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年玉只是现了空间裂缝,对方却现了古庙藏有秘宝。

这么说来,对方那边拥有比祝年玉更胜一筹的方士。

祝年玉被问得哑口无言。

这时,床榻上的常武禁不住又闷哼了一声,将两人的乱糟糟的思绪拉了回来。

“难道就这么坐看常武重伤不治?”

祝年玉一脸的怒容。

可饶是他也无可奈何,毕竟对方的所谓的圣兵,委实很厉害。

祝年玉眼下也没找到破解之法。

秦小川沉默不语。

“启禀掌教。”

就在秦、祝两人都没有吭声时,一名弟子疾步行来。

“又有什么事?”

秦小川没好气道。

这几日,诸事不顺,想到黄方尊那张趾高气扬的老脸,秦小川就来气。

“门外有人求见。”

那名弟子迟疑道。

“瑶池仙榭的人还真是得寸进尺,不见!”

秦小川冷喝道。

放眼凤临城,能来拜见孤月海的,也就只有瑶池仙榭的人了。

秦小川可不信,陈沐那厮会突然改变主意,前来送药。

“对方……对方让我把这个交给掌教。”

那名弟子颤着手,递给了秦小川一个令牌。

秦小川定睛一看,眼骤然睁大了几分。

那名弟子手中拿着的,竟是块孤月海核心弟子的令牌。

“让她进来。”

秦小川的脸色瞬息之间,变了数变。

良久,他才摆摆手,示意弟子把人带进来。

“什么人?”

祝年玉奇怪道。

“一个你我都绝对想不到的人。不过,我也很好奇,她这会儿上门,所为何事。”

秦小川正说着,就见了弟子带着一名女子走了进来。

竟然只有她一人?

秦小川乍看到了叶凌月,先是一愣,可旋即目光就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不论是孤月海的叶凌月,还是神界的月华帝姬,无论她音容相貌如何改变,那双眸子还真是一点没变。

秦小川凝视着叶凌月,那双眼,和他还真有几分相似。

秦小川的心底,已经多久不曾有悸动了,可在看到叶凌月那双熟悉的眼眸时,脑中片段似的,划过了一幕幕。

有孤月海时,他和几位是兄弟姐妹相处情景,也有与夜凌光相处时的场景。

曾经的记忆,在这一刻,就如针扎般,让他石头般的心,再次被触动了。

祝年玉则是一脸纳闷,打量着来人。

那是名十七八岁模样的女子,她相貌很是普通,一袭洗得白的袍子,看样子不像是孤月海的弟子,也不像是瑶池仙榭的弟子。

这人,就是秦小川口中,绝对想不到的人?

“六弟妹,久违了。”

秦小川不等叶凌月开口,拱了拱手。

“这一声六弟妹,我可当不起。我该称呼你一声秦川侯?还是秦掌教?”

叶凌月直视着对方。

两人四目相对,电石火光之间,却犹如千军万马呼啸而过。

这是宿敌,也是旧识,两人一个曾是神界的女帅,一个曾是异魔的将领。

四目之间,已经是过了无数回合。

“秦小川,她到底是谁?”

饶是祝年玉,此时也感到两人之间,弥漫起了一股怪异的氛围。

那是一种箭弩拔张的紧张气息,可同时又似乎是故人相见,物是人非之感。

“叶凌月,或者,你更乐意称她一声,月华帝姬!”

祝年玉浑身一僵,指着叶凌月。

“她是月华帝姬?”

帝姬之名,如雷贯耳。

祝年玉早前也数次与叶凌月擦肩而过。

他亦无数次想象过,这位神界第一女帝的模样,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是这副模样。

“你你你,就是月华帝姬。不是吧,不是传闻中,女帝貌美无双,神界三大神帝,风谷神帝,九夜帝君和新帝都是你的裙下臣。他们的口味不至于这么重吧?”

祝年玉啧啧称奇道。

“祝年玉,你似乎弄错了重点。”

秦小川不禁揉了揉眉心。

叶凌月的真容,他是见过的,不用说,她这张脸一定是经过了易容。

叶凌月貌美不假,只是她的过人之处,并非仅仅是一张脸罢了。

她的胆识和谋略也是一绝。

这也是秦小川对其心生警惕的缘故。

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说得不错,叶凌月就是封天令的宿主,你居然自投罗网?”

祝年玉回过了神来。

“这一位,应该就是祝副掌教了,承蒙八卦天门对我叶家多番照顾,叶某他日,必定会一报还一报。”

叶凌月笑了笑,那双眼眸宛若新月。

她这么一笑,那张平平无奇的脸上,却是多了分说不出的风情。

祝年玉看得一愣,半晌才回过神来,叶凌月这是在警告自己?

“叶凌月,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你早前算计我八卦天门,今日还自动送上门来,难道你以为,联合我和秦兄之力,还不能拿下你?”

祝年玉喝道。

“我还真算准了,你们不敢奈我何,除非,你们想常武死。”

叶凌月全然没有在意祝年玉的话。

后者愣了愣,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你能救常武?”

话才刚出口,祝年玉忙改口。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能救常武。他被瑶池仙榭的圣兵所伤,早已药石无医。”

“我敢来,就有把握能治好他。我的医术,你无需怀疑,若是不信,大可以问问秦川侯。”

叶凌月睨了眼秦小川。

秦小川沉默不语,半晌才点了点头。

叶凌月的医术,秦小川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了。

当初她在孤月海时,修为不咋的,可却已经能够治疗群医无策的舞悦。

再之后,她也多次出手,秦小川自己都曾数度被叶凌月所救。

叶凌月的医术,可谓是神乎其技,就算是一个死人放在她面前,只怕她都能救活了。

早前,看到常武的伤势时,秦小川瞬念之间也曾想过,若是叶凌月在场,兴许常武还有救。

只是秦小川本以为,以叶凌月的脾气,是绝不可能帮助自己的敌人。

“你有什么条件?”

秦小川没有怀疑叶凌月,而是直接开口询问叶凌月的条件。

正如秦小川对叶凌月的了解,她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就必定有条件。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