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叶凌月一抬手,冥棺就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

和瑶池仙榭的那口冥棺不同,这口冥棺已经认主了叶凌月。

叶凌月可以轻易变幻其大小。

原本足以容纳两三人的大型冥棺,落到了叶凌月的手中后,也不过一个木匣子大小。

叶凌月神识一动,先用白色鼎息仔细检查了一遍常武的伤势。

“果不其然,瑶池仙榭的这口冥棺,其成熟度比大夏的这口冥棺还要更甚一筹。”

叶凌月的白色鼎息进入常武的身体后,顺着其血液和筋络运行了一圈。

在常武的虚空意识海附近,一脸看到了一片片犹如爬山虎似的冥纹。

原本银白色的虚空意识海,这会儿,已经变成了黑色,大量古怪的冥纹还在不断生产。

它们密密麻麻,就如蜘蛛网一样,缔结在虚空意识海中。

无论是人族、还是神族亦或者其他异族武者,他们体内的力量根源就是来自于丹田,丹田更上一层,就是虚空意识海。

常武外表看上去,只是受了刀伤,可那刀却是雕刻了冥纹的。

冥纹顺着刀伤,进入了常武的体内。

它们最初隐匿在血液和皮肤下,哪怕是拥有精神力的方士,也没法子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进入了虚空意识海。

冥纹在虚空意识海或者是丹田里布下天罗地网,虚空意识海就没法子正常产生力量。

常武体内力量不足,更无法抵御刀伤,最终会不治而亡。

这就是瑶池仙榭的那口冥棺的作用。

反观在大夏时,青妃控制下的冥棺,制造出来的冥纹只能浮现在人体表面,这样一来,现起来,更加容易。

叶凌月早前若非在古凰的体内现了异常的冥纹,恐怕也不会想到,常武伤势的根源在虚空意识海内。

“算你运气好,遇到了我,否则大罗金仙都救不了你。”

叶凌月见常武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知其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她收回了白色鼎息,随即口中念念有词了起来。

冥棺出了一片柔和的光芒,就如月色一般,均匀洒落在常武的体内。

那些月白色的光,点点滴滴,进入了常武的体内,迅进入了他的血液和筋络。

白光犹如大量的碎屑,最终进入了虚空意识海。

那些白光仿佛拥有神奇的力量,在进入虚空意识海后不久,那些密布在常武的意识海里的冥纹,就如见了洪水猛兽般,迅逃散。

很快,常武的体内出了一阵滋滋作响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奋力往外钻。

那些隐藏在意识海里的狡猾冥纹,渐渐浮现在常武的体表。

他整个人都呈现成出了乌青黑的模样,看上去很是不堪。

这时叶凌月手中的冥棺再颤了颤。

只见其棺口一开,又是一片白光。

常武体表的那些冥纹,在遇到了白光后,嗖嗖几声,全都被冥棺强行收了起来。

再看冥棺内,密密麻麻攒动着大量的冥纹。

那些冥纹就如无数的小蛇,在巴掌大小的冥棺里疯狂蹿动着,想要逃出冥棺。

叶凌月睨了那些冥纹一眼,手掌一番,啪的一声,冥棺收了起来。

叶凌月获得的这口冥棺,虽然经过了炼化,又认主了叶凌月,可终归是大凶大险之物。

叶凌月到手之后,也现其没有完全成熟,没有成熟的冥棺,就如一个嗷嗷待哺的孩童,还需要不断的喂食。

偏冥棺吃的还不是普通之物,它一不吃曜晶,二不吃灵气,它要吃的乃是活人血肉。

叶凌月一路上,也想了一些法子,譬如找一些死囚犯或者是恶兽喂养,可冥棺始终处于饥饿状态,经常蠢蠢欲动。

这让叶凌月很是烦恼。

好在小鼎中途提醒了叶凌月一声,兴许可以让其吞食冥纹,冥棺肚子饱了,就不会那么闹腾了。

方才叶凌月将其祭出来后,它嗅到了冥纹的味道,很是激动,一口气就将冥纹给吞噬了。

常武身上的冥纹数量可不少,冥棺吞食了冥纹后,似乎很是靥足,还摇头晃脑了起来,模样颇为可爱。

“小家伙貌似还很喜欢吃冥纹?”

叶凌月意外之余,又很是高兴。

若是冥棺真的喜欢吞食冥纹,那她倒是想到了喂养她的好法子。

“主人,这暗之领的冥棺,虽然净化了,可攻击性还是很强。看它的模样,它兴许很喜欢吞食同类。若是你能将其喂养的再强大一些,下次再遇到瑶池仙榭的那口冥棺,就不用担心了。”

九洲鼎也看得目瞪口呆。

那些冥纹,很是邪恶,连小鼎的白色鼎息都无法直接将其净化。

小鼎对其,都是敬而远之,想不到,小小冥棺反倒最喜欢吃那些玩意。

当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冥纹只有冥棺能治。

“若是这样,再好不过,下一次,我可以再用其试一试。不过,冥棺终归是我从暗之领手中抢来的,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

叶凌月一日不知道暗之领的来历,堤防心就一日不敢松懈。

她打算,下一次,她兴许可以用叶流云身上的冥纹来试试。

叶凌月刚收起了冥棺,床榻上,常武就出了一阵哼唧声。

再看常武的脸上,走前难看的死亡气息已经消散了。

他的肤色已经恢复如常,皮肤也有了红润的气息,就连血流不止,腐烂臭的伤口,也在迅愈合。

“这厮的体质果然强横,没用白色鼎息替其治疗,他的伤口都恢复得如此之快。”

叶凌月见了,不由暗暗惊奇。

常武身躯动了动,睁开了眼。

他眼前,出现了一张陌生的女子的脸。

女子眼底带着几分思量,嘴角似笑非笑,正打量着他。

常武心底一凛,脑中回忆起此人正是早前呼救的那名孤月海女弟子,他翻身坐了起来,口中喝道。

“是你!你到底是何人?”

他话音一落,屋外,还在等候叶凌月治疗结果的秦小川和祝年玉忙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了常武已经好好地坐了起来,两人不免一愣。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