趣。

正如她嘴上所说,她倒不至于直接会黑了祝年玉的辟邪铃,不过,用神机符将辟邪铃分析一番,仿炼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祝年玉一脸的难看,正欲再说话,身后,叶流云鬼魅一般欺身而上。

“这女人很是难缠,我们俩加在一起,都拦不下她。”

常武被叶流云逼得节节败退。

秦小川也是面沉如水。

叶流云的实力,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突飞猛进来解释了。

叶凌月眼角余光一扫,叶流云一招一式,都毫无破绽。

“流云姐的状况怎么有些不对头?”

叶凌月见了,心底一凛。

她留意到,叶流云的脖颈上的冥纹,还在不断延伸,已经扩散到她的脸颊处。

这不过短短几日,怎么会扩散的这么严重。

难道是因为流云姐也是玄阴血脉的缘故?

叶流云爆出来的战斗力,已经远了她平时的极限,那显然是乎寻常的。

她必定是使用了部分血脉的力量,使用了这部分力量后,冥纹扩散的度才会不断加深。

“流云姐,我很快就会回来救你。”

叶凌月再看了眼叶流云,咬了咬牙,飞身一掠出了客栈。

“岂有此理,这女人怎么缠着我们几个不放。”

祝年玉眼看辟邪铃被叶凌月带走,又急又气。

偏叶流云对几人穷追不舍。

“你们两个,先拦下她。”

秦小川眼看叶凌月离开,脚下一瞬,也紧跟着叶凌月去了。

“岂有此理,那秦小川好不狡猾。这女人……”

常武抱怨不停,叶流云一掌又霹了过来。

叶凌月才出客栈,就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

她嘴角勾了勾,拐进了一个巷道,等到秦小川跟上来时,哪里还有叶凌月的踪影。

“人呢?”

秦小川面色一沉,四下看了看。

对于叶凌月,秦小川虽是暂时合作,可一直是心存戒备,甚至于,在秦小川心目中,叶凌月要比陈沐还要难对付。

可奈何因冥纹兵器的缘故,他不得不暂时和叶凌月合作。

他本打算,夺回戚婆婆的尸体后,以此要挟叶凌月。

哪知道叶凌月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了一回黄雀,直接把戚婆婆的尸体和魂魄都给抢走了。

“又被她跑了。”

秦小川沉着脸,啐了一口。

“看样子,只能先去找陈沐。”

秦小川看了眼客栈,一掠朝着古庙方向行去。

秦小川离开之时,叶凌月正在鸿蒙天里。

她手中一翻,多了个小巧玲珑的铃铛。

“主人,这玩意不错,至少也是上品神器的存在。”

掌心内,九洲鼎突突直跳,一口将那辟邪铃吞了进去。

“小鼎,你小心些,戚婆婆的魂魄还在里头。”

叶凌月身怀神机符,自是一眼能看破辟邪铃的妙用。

这辟邪铃,祝年玉很是宝贝,祝年玉又是来自九十八地的某一个位面。

其本身的存在,绝不下于异域的帝释伽之流。

这口辟邪铃能躲避阵火,还能收纳肉身和魂魄,无疑是一件好东西。

“放心,主人,绝伤不了戚婆婆的肉身和魂魄。”

小鼎说罢,轻轻摇晃了下,辟邪铃也跟着叮叮当当响了起来。

戚婆婆的肉身和魂魄已经合二为一了。

小鼎则是将那口辟邪铃收了起来,喜滋滋地去钻研去了。

叶凌月也不迟疑,神识一动,带着戚婆婆火出了城。

城外,王巨鹏和青宗主等人早已等候多时。

“陛下,你真的把戚婆婆带回来了?”

王巨鹏等人见叶凌月带着戚婆婆回来,也是喜出望外。

早前陛下一人进城,两人都觉得,想从瑶池仙榭的手中夺回戚婆婆的尸体,很是困难。

没想到,叶凌月还真是凭借一人之力,办到了。

“人是带回来了,就是少了命魂。”

叶凌月检查过,戚婆婆的体内只有两魂六魄。

“少了命魂,那可怎生是好,传闻命魂是专管人的记忆和五感六识的。”

青宗主担忧道。

“陛下,要不我们再去四下找找,戚婆婆死去没多久,按理说,命魂和两魂六魄应该不会分隔太远。”

王巨鹏提议道。

“不用找了,我大致猜得到戚婆婆的命魂在什么地方。”

叶凌月坦言道。

她在来时的路上,就已经猜到戚婆婆的命魂最可能去的地方了。

“在什么地方?”

王巨鹏和青宗主异口同声问道。

两人都觉得很是奇怪,既然以叶凌月知道戚婆婆的最后一魂在何处,为什么不去将其找回来。

“命魂既然专管记忆,那必定是在死者生前最缅怀的地方,你们若是戚婆婆,你们最希望回到什么地方?”

叶凌月反问道。

青宗主和王巨鹏互看了一眼,再看看躺在那一动不动的戚婆婆的尸体。

两人再次异口同声说道。

“古庙!”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