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池仙榭方面,在黄方尊趾高气扬拒绝了救治常武之后,陈沐终于出关了。

经过了几日的领悟和专研,陈沐已经成功掌握了御魂术。

他已经有绝对把握,可以利用戚婆婆的尸体,搜出她的魂魄,命其魂魄,说出古庙的秘密。

在开始御魂之前,陈沐传召了岳梅和黄方尊等人。

“我闭关的几日里,城中可有变故?”

陈沐最担心的是,在自己还未逼戚婆婆的魂魄,说出古庙的秘密之前,瑶池仙榭方面,主要是祝年玉,先打开了古庙。

“掌教还请放心,这几日,孤月海那边被吓破了胆,被说是搜查古庙,就连城南一带,都不敢踏足,一直乖乖缩在了城北。”

黄方尊得意洋洋,将前日,秦小川前来讨药,自己将其拒绝的事,禀告了陈沐。

陈沐听罢,眉头皱了皱。

“黄方尊,秦小川那边,你暂且不能挑衅。此人来历不明,实力很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陈沐为人,很是谨慎,秦小川手下还有常武和祝年玉,若是真惹毛了他们,未必能讨到好处。

“沐哥,我们又何必这么警惕孤月海,孤月海也是今非昔比了,听说常武那家伙,已经半死不活了。“

岳梅听罢,也是不以为然。

她已经打听过了,秦小川回去之后,气得不清。

孤月海已经多名弟子暴毙,至于暴毙的原因,外头都传闻是瑶池仙榭圣兵的缘故,可真相如何,只有陈沐和岳梅最清楚,那不过是冥纹入体,破坏了那些人的五脏六腑。

“除非找到黑雾大人口中的那件秘宝,否则,孤月海依旧是我们的心头大患。你们几个,今晚严防客栈,让所有的弟子外出巡逻。”

陈沐沉声说道。

听陈沐这么一说,岳梅就知道,陈沐要开始准备御魂了。

他闭关了几日,看其眉飞色舞,想来已经成功了。

黄方尊听罢,不由问道。

“掌教,孤月海都已经成了龟孙子了,我们还需要巡逻什么?”

黄方尊看来,孤月海早已被吓破了胆,短时间内,不敢再和瑶池仙榭起冲突。

陈沐还这般战战兢兢,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黄方尊,你逾越了。”

陈沐睨了黄方尊一眼,后者冷哼一声。

“陈沐,你虽是掌教,可是论起辈分,连叶流云的辈分都比不上,她姑且恭恭敬敬喊我一声师叔,你胆敢这般喝斥我?”

黄方尊对陈沐,也是忍了好久了。

今日,忍不住,就爆了出来。

“师叔?黄方尊,你口口声声叶流云,那你可知,叶流云的下场如何?”

陈沐嘴角一扬,冷冷地看向了黄方尊。

“她的下场?”

黄方尊觉得背脊寒,肩上,多了一只手。

黄方尊大吃一惊,蓦然回,就见了一个人站在了角落处,肩上的那只手上,布满了奇异的纹路。

“叶,叶流云!”

黄方尊的眼,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

黄方尊眼中,叶流云已经变了副模样。

她的皮肤一片惨白,看上去已经许久不见光了。

脖颈以下,全是奇异的纹路。

“叶流云,你怎么会?”

黄方尊吃惊之下,就听陈沐说道。

“制住她!”

黄方尊肩膀一阵剧疼,叶流云反手将其制住。

她费力挣扎,可叶流云的气力却大的惊人,任凭黄方尊怎么费力挣扎,都挣脱不了。

“叶流云,你这是怎么了,我是黄方尊,是你师叔,你居然敢欺师罔上!陈沐,你到底对她用了什么邪术,你想做什么?”

黄方尊眼看陈沐步步走来,浑身汗毛倒竖。

“不用着急,你很快就会知道,叶流云怎么了。”

陈沐嘴角,带着残忍的笑,他走到黄方尊身前,右手抬起,一个响指。

一股森冷之感,席卷而来。

黄方尊只觉得浑身一个战栗。

她陡然瞪大了眼,眼睁睁看着陈沐的身后,出了一口巨大的石棺。

一条条丝般的黑色纹路出现了……那些纹路迅往下蔓延,不过呼吸之间,就已经攀爬满了黄方尊的身子。

“这些纹路不就是圣兵上的?”

黄方尊话音才落,就觉得那些纹路,一瞬钻入了她的皮肤。

她的眼眸倏然睁大了,她感到自己灵魂深处,一阵战栗。

那些可怕的纹路,已经烙在了她的魂魄上。

黄方尊的瞳孔,一点点扩散开。

叶流云松开了手,黄方尊就如一滩烂泥,瘫在了地上。

过了片刻之后,她身上的冥纹消失了。

“沐哥,她不会是死了吧?她好歹是仙榭的老人,万一若是死了,只怕会……”

岳梅看了眼黄方尊,她也早就见黄方尊不爽了。

可看在她是瑶池仙榭的老人的面子上,一直还称她一声师叔,哪知道这个女人会自寻死路。

“放心,死不了。”

陈沐抬了抬手,黄方尊站起了身来。

“黄方尊,你现在就是一条狗,学几声狗叫听听。”

陈沐说罢,黄方尊就手脚并用,趴在了地上,她的嘴里出了汪汪的吠声。

“这?”

岳梅大吃一惊,再看黄方尊那几声狗叫,学得似模似样。

她趴在了地上,冲着陈沐巴结的笑着,完全吗没有了平日趾高气扬的模样。

“御魂术,我总算是炼成了。不过,也不能保证百试百灵,她是第一个试验品。”

陈沐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御魂之法,可以利用冥纹,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受操控。

“那为何不对叶流云使用?这女人,到现在还没彻底臣服我们。”

说罢,岳梅惊喜之余,又看了眼叶流云。

叶流云松手之后,就一直静候在旁。

面对狗一样的黄方尊,叶流云面上,一脸的平静。

虽然碍于冥纹的缘故,听命于陈沐,可叶流云一直没有彻底臣服。

有时候,她会清醒过来。

不过,随着冥纹的进一步蔓延,叶流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不一样,叶流云身上终归有玄阴血。那血很是顽固,无论是御魂术还是冥纹,对特殊体质的人,操控能力要弱一些。”

陈沐说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